《PAR表演藝術》 第292期 / 2017年04月號
藝號人物 People

羅馬尼亞女高音安琪拉.蓋兒基爾 這個時代最後的DIVA


文字 林慈音 女高音

家庭毫無音樂背景,女高音安琪拉.蓋兒基爾卻從小就知道自己要當歌唱家、要演唱歌劇,甚至在進入音樂學院學習時,在聲音技巧方面「已經準備好了。」擁有這樣的自信與令人驚豔的美貌,加上令人嘆服的舞台表現,讓她在樂壇上備受矚目,而她對音樂的堅持,也讓她勇於對她認為不適當的製作說不,她說:「我做的一切選擇和決定,都是為了我的歌聲,我的音樂,我的藝術。」

ntch

羅馬尼亞女高音安琪拉.蓋兒基爾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2017TIFA天籟美聲安琪拉.蓋兒基爾與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4/16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5786731轉724

「我的一切選擇和決定,都是為了我的歌聲,我的音樂,我的藝術,我不後悔。」充滿自信,帶著迷人腔調的英文口音,安琪拉毫不猶豫地這麼回答我的問題。

她的確可以這麼有自信。出生成長於極權時代的羅馬尼亞,成名國際的女高音安琪拉.蓋兒基爾(Angela Gheorghiu),在多數人仍懵懵懂懂的幼年時代,就知道自己要當一位歌唱家,在幼稚園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唱歌的時候,她唱歌的音量就比其他人大上許多,所以老師們就開始給她唱獨唱。

從有記憶以來,她就知道自己要當歌唱家,要唱歌劇。十八歲時,她進入布加勒斯特音樂學院,學習曲目、音樂風格,但是她的聲音技巧,用她自己的話說:「已經準備好了。」

音樂學院畢業的前一年,羅馬尼亞獨裁的希奧賽古政權被推翻,正好讓她在畢業之後,有機會到其他國家的歌劇院發展演唱事業,她精湛的演唱與出眾的外型,讓她在柯芬園皇家歌劇院、維也納歌劇院和大都會歌劇院都獲得演出機會,而一九九四年和指揮大師蕭提(Sir George Solti)合作的《茶花女》,使她一舉成為國際歌劇巨星,全世界驚豔於她的美貌和歌聲,更稱她是瑪莉亞.卡拉絲(Maria Callas)以來,唯一能夠擁有如此巨星魅力的女高音。

一切選擇和決定  都是為了藝術

安琪拉當然知道自己的優勢,但是也對現今的趨勢感到些許無奈,「我很厭惡這件事!」當問及她對當前外型掛帥的歌劇製作時,她說:「現在許多歌劇製作,都是在選外表,於是人們開始不用耳朵聽音樂,而是用眼睛看音樂,這是非常不對的!帕華洛帝、卡芭葉等人,如果在現在的環境,可能都無法獲得歌劇演出機會,而這對我們會是多大的損失?」,對於現在歌劇導演或製作人凌駕一切的風氣,她也毫不妥協:「我拒絕參與在製作理念上違背音樂的演出。歌劇的美好,不能為了要創新、與眾不同而破壞,我上次拒絕了大都會歌劇院的《浮士德》,因為我無法認同那個製作,我覺得導演沒有忠於音樂,後來那個製作的評價,證明我的看法是對的。」

「我想,我是現在唯一敢這樣拒絕演出的人了吧!」她無奈地說:「當我簽署演出合約的時候,合約上寫著『作曲家』及『歌劇名』,不是寫指揮某某某,導演某某某,或甚至同台歌唱家某某某,因此我必須忠於作曲家和他的作品,我認為當一個製作背離了方向,提早離開才是正確的,因為我如果硬著頭皮演下去,我的演出一定不會太好,觀眾也會察覺,為什麼要讓觀眾來看失敗的表演呢?他們也不會開心的。」

安琪拉的演出生涯中,有許多次類似的取消演出,即使面對鼎鼎大名的歌劇院和導演,她依然說不就不,難道她從不擔心,從不後悔這樣會影響她的事業發展?

「我不會後悔,但是在做這些決定的時候,我是非常孤單的,當一個製作裡,許多人的意見和你不同,而你必須以自身之力去對抗,的確感覺十分孤單,但是我做的一切選擇和決定,都是為了我的歌聲,我的音樂,我的藝術。」

聽起來,就像是浦契尼歌劇《托斯卡》裡的詠歎調〈為了藝術,為了愛Vissi d’arte, vissi d’amore〉,《托斯卡》這個歌劇女伶的角色,也是安琪拉演唱過最多次的角色,不管是個性或是歌聲,安琪拉的每一個細胞都像是《托斯卡》真實版本人,「我非常榮幸能夠演唱《托斯卡》,除了她是女伶中的女伶,更因為第一位演唱托斯卡的女高音(Hariclea Darclée)是羅馬尼亞人,是她激起浦契尼的靈感,為她寫出了〈為了藝術,為了愛〉。」

角色的選擇  順著身體自然的發展

近幾年她也挑戰了祈雷亞(Francesco Cilea)的歌劇《阿德麗雅娜.雷庫弗勒》Adriana Lecouvreur,演出一位著名女演員的故事,安琪拉的演技受到極大的讚譽。「我非常喜愛阿德麗雅娜這個角色,因為這個角色一樣是活在舞台上,為愛而活。而且裡面有很多朗誦的段落,可以讓我充分展現另一種使用聲音表現演技的方式。」在即將推出的唱片裡,她灌錄了多首重抒情女高音的歌劇詠歎調,過去也嘗試過次女高音角色如《維特》Werther裡的夏洛蒂,現在的安琪拉,是否要開始挑戰更重的角色?「跟著身體自然的發展吧!我非常小心地保護我的嗓子,絕不演唱無法負荷的角色,聲音的維持是最重要的。我很早的時候就決定不生小孩,雖然我有一個女兒(作者按:她收養過世姊姊的女兒),但我從未生產,因為我相信生產會讓女人的聲音產生不可預料的變化,變好或變壞,醫生都說不準,因為是荷爾蒙的變化,為了不要冒任何風險,我選擇不生孩子。」

「也許我在不久的將來,會挑戰一些比較吃重的歌劇,例如《瑪儂.雷斯考》Manon Lescaut、《奧泰羅》Otello或《假面舞會》Un ballo in maschera等等,」過去從未演唱任何德文歌劇,未來有想過挑戰華格納或史特勞斯?「喔!不!」她笑著說:「我雖然很喜歡他們的作品,但是我覺得我的聲音還是比較適合義大利和法國歌劇,我會唸德文,也可以說簡單的德文,但是跟我的義大利文和法文比起來差了很多。我對自己演出歌劇有一個堅持,如果我對那種語言不夠熟悉,我就不會去演出那種語言的歌劇。如果要我看著譜演唱德文的藝術歌曲,可能還可以,但是加上演戲就真的不行。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歌劇是《尤金.奧涅金》,但是我不懂俄文,實在很可惜。」

「我是很幸運的,」話鋒一轉,她對現在年輕歌唱家的處境感到同情:「現在的聲樂家很辛苦,以前的歌劇院,是先聽了你的聲音,再來想適合你的角色和歌劇,但現在,卻是先想製作,再來看看歌唱者能否填進那個角色,完全是本末倒置。每個人的聲音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樣做很不恰當。很多年輕的女高音,出來演唱了幾年,就被要求去唱華格納,就這樣毀了,其實,年輕時,也有人邀請我演出《莎樂美》、《蝴蝶夫人》等,但是對我的聲音不合適,我就拒絕了。」

生活滿足而幸福  追求演出時的喜悅

經歷過一段歌劇界人人知道的婚姻風波,現在的安琪拉是滿足與幸福的,幾年前遇到她的伴侶,一位年紀較輕的牙醫,也是她的歌迷,現在陪伴她在世界各地表演:「能找到一位真心愛你,為了你的成功感到驕傲的伴侶,是很幸福的事。」談到和男高音阿藍尼亞的那段感情,她嘆了口氣:「身為同行,忌妒和競爭是難免的,我們同台演出《波西米亞人》的時候,他甚至不許我單獨謝幕。我花了許多年,才理解一個真正愛你的人,不會怕你搶鋒頭,不會因為你的成功而感到不開心。但幸好那些都過去了,我現在的伴侶,待我像公主一樣,我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包括我的女兒和女婿。我很開心,心情愉悅對歌者來說太重要了,這雖然是我的私生活,但是這也關係到我的舞台表現,在演出的時候,找到這樣的喜悅,我身為演出者的喜悅,和觀眾得到的喜悅,這是我目前所追求的。」

掛上電話,我的腦海裡仍是安琪拉溫暖而真摯的聲音,留在我心中的,是她面對人生的勇氣。這個世界的瞬息萬變,在她眼中輕如鴻毛,唯一堅持的,是她對音樂的信仰。她的美麗和堅強,如同五、六○年代好萊塢女明星的倔強眼神,在素人崛起的網路時代也許不再流行,卻永不過時,她是這個時代最後的Diva。

人物小檔案

◎ 1965年出生,父母皆無音樂背景,父親是司機,母親是家管,原名Angela Burlacu,與第一任丈夫離婚後,沿用夫姓Gheorghiu。

◎ 畢業於布加勒斯特音樂院 所灌錄的唱片經常獲得留聲機最佳歌劇錄音獎,2014年獲選入留聲機名人錄。

◎ 蕭提在聽她的試唱《茶花女》時,感動到落淚。與男高音阿藍尼亞(Roberto Alagna)的婚姻轟轟烈烈,於2013年正式離婚。《托斯卡》為其代表作,也擔任電影版的女主角。


第292期/2017年04月號
  • 關於裸體,他們想說……
  • 尼德劇團  創作無界30
  • 鮑比達與王希文的Music Way
購買本期或過期雜誌更多訂閱方案
最新消息 | Bulletin Board more
  • 影音頻道 | Hot Channel more
    兩廳院售票網 | 售票情報
  • 兩廳院售票網 | 總銷售票數排行榜
    音樂戲劇舞蹈親子
  • 兩廳院售票網 | 售票率排行榜
    音樂戲劇舞蹈親子
  • 免費節目單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