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第296期 / 2017年08月號
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中國當代舞蹈再發現╱人物現身

中國編舞家古佳妮 慢工細磨 舞出生活的重量


文字 吳孟軒

擁有長年道地且深厚的芭蕾與中國傳統舞蹈訓練,「好奇寶寶」古佳妮並不滿足於只當一位呈現精湛身體技巧與體系美學的舞者,她想要看到「人」,於是走上獨立編舞家的艱辛道路。即將於十一月帶著作品《插銷》訪台,這是古佳妮與舞者在沒有空調的排練場飆汗長達十個月的成果,透過翻玩日常物件,舞者身體重量的連續移轉,呈現人與人之間連環的因果關係。細工慢磨的成果,正是古佳妮生活的重量。

ntch

古佳妮 (乒乓策劃 提供)


2017舞蹈秋天—古佳妮《插銷》

11/16~18  19:30

11/19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北漂」,是個中國網上的流行詞彙,用來形容在北京打拼的外地青年,長年在摩天大樓與石磚胡同間漂泊,只為了在悉來攘往的中國首都,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番天地。

她想創作  想要看到「人」

來自中國南方的古佳妮,也是個「北漂」。九歲開始學舞的她,先後受過長時間的芭蕾與中國傳統舞蹈訓練;身為一個從小就愛問「為什麼」的好奇寶寶,古佳妮天生不是個會全盤接收的學生,但在重視師徒傳承且具嚴格技術規範的古典舞世界中,從沒有人可以回應她好多的「為什麼」。二○○八年,大學剛畢業的古佳妮,加入了北京現代舞團,正式成為北漂一族。然而,舞團的生活只是讓她更清楚地認知到,自己需要的不再是舞蹈技術上的錘鍛,而是概念思維上的養分。她離開了,以獨立舞者的身分開始與不同藝術家合作,尋覓著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她想要看到「人」,不想要一味展示動作的體系派別;她渴望看到舞者直覺式的反應,而不是造作的修飾與設計;她認為舞作是包含空間、物件、視覺、聽覺的整體,更是與觀眾的深層聯繫,而非只是在費力鑿出技巧的刻痕。

創作的念頭逐漸在內心萌芽,而真正讓她開始創作的契機,是來自朋友的熱血相挺;當代舞蹈是中國表演藝術補助政策中的邊緣,獨立的年輕編舞家更是邊緣中的邊緣,古佳妮老早就認清這一點,清楚明白爭取官方補助不是她的路。在什麼都貴的北京,沒有金主資助與穩定收入的古佳妮,靠的是各方朋友的支持:友人在北京郊區弄來了一處排練空間,讓她與舞者們可以從早上十點到凌晨一點都窩在裡頭創作,只不過這裡沒有空調,即便是冬天,每天換五至六套排練衣服都是常態。朋友們還提供稀奇古怪的免費空間,作為古佳妮的演出場地;例如《左一右一》,便是在有著大弧形牆面的室內攝影棚裡磨了大半年,這也讓她的作品總有「與環境長在一起」的特質。舞者李楠更是古佳妮的重要戰友,自二○一二年起的《11:11》,李楠便一路跳了古佳妮的《身邊》、《PASSED》、《WITH L .Y》,再到二○一四年首個長篇作品《左一右一》,與去年在上海首演的《插銷》,李楠成了絕佳的固定班底,也是創作上的強力支柱,「若不是李楠,我不會開始創作。」古佳妮說。

日常物件與舞者身體  就是創作素材

由於資源匱乏,日常生活中隨手可得的物件,便成為古佳妮的主要素材,如《插銷》裡的枕頭:「我們常會認為枕頭就是拿來睡覺,好像很溫柔,但枕頭也可以拿來砸呀!也可以很暴力。所以我就在枕頭裡裝了實打實的十二斤蕎麥,讓舞者來回搬運十來分鐘,也讓他們去砸、去推、去推積畫面。」她顛來倒去地翻玩日常物件,除了顛覆物件被賦予的社會意義外,更藉此激發舞者的生理反應:「每個舞者都嚷嚷好累呀!但我要的就是他們在體力耗盡時,還繼續撐著的那口氣,跟其中滲透出來的人的慾望與執著。」

這正是古佳妮的另一項壓箱寶——舞者的身體;在《插銷》裡,古佳妮利用舞者的傾倒、承接、拋擲、救援、搬弄讓動力不停運轉,並在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回彈與往返下,讓一個動作引發下一個動作、一個人推動另一個人,因此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同時,她運用舞者的膝蓋與頸椎,也就是人類最脆弱的兩個要害,作為主要承接重量與動力的部位,這讓她的動作除了流動性外,也多了幾分令人屏息的危機感。「重量」,是舞作的關鍵概念,古佳妮透過重量的連續移轉,呈現人與人之間連環的因果關係:「生活中總是一件事引發下一件事,像生命鍊一樣,永遠不會停。」就不能有人忽然喊停嗎?「燈光會忽然切掉,就像另一層自外於人類的力量,很突然地就會讓一切都結束,不是人可以決定的,很無常。」

有那麼點老成,古佳妮分析起《插銷》與人性、生命與無常的關係,其實這正反映著她的生活習慣:習慣抽離在旁觀察陌生人,且對心理學、佛教與基督教哲學有著高度興趣;她甚至把自己的舞團取名為十口「無」團,提醒自己活在當下、一切隨緣。或許正因為認為一切空無,《插銷》中滿溢的執著與慾望,則被古佳妮當成對自己的反諷:「我很固執吧!有很強的執念。」她笑說,由於自己掌控慾強,什麼環節都要親力親為,對舞者要求尤為「苛刻」,總在細工慢磨著身體如何「通過技術來消解技術」,不到目標絕不罷休。然而,人再有意志力也不是超人,窩在排練場飆汗長達十個月、每天都很「濃」、如同苦行僧的工作方式,讓所有人長期下來都吃不消。《插銷》首演後,古佳妮的顱骨甚至開了個縫,長期以來的戰友李楠,更是鄭重表示要離開:「她覺得跟我做作品太累啦!真的,太折磨了。」《插銷》的重量,正是古佳妮生活的重量,她拿自己的執著,來將了自己一軍。

她說,自己不跳舞的時候喜歡游泳,在水裡,她特別放鬆,《插銷》首演後更是天天游,除此之外什麼都不做:「所以我說我創作很慢啊,我必須要放鬆,才能生活,而當生活帶給我足夠的觀察與問題後,我才能再創作。」

人物小檔案

◎ 曾於北京現代舞團任職業舞者三年,並分別於2011年與2013年北京國際芭蕾舞暨編舞比賽獲最佳新秀編舞家獎與編舞銅獎。

◎ 2013年開始獨立創作,2016年成立舞團「十口無團」,目前長駐於北京天通苑區域的「雷棟鄉下」工作站,主要嘗試與不同藝術家與獨立舞者合作。

◎  編舞之外亦從事影像創作,參與製作的短片Design for Desire曾於2014年倫敦華語電影節獲得最佳商業短片獎。

◎ 重要作品有:《右一左一》(2014)、《插銷》(2016)等。


第296期/2017年08月號
  • Let’s Jazz everywhere
  • 中國當代舞蹈再發現
  • 表裡泰國—泰國劇場進行式
購買本期或過期雜誌更多訂閱方案
最新消息 | Bulletin Board more
  • 影音頻道 | Hot Channel more
    兩廳院售票網 | 售票情報
  • 兩廳院售票網 | 總銷售票數排行榜
    音樂戲劇舞蹈親子
  • 兩廳院售票網 | 售票率排行榜
    音樂戲劇舞蹈親子
  • 免費節目單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