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O精选 TSO Choice

俄国小提琴家凡格罗夫 生命波折 成就深刻乐章

小提琴家凡格罗夫 (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小被视为小提琴神童的凡格罗夫,音乐事业一路顺遂,却在声望如日中天之时,因肩伤恶化被迫暂别舞台,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四年的沉潜,让他有机会调整生活脚步,重拾儿时梦想,学习指挥,成为一个更加丰富而全面的人。对凡格罗夫而言,从独奏家跨足乐团指挥,让他学会跳脱协奏曲主奏者的自我中心,转而从指挥的角度来思考乐团与独奏者应如何协力合作。十二月将再度访台,与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合作他拿手的萧斯塔科维契的《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凡格罗夫将带来如何深刻的乐音,也让乐迷引领期待。

2018台北市音乐季-TSO瓦格献礼《吉博.瓦格与凡格罗夫》

12/4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5786731

【演出者】

指挥:吉博.瓦格

小提琴:麦可辛.凡格罗夫

【曲目】

萧斯塔科维契:A小调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

穆索斯基:《展览会之画》

麦可辛.凡格罗夫(Maxim Vengerov)是热爱小提琴的乐迷不可能不认识的名字。他总是在谱写传奇:从神童到大师,从风光到蛰伏,从小提琴到指挥台,从众星拱月到扶持后进。虽然今年还不到四十五岁,但是他人生的精采度,却绝对不输他神乎其技的琴艺。

肩伤休养  意外完成小时候的第一志愿

凡格罗夫出生於音乐世家,师承小提琴教父布隆(Zakhar Bron),十岁拿下波兰维尼奥夫斯基青少年小提琴大赛首奖,十一岁便为莫斯科柴科夫斯基大赛作开幕演出,十六岁赢得匈牙利卡尔弗莱许国际小提琴大赛首奖,廿三岁成为第一位被联合国任命为UNICEF亲善大使的古典音乐家。凡格罗夫曾是国际乐坛中演出费最高的明星演奏家,一年的演出高达一百廿场。然而,一切却在他声望最如日中天的时刻,戛然而止。因为肩伤久未痊愈且每况愈下,迫使他在二○○七年暂时告别了舞台!那个曾经在欧美各大音乐厅频繁出现的名字,突然之间消失了。乐迷引颈期待能再次聆听到他那叹为观止的琴技、余音绕梁的琴音,这一等,竟是四年。

在这四年的休养中,凡格罗夫其实也没有闲著,他一边复健,一边拜师学习指挥。这段「塞翁失马」的岁月,被他称为是人生中意外但是珍贵的转捩点,让他有机会放慢脚步、改变过去的生活模式、跳脱原有的思维,成为一个更加丰富而全面的人。凡格罗夫说:「但凡你所学习的,举凡你在人生中所经历的,都会在你的事业上留下痕迹。」他先是跟随出自列宁格勒学派的Vag Papian学习指挥,后又师从兼擅俄派与德奥派系统的指挥大师Juri Simonov。这两位老师开阔了他的视野,使他对音乐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也让他放下小提琴独奏家的光环,重新去学习指挥的身体语言与表达,努力促成乐团中每项乐器和谐地合作,并共同激荡出心目中美丽的声响。这四年的经历与收获,也全部反馈回他的小提琴演奏上,让他重返舞台之后,能演奏出比过去更有层次的音色、更深刻动人的乐音。

很多人以为,肩伤迫使凡格罗夫中断了小提琴独奏家的事业,才让他转换跑道站上了指挥台,就像舒曼当年因手指受伤放弃钢琴转而作曲一样。但凡格罗夫表示,他小时候的第一个志愿,其实是成为指挥家!因为他的父亲是乐团中的双簧管首席,儿时参观彩排时,便对指挥一职心生向往。而他的母亲是合唱指挥,本有意进一步成为乐团指挥,却因为要陪伴著他到各地演出,最终放弃了这个梦想。所以,凡格罗夫拿起了指挥棒站在管弦乐团的前面,也算是代母亲圆梦吧?!

两位前辈厚爱  引领音乐之路

谈及此,不由得让人想起对凡格罗夫影响至巨,和他亦师亦友的两位指挥家前辈——罗斯托波维奇(Mstislav Rostropovich)与巴伦波英(Daniel Barenboim)。凡格罗夫早年几张重要录音,便是与这两位指挥家合作的,比如一九九四年让他拿下留声机大奖最佳年度唱片与年度最佳协奏曲专辑的录音,指挥就是罗斯托波维奇。巴伦波英和罗斯托波维奇相当提携凡格罗夫,两人也对凡格罗夫的音乐生涯带来了不同的启发与影响。根据凡格罗夫的描述,当他和巴伦波英排练时,两人会互相交换意见,巴伦波英因为是钢琴家出身,所以往往会先从和声与配器的角度来切入音乐,经过分析归纳后再吸收内化成自己的理解,并尝试赋予作品一个现代的生命;罗斯托波维奇则不同,他首先会和凡格罗夫讨论作曲家的想法,比如作曲家本人会希望自己的作品如何被呈现?如果我们这样诠释,作曲者会不会认同?还是他可能会觉得演奏者背离了他的本意?!换言之,巴伦波英是诠释者论,而罗斯托波维奇是作曲者论,两种思维不同,但都提供了音乐诠释更多的空间与可能。

当然,凡格罗夫与罗斯托波维奇的缘分可能更为深厚紧密些。凡格罗夫表示,到目前为止他自己最满意的录音,几乎都是和罗斯托波维奇共同合作的。两人合作的录音,主要以萧斯塔科维契、浦罗柯菲夫、布列顿、斯特拉温斯基为主。这些作曲家活跃的年代不但与罗斯托波维奇相重叠,甚至与之私交甚笃。因此,罗斯托波维奇常为凡格罗夫介绍那些作曲家的生平逸事及创作理念。据凡格罗夫的描述,他与罗斯托波维奇的最后一面,大师在病榻前告诉他,他诠释得最棒的是萧斯塔科维契的小提琴作品!据说,两人初见时,虽然凡格罗夫已将柴科夫斯基和浦罗柯菲夫的音乐演奏得不错,但罗斯托波维奇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所以就经常告诉他很多关於作曲家或是创作背景的故事,希望能帮助他更深入音乐的精髓。而唯一不用多说的是萧斯塔科维契。因为罗斯托波维奇认为,凡格罗夫所演奏出来的萧斯塔科维契,已挈中纲领,不偏不倚地传达了萧斯塔科维契的乐思,彷佛就是作曲家本人亲自来到观众面前解说音乐一样。虽然罗斯托波维奇已经辞世十年了,但这段话仍深深感动著凡格罗夫,对他来说,这是他此生所获得的最大赞美。

TSO首席指挥吉博.瓦格 (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复出之后著力提携后进  更为温暖与宏观

由於自幼就被誉为是「难得一见的小提琴天才」,早年的凡格罗夫被视为是技巧华丽的「炫技派」。原以为这样的人大多惜字如金且有距离感,但没想到在言语之间,他是如此地真诚、温暖、滔滔不绝。往往一句简短的提问,他却能既轻松又幽默地应个十句廿句。即便谈到养伤期间复健的辛苦、担心再也不能拉琴的焦虑,重新调整肢体来适应乐器的挫折,他也能轻描淡写,彷佛那些只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

复出之后,凡格罗夫调整了音乐职业生涯的比例规划:过去,他可能全年无休地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现在他会拨出一些时间,投入教学、大师班、客席指挥、国际大赛评审等等,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能提携后进,帮助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就如同当年罗斯托波维奇与巴伦波英对他一样。肩伤之后,凡格罗夫深刻体会到被迫中断音乐职涯,甚至可能得放弃演奏的痛苦,所以每当有类似遭遇的音乐人来寻求他的建议,即便素未谋面,他也乐於与之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及复健方式,并希望其他人也像自己一样幸运,还有机会重拾小提琴,重新回到他最爱的舞台上。这份对人的真诚、对理想的执著、对音乐与生命的热情,以及面对人生挫折时的勇气与正向思考,在在反映在他的琴声里。早年录音里那个精准无误到像台电脑的天才小提琴家已成长,在生命的千锤百炼之下,蜕变成为一位更柔软、更细腻、更宏观、更深刻的音乐巨擘。

今时今日,再来听凡格罗夫的演奏,即便是同样的曲目,相信也与他年轻时候的诠释有了不同的味道,正所谓卅年前看山,山不是山;卅年后看山,山又是山。有人说,廿世纪是一个天才很多,大师很少的年代,说的就是许多的天才没有能更进一步成长提升,最后江郎才尽,被历史所遗忘,所幸,即便生命曾遭逢重创,凡格罗夫却仍屹立於乐坛,没有成为一颗稍纵即逝的流星。

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乐团是独奏家的最佳伙伴  期待精采火花

此次凡格罗夫应台北市立交响乐团之邀来台,将连袂演出萧斯塔科维契的《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此曲正是当年让他获得留声机大奖的作品。时隔廿多年,指挥虽然从罗斯托波维奇变成了吉博瓦格,乐团从伦敦交响乐团变成了北市交,但彼此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仍让人满心期待。对凡格罗夫而言,从独奏家跨足乐团指挥,让他学会跳脱协奏曲主奏者的自我中心,转而从指挥的角度来思考乐团与独奏者应如何协力合作。对他来说,一场好的协奏曲,乐团不应只是退居伴奏角色,而应是独奏者的最佳伙伴!指挥在理解独奏者对一首协奏曲的想法后,便可引导乐团在音乐诠释上进行辅助与支持,甚至激发独奏者展现其最好的一面。

而历史悠久的北市交,这些年在瓦格的率领下,展现出一定的默契与水准。正如凡格罗夫所言,好的协奏曲演出,呈现的应是独奏家与指挥及乐团彼此碰撞出来的火花,本次凡格罗夫与瓦格及北市交将激荡出怎样的萧斯塔科维契,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1期 / 2018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