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 香港周2018@台北系列报导

卅年的灵光 舞蹈书写的香港记忆 多空间《90后的黎海宁》

《创世记》舞者林波、李?静。 (Chris Lam 摄 多空间 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作为香港重量级的资深编舞家,黎海宁创作迄今累积了许多经典作品,即将由「多空间」主办、带来台湾的《90后的黎海宁》,即是将编舞家九○年代后的作品精采片段集结而成。黎海宁擅长用舞蹈回应文学文本与社会氛围,以多变的舞台画面,呈现她眼中的世界,而《90后的黎海宁》无疑是部资深编舞家的小型创作史,是片段的记忆重组,也是香港昨日今生的残影,香港评论人黄宝仪曾这样评论:「作品的亮点并非技巧,而是舞者、观众在个人的历史中来回,得以重新审视当下的生活与记忆的关系。」

香港周2018@台北 ―多空间《90后的黎海宁》

12/15~16  15:00 新北 淡水云门剧场

INFO  www.facebook.com/danceyspace

曾被林怀民称作「最厉害的华人编舞家」,香港重量级编舞家黎海宁,自一九七九年与曹诚渊一同创办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后,便任职驻团编舞多年,创作出许多经典作品。《90后的黎海宁》,便为黎海宁九○年代后的作品精采片段集结,包括《女书》、《Plaza X 与异变街道》、《九歌》、《舞!舞?舞……》、《?叹调》、《创世记》,此次在台湾的演出,则特别加入了二○○七年的经典舞作《证言》片段。

资深编舞家的小型创作史

去年,《证言》曾在香港重演,一票难求,这出描述音乐家萧斯塔可维奇以音乐对抗强权的作品,置於今日的香港情境,仍毫无过时之感。毕竟,黎海宁的舞作一向关注当代人的孤寂、不安与存在状态,无论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一九九七年的香港回归,或今日中国对香港的强硬掌控,黎海宁在舞作中呈现出的冲突、折冲、不安与沉思,固然有编舞家个人私密的情感,却也隐约呼应著香港的处境与氛围。

《90后的黎海宁》无疑是部资深编舞家的小型创作史,是片段的记忆重组,也是香港昨日今生的残影。香港评论人黄宝仪曾这样评论《90后的黎海宁》:「作品的亮点并非技巧,而是舞者、观众在个人的历史中来回,得以重新审视当下的生活与记忆的关系。」黎海宁擅长用舞蹈回应文学文本与社会氛围,以多变的舞台画面,呈现她眼中的世界,香港舞评人卢伟力便曾形容,黎海宁的舞作是「诗化的舞蹈剧场」,认为她将舞蹈动作沉积为人的态度、情感与呼吸,产生出直面生命的张力;台湾舞评人陈雅萍也以「意象诗人」比拟黎海宁,认为黎海宁是个说故事的高手,总将文本中原有的情节重新阅读、拆解,以丰富的视觉意象重组叙事,并在跳接、非线性的舞作结构中,呈现出人的情感、意识与冲突性。

《女书》舞者严明然。 (Chris Lam 摄 多空间 提供)

舞作呼应物换星移后的香港

譬如开场的《?叹调》,这个由波兰诗人辛波丝卡的诗所发展出来的舞作,源於黎海宁近几年来对香港的感受:「我觉得很多事物正在消失中,例如很多小店,即是街坊常去的地方,慢慢就被一些很单调的东西代替了,我觉得生活的趣味和多元化慢慢没有了……一些价值观都好像在慢慢消失中,所以就想编一支舞讲什么都消失,由零开始。」黎海宁选了其中一段双人舞,女舞者不断问男舞者:「你记不记得?」男舞者恍若未闻,照样翻滚、摆荡手臂、跳跃,以一种半逃避半关闭自我的状态,继续做他的动作,似乎不想记得、也不愿记得。紧接著的《九歌》,黎海宁则在独舞的女舞者身后,播放一九九一年的首演时同样段落的影像片段,两者之间偶有时差、偶有同步,这段如巫般颤动、旋转、抽搐的独舞,便成为过去与现在的双人舞,现在的巫召唤出过往的巫。当台上的女舞者在黑暗中消失后,影像中的女巫开始甩头、奔跑、激烈狂舞,接著,一位舞者拿粉笔在地上画出人形。影像戛然而止,遁入黑暗,彷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为呼应六四天安门事件而创作的《九歌》,曾有舞评形容是「民族的安魂曲」,时至今日,六四或已是被众人选择「不想记得」的记忆,但历史的幽灵仍在今日盘旋,成为萦绕在身后的鬼魂。在黎海宁对《?叹调》与《九歌》的重新拣选与安排下,相隔廿余年的舞作,遥相呼应出香港在快速的物换星移、记忆汰换后,竟是如此的虚无与荒凉。

卅年来的女人们

黎海宁在创作上的另一个特点,便是时常以女性作为主题,在《90后的黎海宁》也可看到许多曾出现在黎海宁舞作中的女性形象:手拿金扇在爵士乐中起舞、集风情万种孤寂聊赖渴求被爱於一身的女子;既诡谲又俏皮的白面四女孩,彷若异世界的精灵在戏耍著欲望;在散落的纸堆里寻找、纠结、沉溺在文字海中的老妇;在男人建立的椅堆秩序中,试图吸引注意力、以自己的方式重组椅子,但最后仍被男人夺回控制权的女人。这些在舞作中的女性或许是黎海宁不同阶段的心境,也或许更贴近於她在此卅年间所看到的女性普遍处境。黎海宁曾在创作《女书》时表示:「我想探讨那些为寻求自由和幸福而搏斗的女性的生命。」而这些在她作品中出现的女性,几乎都是关於如何表达自我、如何面对冲突,以及如何经验自我的欲望,与和他人的关系。

於是,黎海宁从女性出发的创作,其实并不仅限於女性的内在情感,而更关乎人作为一个创造性、有表达欲望的主体时,会面临的种种情境。《90后的黎海宁》是这样一个编舞家的旅程,在那些既个人又普世的舞作片段里,我们不仅看到黎海宁的内心世界,也回望我们的生命中,那些不可言说、却又不得不说的幽微角落,以及我们共同经验过的历史与记忆。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1期 / 2018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