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 王者,与他们的世界XX《战争之王》

国王,与他们的办公室 《战争之王》的舞台设计解析

《战争之王》在剧场原有的台上,搭建出一个「盒子」,成为一种台中台,鸟瞰略像个「凹」字型。 (Jan Versweyveld 摄 阿姆斯特丹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改编自莎剧的《战争之王》,在四个半小时中,依序呈现了亨利五世、亨利六世、爱德华四世、理查三世及亨利七世等英国国王的故事,为此导演凡.霍夫与舞台空间设计杨.维斯维尔德特别建构了超大型舞台,以「台中台」的格局,呈现角色与剧情的虚与实。维斯维尔德从邱吉尔於二战时期指挥军情、躲避空袭的「战情室」发想,为包括爱德华四世在内的四位君主开辟了一个大房间,那是属於他们的办公空间,设计师也透过舞台上摆放的物件、大小道具,形塑且连结角色的内心状态。

2018国际剧场艺术节

阿姆斯特丹剧团《战争之王》

11/29~30  19:00   

12/1  14:0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荷兰阿姆斯特丹剧团与享誉全球的国际知名导演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第三度访台,带来的是剧团代表作《战争之王》Kings of War,作品改编自莎士比亚历史剧《亨利五世》、《亨利六世》(共三部)及《理查三世》,将全部五本剧作,浓缩成四个半小时的舞台演出,依序呈现以上三位君主和其中夺权掌政的爱德华四世、最后夺下皇冠的亨利七世等五位英国国王,经历英法战争、玫瑰战争约七十年间的故事。舞台上有不少熟面孔:《奥塞罗》Othello中的汉斯.凯斯汀(Hans Kesting),饰演恶名昭彰的理查三世——他在《战争之王》中的演出,为他夺下二○一六年荷兰的演员年度个人奖项「路易金奖」(Louis d’Or);《源泉》The Fountainhead 男主角瑞姆席.纳瑟(Ramsey Nasr),则演绎战功彪炳的亨利五世。

《战争之王》撷取了莎士比亚这三部作品中的重要情节,并将玫瑰战争中屡次王权易主、英法两边的各种纷争纠葛,以及穿梭其间的大大小小贵族人物、平民百姓等多所删减,将整个演出聚焦在三位主要君主身上,呈现他们独特的角色形象、人格特质,和其在不同处境下的个人行动。除了人物刻划与演员表现之外,值得一探的,还有导演凡.霍夫与舞台空间设计杨.维斯维尔德(Jan Versweyveld)为此作特别建构的超大型舞台。

虚实难辨的模糊地带  后台政治的阴谋现形

从外围看去成方形的舞台,企图在剧场原有的台上,搭建出一个「盒子」,成为一种台中台。鸟瞰略像个「凹」字型:缺陷之处是观众看到的主要舞台,左侧、右侧和中间各有出入口,通向内里连通的长廊。维斯维尔德在去年於香港西九文化区举办的「什么是舞台」工作坊中曾提到,他们希望在这个演出里创造「两种」空间——其一是现实的、实际事件所发生的场域;其二,还需要一个可以让幻觉、让「政治后台」发生的地方,那里将是虚实难辨的模糊地带。

在现实舞台上,维斯维尔德从邱吉尔於二战时期指挥军情、躲避空袭的「战情室」发想,为包括爱德华四世在内的四位君主开辟了一个大房间(也就是演出的主舞台),那是属於他们的办公空间——对於这几位国王来说,几乎也就是他们的生活空间——其中的装潢和摆饰,将随著王权易主而改头换面,设计师也得以透过舞台上摆放的物件、大小道具,形塑且连结角色的内心状态。

至於「政治后台」所在的区域,维斯维尔德即以类似医院的走廊作为概念,在办公室的三个出入口后方,打造如上述那般的连通道:「走廊,在我看来是很有趣的,」他说,「它没有内容、它不会是你的目的地,它是个过渡的空间——人们走进来是为了经过这里、去别的地方——所以你可以赋予它很多不同的意义。」观众得以在主舞台那片像电视墙般的大萤幕上,窥见在走廊中发生的片段,有时表演者得以在走廊里,透过萤幕和台上的角色对话、有时他们在走廊的秘密,也会在萤幕中显现。於此同时,维斯维尔德也认为,走廊其实没有「方向性」,一不小心就会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为了突显这个效果,舞台内部走廊的墙面、天花板和地板都是一片白,一旦踏入其间,就只能随著前进、转弯,他也笑说,步入其中的工作人员其实很容易就会失去方向感。

一片雪白的走廊、搞不清楚身在何处的特性,对於导演和设计们保有四项优势:首先,他们可以利用灯光与道具等效果,创造更多元的情境和空间。在《战争之王》里,主舞台就是国王的办公室,所有其他场景,皆发生在走廊里,举凡如战壕中的士兵对话、城堡里的阴谋造反、征战前的狂欢派对,甚至专门囚禁英国失势贵族的伦敦塔等。第二,在凡.霍夫的作品中,死亡的呈现手法是相当重要的元素之一(或可以说,是一大观戏重点),例如在《纳粹狂魔》The Damned 里,死去的角色皆由士兵护送至左舞台陈列的一排棺材中,自己爬进去躺平;在《罗马悲剧》Roman Tragedies 中,将死的各人则是躺上一块可滑动的板子,被推进一个如同火化炉的空间中,此时,从上方拍摄的人物影像会出现在各萤幕上,电视边框就好像是将他框住的棺木。既然走廊是发想自医院,在《战争之王》里,死去的角色泰半都躺在病床上,虽然那并不表示他们都走得平静安详。

第三,摄影镜头加上即时投影,在一片白色的长廊里,更便於完成预录影像与现场拍摄画面的交替转换,於是,此前所述在走廊的场景,其实有些并不真的发生在演出现场。最后,其实整个《战争之王》的台中台,除了主舞台和走廊外,中间还有被走廊所包围的几个隐藏式空间,观众可以在演出过程里窥见其中两处,一是用来堆放现场撤换下来的大型道具,二是现场乐手所在的乐池区。其他隐藏空间还包括演员和舞台工作人员的后台(虽称后台,但其实在舞台里面),以及白色走廊左右通往各处的暗门。

亨利六世的办公室中央的是一张大桌子,各方势力占据山头都有话要说,亨利(跪於桌上者)本人只能限缩在一个大桌旁的小小角落。 (Jan Versweyveld 摄 阿姆斯特丹剧团 提供)

家一般温暖的战情室  突显君主个人魅力

回头来看主舞台的部分,《战争之王》的四位君主亨利五世、亨利六世、爱德华四世和理查三世,分别都有属於他们自己的办公室,设计上也企图贴近他们在剧中的形象和故事内容。

第一位出现的国王亨利五世,在莎士比亚的剧本《亨利四世》第一部中,他就以浪荡哈利王子的形象出现,身为长子的他,在国王和近臣眼中就是个不务「正」业的青年,他终日与酒吧里的三教九流人物厮混,结交了如法斯塔夫这类无可救药的家伙。然而,观众很快就能在第一幕第二景的独白中,知悉他如此行为的用心良苦,到了《亨利四世》第二部,更趋成熟的哈利不仅已完全展现意欲承接王位的其企图,更在战场上表现了他骁勇善战的一面,浇熄国内不服亨利四世及兰开斯特王权的声浪,获得国王和贵族的全力支持。既平息内忧,便面临外患,《亨利五世》全篇即是讲述这位既英勇又机智、既权谋也亲民,不时展现政治手段和骇人气魄的优秀君主,如何远征法国,收复属於英国的远方领土。

而亨利五世的办公室,其实相当类似邱吉尔的战情室——墙上有大型地图,包括英国国土和法兰西领地,地图旁甚至有架可移动梯子,方便随时在图上标示最新情报;四周除了有接收情报的电脑仪器,还有沙发和得以暂歇片刻的单人床,甚至有一隅厨房设备;位居舞台中央的亨利五世桌上,摆了三种颜色的电话;而此间与英国战情室最相似之处,莫过於不同区域的地板上皆能看见的、不同大小的地毯。维斯维尔德说,他很纳闷为什么英国人如此坚持要在战情室的地板铺一块小地毯,是为了让这里更像「家」一点吗?这样是否也会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呢?这个小问题成为舞台上一个颇令人玩味的巧思,从亨利五世开始,这个主要空间的地板上,其实一直都有地毯,到了后段才有了更大的改变。虽然战情危急,不仅国内有反叛分子,远征队伍还必须以小博大、杀出重重血路,就连士兵也都心有疑虑、不知为何而战,但在亨利五世的房间里,却呈现出一种温暖的感觉,或许真有那么一点家的味道,这样的画面反而突显他注重细节、认真应战,更显自信满满的一面。

蜷曲一角的弱小国王  孤寂的理查三世

反观亨利六世的舞台,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在原著《亨利六世》中,莎士比亚花了三部剧本讲述亨利六世如何在父王早逝的情况下,面临法国反目举兵、近臣贵族内乱的各种危机——年幼且生性软弱的亨利六世被摄政王和玛格丽特皇后人马两边操弄,起先遇上了法国的圣女贞德,为此丢失英军大将也失去人心,而后面对摄政王一家的阴谋夺权,从此让第三方约克一族得利,成了爱德华四世的阶下囚。凡.霍夫的《战争之王》里,并未完整呈现亨利六世的各种外部战争,而是将焦点摆在他如何被众人围绕、摆布,期望拨乱反正却徒劳无功的纠结之中。舞台空间在亨利五世身亡后进行了一部分的改换,在亨利六世的办公室里,居於中央的是一张偌大的桌子,各方势力占据山头都有话要说,而亨利本人总是只能限缩在一个大桌旁的小小角落,唯唯诺诺地看著父亲辛苦奋战而收复的半壁法兰西江山终落一空。

爱德华四世的办公室,完全是个国王客厅,舞台中央是由沙发围成的区块,此时期的他们已不用像前面两位国王那般需要应付考虑对外战争了,於是「战情室」的显著功能已不复见,原先是整面墙的英国地图,现在换成了一面大镜子。爱德华四世的弟弟,那位后来的理查三世,总是在镜子前面自言自语,照看他扭曲的身体、令人不忍侧目的脸庞,讲述他的想像、他的欲望和目标。直到他终於占据了整个房间,在一片空旷——没有地图、没有桌子和电话、甚至没有光——的场景之中,他唯一的一张沙发直直对看著放置王冠的玻璃柜,他的镜子变得更大了,是那面如电视墙般的大萤幕,他的身边没剩什么人了,他看著自己、跟自己说话,他虚无的想望和无际的孤寂,成了舞台上最大的布景。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1期 / 2018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