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舞蹈

荷兰舞蹈剧场NDT再度访台 坚守舞蹈创作传统 从不停歇的叛逆脚步

《各自表述》 (Rahi Rezvani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欧洲舞蹈界的天团、爱舞观众绝不错过的盛宴——NDT这三个字母,代表著荷兰舞蹈剧场在世界舞坛不可动摇的地位。这个以叛逆为其DNA的舞团,创团迄今虽已六十年,有其「道统」却也不断挑战自己,此次访台将莅临台中与高雄,以六支精湛舞作让台湾观众再度感受NDT的无边魅力。

2019 NTT-TIFA 荷兰舞蹈剧场NDT 四舞作

6/15  19:30   6/16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4-22511777

 

2019 卫武营【聚焦荷兰】荷兰舞蹈剧场

6/21  19:30   6/22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INFO  07-2626666

三个英文字母常常就能组合成一种具体的意义,不需要任何解释,所有人都能理解,例如现代人於行动生活中必备的「APP」、让服务业又爱又恨的「VIP」、以及称霸世界半世纪的「USA」等。在舞蹈界,「NDT」三个字就是这种理所当然的存在。

源自荷兰舞蹈剧场Nederlands Dans Theater的缩写,这三个英文字母代表著深刻的作品传统、世界顶尖的舞者与时下最富产的编舞家。NDT是习舞人士心目中的天团,是各地观众引颈企盼的飨宴,是场馆的票房保证。

艺术总监与驻团编舞家  扛起舞团「道统」

一九五九年荷兰舞蹈剧场的成立,源自於廿一位荷兰国家芭蕾舞团舞者的叛团,这群芭蕾舞者对僵固的形式感到厌烦,於是另创荷兰舞蹈剧场以探索新的舞蹈可能性,叛逆因而成为NDT最重要的DNA。NDT初期以美国战后萌芽的后现代思潮为师,成为欧洲最早以康宁汉技巧、葛兰姆技巧与李蒙技巧用於舞者训练的舞团,在当时保守主义根深柢固的欧洲,NDT充满打破建制、跳脱框架的活力和能量。时至今日,即将迎来六十周年的NDT,当年叛逆的精神是否仍然活跃?抑或岁月的沉积是否已让NDT成为舞林当中的玄门正宗、成为又一个不可动摇的僵固形式?或许我们能从今年来台的巡演舞作一探究竟。(编按)

NDT的道统传承,由现任艺术总监保罗.莱福特(Paul Lightfoot)及驻团编舞家苏尔.莱昂(Sol León)共同扛起,两人年轻时加入NDT成为舞者,经历大师季利安(Jirí Kylián)在NDT最辉煌的八○及九○年代,受到完整的薰陶。从一九八九年两人第一次共同为NDT2编创作品起算,今年已经是第卅个年头,创作出了超过五十支作品,所有作品名称一律以英文字母S开头,只有极少数例外(这又是他们所立下的另一个NDT传统),这次来台所选的作品包括二○○一年的《稳若泰山》Safe as Houses和二○一六年的《心之所见》Shut Eye

《心之所见》是一支色彩晦暗、幽微深邃的作品,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两位编舞家以炭笔素描画作为意象的滥觞,不仅视觉画面除了黑白之外未见其他色彩,也要求舞者们的身体必须像硬质画笔一样锐利灵动。这支作品对男性舞者的技巧要求特别高,几位资深及指标性男舞者如Jorge Nozal、Roger van der Poel及Marne van Opstal等都在此作中展现出惊人的技艺。四十分钟在莱福特及莱昂的所有舞作当中算长,将此作品和十五年前的《稳若泰山》同时带来台湾,我们不妨藉此观察莱福特和莱昂在十五年的尺度下如何维系、幻化NDT的深刻传统。

《盲恋》 (Rahi Rezvani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

派特以肢体述说文字  歌克以肢体描绘音乐

在NDT的协同与客席编舞家之中,克莉丝朵.派特(Crystal Pite)算是近十年内NDT最重要的伙伴,自二○○五年以来不仅累积了十支作品,也促成了基德皮沃现代舞团(Kidd Pivot)舞者与NDT舞者间的横向交流,此次来台的舞码当中就有《各自表述》The Statement和《孤单回响》Solo Echo两支为派特所编。台湾观众对派特应不陌生,曾在两厅院演出的《爱与痛的练习曲》Betroffenheit开启了派特和剧作家强纳森.杨对於肢体语汇和文字语汇融合的新尝试,这套编创手法到了《各自表述》当中可说是臻至完美。在短短十九分钟内,派特用擅长的单部分离及块动式肢体动作渲染犀利的旁白,将揶揄马基维利式权谋主义的剧本用肢体演绎得更加讽刺。这一系列的创作尝试标志著派特编舞生涯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而NDT正是在此过程中扮演关键的角色。

若说派特的肢体动作是文字性的表达,那马可.歌克的这支作品《盲恋》Woke Up Blind就纯粹是音乐。《盲恋》以美国九○年代歌手杰夫.巴克利(Jeff Buckley)的两首歌曲编舞,分别是〈You and I〉及〈The Way Young Lovers Do〉。这两首歌的音乐性反差很大,一首极慢、一首极快,彷佛是歌克故意给自己设立的挑战。在如此高难度的编舞框架下,歌克的动作设计一如以往地精准,时而狂乱、时而抽搐、时而沉稳,作品以秒为单位去解析音乐的情感脉络,歌词内容反而并不重要。

将电音搬进舞蹈殿堂  吴孟珂返乡演出令人期待

以另类摇滚搭配现代舞并不稀奇,将电音搬到舞蹈的殿堂内,或许才是NDT近年来最离经叛道的决定。以色列的莎伦.伊尔(Sharon Eyal)和盖伊.贝哈尔(Gai Behar)是近年来在欧洲快速窜起的当红编舞家,前年以L-E-V舞团来台演出的作品《强迫症之恋》OCD Love让我们见识到扭曲、紧绷、神经质的肢体风格及洗脑般的ABAA重复性结构。尽管外在的肢体形象鲜明,在这次的《爱欲之徒》Bedroom Folk中两位编舞家却希望舞者们达到外在坚悍而内在柔软、介於掌握与失控边缘的质地。在欧洲演出时,有观众及评论人点名舞作中的台湾舞者吴孟珂最为精准到位,在家乡观众面前能否也有精采的演出,且让我们期待。

带著反叛精神起家,以打破传统自居的NDT,那股狂放不羁、破旧立新的冲动或许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维系和传承。屹立超过半世纪的NDT拥有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且不算季利安最隽永的「黑与白」系列舞作,光是莱福特及莱昂的经典作品就搬演不完,但NDT不想成为只有化石的舞蹈博物馆,延续传统的同时亦不断挑战和推翻自己,在重新形塑当代舞蹈的定义上,持续探索流行如何成为新的传统。正如美国舞评家Lewis Segal精准的形容:能将芭蕾的线条和技巧与现代舞的重心和力量完美融合,能坚守欧洲最深刻的艺术创作传统而不迎合大众文化,唯有NDT。

编按:此次NDT来台舞作中,在台中国家歌剧院演出的是《心之所见》、《盲恋》、《各自表述》与《爱欲之徒》;在卫武营国家文化艺术中心的是《稳若泰山》、《孤单回响》与《心之所见》。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7期 / 2019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