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当代艺术共享学/案例分享

让人生在年轮舞台上开展 黄翊工作室+《长路》

《长路》中,舞者在旋转舞台上行走、表演,演绎不同的心理状态与人生。 (黄翊工作室+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由黄翊工作室+核心创作成员黄翊、胡鉴、林柔雯、骆思维共同参与创作的《长路》,是国家表演艺术中心首届千万制作经费的三馆共制作品,演出以旋转舞台与悬吊装置呈现,编舞家黄翊表示:「我用这个旋转舞台呈现一段很长的路,旋转舞台象徵时间,舞台永远在旋转中,或快或慢,人走在上面舞动、行走,速度反应行走的人的心境,变化也在时间码中进行。」

黄翊工作室+《长路》

2/16  19:30   2/17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5/18  19:30   5/19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

5/25  19:30   5/26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04-22511777、07-2626666

获得国家表演艺术中心首届千万制作经费的三馆共制作品《长路》,出自擅以科技装置结合舞蹈的编舞家黄翊,这回他打造出直径九公尺的巨树年轮旋转舞台,将已流过自身的时间如卷轴般地摊开,卅五岁的编舞家出席每一场节目发表记者会上,都慎重地拿著手稿,逐字朗诵:「不论你要或不要,时间,都会将你抽高,令你盛放、凋零」。

短短几句,几乎已清楚说明全作核心——人类害怕非常简单的事物,害怕受苦,害怕死亡。《长路》透过行走与时间不可逆的流动,展现了人类生活经验中无可回避的甜美与碎片,所有的记忆都是记忆的记忆,人们只能活在已经验过的世界里。黄翊说:「年纪到了,这个主题对我很重要。在《长路》,时间是流动的,不同的段落象徵不同人生阶段。」舞者林柔雯亦指出:「我们得去挖掘过去青涩的状态的同时,又要去到很远,年老的状态。过程中不断在这样的时间中游走,很有挑战。」

低调的科技  呈现人生的危险平衡

相较黄翊过往如《SPIN - 转》(2007)、《黄翊与库卡》(2012)、《量身订做 - Special Order》(2014)、《地平面以下》(2018)等触及AI、声光、影像视觉与互动机械装置的作品,由黄翊工作室+核心创作成员黄翊、胡鉴、林柔雯、骆思维共同参与创作的《长路》科技运用著墨於旋转舞台与悬吊装置,可说是相对「古典」的技术,但这个机械雕刻年轮有别传统旋转舞台的单一固定,透过数位定位技术,能更精准控制舞台的旋转速度、方向,因而形塑了表演者的行动方式。编舞家这回不炫技,他说:「希望可以让科技低调,去呈现人文的内容。」

「我用这个旋转舞台呈现一段很长的路,旋转舞台象徵时间,舞台永远在旋转中,或快或慢,人走在上面舞动、行走,速度反应行走的人的心境,变化也在时间码中进行。」比如一段逆行的时光,胡鉴得同时呈现成人与孩童的多重状态。另一方面,本作亦透过可数位变速且近乎安静无声的悬吊装置,协助舞者钟顺文展现了在旋转舞台边缘倾斜行走的姿态,一段与胡鉴的双人舞,钟顺文既是影子,也是独行者,彷佛随时要从地球的边缘坠落。不禁要想,倾斜者看见的世界会是什么样貌呢?运气好的话,将会发现新大陆,然而,从世界边缘坠落的可能性一直都在。

黄翊呈现了每个人都曾有过的身心状态的危险平衡,他说:「舞者用不同的方式行走,就代表了不同的人格,正著走的人、倒著走的人、倾斜走的人……很多时候,人的状态是斜的,比如说我们特别累的时候、感受偏移的时候,人的身体都是歪的,这同时也象徵著不同的性格,比如若跟一般价值背道而驰的人,他可能就是倒著走的状态。」

一首舞曲  人生境遇的各自表述

除了表演者的行走姿态有清晰的心理状态指涉,在重复播放不同版本的拉威尔钢琴独奏曲《死公主的帕望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亦译为《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中,舞者们诠释不同阶段的人生境遇,并行、支撑、争吵、相爱等人物关系,亦是一大亮点。

现实生活中的情侣档林柔雯、骆思维首次於舞台上共舞,发展出一段黄翊直称「非常美丽」的双人舞演绎爱情,骆思维说:「我跟柔雯平常不争执,但排练时争执很多,不会退让,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才将这个双人舞捏出了形状。」林柔雯回应:「我最初以为很容易,但不是这样,反而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去了解、适应对方,也去梳整过去的回忆。这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双人舞,放入了很真实的感受与记忆。」

有趣的是,「行走」作为本作肢体发展的核心,相对抽离了多数舞蹈动作,也加入如特技演员陈韦安等跨界表演者,舞者们多以各自的方式进行身体训练,比如原为云门2舞者的骆思维致力剥除过往舞蹈训练,「我希望可以拿掉过去的技巧与肌肉,看起来不像舞者,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难的功课。当我可以让我们身体从舞者变成普通人,或许我的身体可以说出更多大众的故事。」林柔雯则开始跑步,「过去学舞,不敢跑步,怕伤到膝盖, 这次上到旋转舞台,反覆运动的状态就像跑步,我忘了自己在跳舞,舞蹈似乎就在忘我的状态中出现了。」

这个小却精实的团队,每位伙伴保有各自强烈的性格,黄翊说:「工作超过十年,有了默契,会往有共识的地方前去。我们没有一起的暖身课,会自己找有兴趣的课程学习,排练时,我们会交换彼此的新发现,我们是彼此的老师,如此交会,才能复杂且丰富,我们一起创作,但我们不一起学习。」

黄翊的三馆共制提案心法

由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三馆甄选的「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场馆共同制作」计画,首届入围作品为编舞家黄翊工作室+《长路》,评选团成员除了时任的三场馆艺术总监李惠美、王文仪与简文彬之外,还有平珩、耿一伟、施如芳与卢健英等,简文彬说:「我们在《长路》看见未来性,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三馆联合投资一个作品,希望不只是一次性的完成,而可以看见这个作品的发展性,除了台湾,也可以到世界各地巡演。」

国家两厅院艺术总监刘怡汝则说:「藉由这样的计画,让剧场可以与艺术家一同往前走,让剧场成为艺术家的后盾,也让艺术家成为剧场真正的伙伴,我们一起改变这个环境,走向国际,让国际上的人都记得,这是来自台湾的作品。」

由此观之,《长路》中有旋转舞台及悬吊系统,是按照巡演规格全新订制,方便拆卸及重组,在创作发展前期,便将国内外巡演的可能性纳入考量,符合徵选评估的四大标准——完整性、艺术性、制作能力、国际巡演可能性,因而从廿一件提案中脱颖而出。以下是黄翊的三点心法分享:

  1. 从至少十个提案中挑选,选出愿意长期发展的计画。

「我曾经在美术馆中被问,『美术馆那么多画作,你最喜欢哪一幅?』我选了一幅。对方接著问『你愿意盯著这幅画,直到你生命结束的那天吗?』不,我说。他点点头,微笑,离开。之后,我想了很久,回想自己的作品,有哪些是我愿意做一辈子,直到生命结束的那天。当时浮出了几个作品,我决定此后就只做这样的作品,《长路》会是这样的作品。创作者一生可以著墨的主题很有限,我们应该回到艺术创作的根本,不断去追问自己,建议未来的提案者,也可以用这样的想法去筛选自己提案的作品。」

  1. 充足的前置准备,不只提供书面资料,影像可以让想法更具体。

「我们在提案之前就会进行排练,当我们决定做一个企画,可能在半年至一年前就做了实验,是很多年前的想法,我们排练过,也拍成素材,让资料不只是书面的提供,而是要具体。」

  1. 勇敢提案,落选不是失败,而是已被看见。

「三馆共制是一个善用行政资源、团队效率的计画。虽然只徵选出一个作品,不代表团队只有一次机会,因为三个场馆会看过每个提案,未来也有可能这些企画能够在单一场馆中执行,这不是竞赛的徵件项目,而是一次和三个场馆介绍自己作品的机会。」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4期 / 2019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