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经典昆曲新版系列 再次掀起昆曲美学炫风

白先勇指出,昆曲是非常了不起的文化瑰宝、最大的文化成就之一、所有的表演艺术中美学程度达到最高的一门艺术。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昆曲义工」白先勇携手苏州昆剧院制作青春版《牡丹亭》,为华人昆曲界带来新一波复兴风潮;在台积电文教基金会与国家两厅院的支持下,今年二月再度将《白罗衫》、《潘金莲》及《玉簪记》带到台湾。

2019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

2/22  19:30  《白罗衫》

2/23  19:30  《潘金莲》

2/24  14:30  《玉簪记》

台北  国家戏剧院

 

台积电经典传承飨宴

2/27  19:30  《玉簪记》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3/2  19:30  《白罗衫》

台南 国立成功大学成功厅

3/6  19:30  《潘金莲》

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

INFO  02-33939888

「昆曲义工」白先勇携手苏州昆剧院制作青春版《牡丹亭》,为华人昆曲界带来新一波复兴风潮;在台湾发迹,走过全世界,十多年后的今日,随著新版昆曲作品,在台积电文教基金会与国家两厅院的支持下,再度将蕴含深厚艺术与文学底蕴的三出经典《白罗衫》、《潘金莲》及《玉簪记》带到台湾。

享有「百戏之祖」的昆曲,是以美的形式表现东方人最深的感情,透过身段及唱腔呈现,让一举一动甚至服装、舞台,都追求「美」的极致表现。作家白先勇即是被这种「美」所感动,九岁那年,初见梅兰芳演出《游园惊梦》,昆曲的缠绵婉转、一唱三叹,在他心里埋了籽。直到数十年后再看昆曲,复兴昆曲之情便在他心中冒芽、破土、发枝。白先勇表示,青春版《牡丹亭》启发了昆曲复兴运动。自二ΟΟ四年首演后,数十万青年进场观赏昆曲,剧目上更有新编《玉簪记》、《白罗衫》、《潘金莲》(原名《义侠记》)继而演之,昆曲推广成效在这十多年来有目共睹。他强调:「创新,必须尊重古典。」昆曲有六百年历史,已发展出非常严谨的程式化表演,每迈出一步都要小心谨慎,必须守住抽象写意、以简驭繁的美学传统,彰显昆曲「雅部」艺术的精致。

延续《牡丹亭》的情真情深,《玉簪记》讲述书生潘必正与道姑陈妙常於寺庙中的禁忌之恋。除了两位主演俞玖林与沈丰英的精湛演出,舞台采极简、写意风格:董阳孜的书法及奚淞的绘画艺术创造出一个舞台上的水墨世界,加上美术总监王童的服装设计让节目视觉更加淡雅精致,以生动的线条艺术塑造一片诗情画意,为昆曲创造了戏曲表演艺术前所未见的新境界。

《潘金莲》是以潘金莲为主角,叙述在封建社会中敢爱敢恨的刚烈女子备受压抑的爱恨情仇。新版昆曲中用现代眼光,从人性的角度看待这个多采多姿的争议人物,引起观众的畏惧与怜悯。白先勇提出,《潘金莲》原名为《义侠记》,戏剧重点是武松,但新编版本《潘金莲》则由女性观点看待此一具争议性的人物。三位主演分别由吕佳饰演潘金莲,屈斌斌演出武松,柳春林更分饰两角,诠释外貌与性格迥异的武大郎与西门庆,重新刻写市井小民,演绎复杂的情感。服装造型设计曾咏霓更对剧中人物下足功夫,设计非常精美。

昆曲不是只有才子佳人,《白罗衫》的故事不谈男女爱情,描写的是亲情,是关乎人性的父子情义与罪恶救赎之间的挣扎。《白罗衫》看似是因果相报的「轻侦探」故事:上京赴试的书生徐继祖(俞玖林饰)受老妪与长子长媳之托,带著信物「白罗衫」寻找失散多年的苏云夫妇。但编剧张淑香对原著进行大幅翻转,强化与建构出一个侦探小说式的线索外,更在亲情理法之间,徐继祖与徐能(唐荣饰)父子之间的关系,引发的不仅是人世的悲欢离合,更有如莎士比亚剧般的内心诘问与悲剧意蕴。白先勇以「命运的作弄与人性的挣扎」描述《白罗衫》故事的困境。

对於演员,白先勇说:「巾生转型为官生,演唱的方式是不同的。」对於巾生戏见长的主演俞玖林,在《白罗衫》中的小官生行当更是其艺术生涯里的新突破。张淑香则补充,《白罗衫》是对人性的拷问,在忠孝两难困境之中,人该如何抉择,以活出大於自己的生命。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8年11月号企画特辑「百变昆曲PLUS」〈让昆曲青春正炙推手笑看满园花开「我要做的不只是一出戏」白先勇打造传承工程〉;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