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卅四年 光环舞集宣告熄灯落幕

光环舞集在进驻的新北投七一园区,由团长杨宛蓉宣告熄灯谢幕,历代光环舞者齐聚一堂怀念刘绍炉。 (台北市文化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一九八四年创立的光环舞集,历经卅四年,於六月廿五日在进驻的新北投七一园区,由团长杨宛蓉宣告熄灯谢幕。

光环舞集谢幕

6/25

新北投七一园区

一九八四年创立的光环舞集,历经卅四年,於六月廿五日在进驻的新北投七一园区,由团长杨宛蓉宣告熄灯谢幕。

光环舞集由已故国家文艺奖得主、编舞家刘绍炉及其妻子杨宛蓉共同创立,先后发表「婴儿油上的现代舞」及「观音听舞」等系列舞作,《奥林匹克》(1994)是其创作表现的集大成。记者会上播放了由台北市文化局委托《华视新闻杂志》制作的光环舞集纪录片,纪录了刘绍炉过去的身影,不少与会者听到片中故人的这句话都笑了:「油和水混在一起,油水很多,光环就靠油水起家。」

是玩笑话也是真实,光环舞集靠著「油水」打响了名号。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院院长也是光环舞集艺术顾问的钟明德分享刘绍炉「找到」婴儿油的那一刻,依然历历在目:「那是一九九二年夏天,他在NYU第七街的排练场跟女舞者排练,汗湿了,地板滑了,就那一个推力,让他发现。」他形容老朋友的创作发现是神赐,「一九九○年代初期,我们还不知道未来在哪儿,一切很蓬勃,艺术创作中最重要的是热情,刘绍炉有客家人打死不退的硬颈,他从美国的极简主义美学跟台湾文化传承,让他找到机会,回到身体的原点,很多舞团都在做这件事,而婴儿油上的现代舞是老天有眼的给予,他找到了媒介,让气身心三合一。而且他坚持,且愈来愈纯粹。」

二Ο一四年刘绍炉因脑瘤离世,杨宛蓉苦撑舞团,努力推出婴儿油新舞作,也曾邀请旅美编舞家余承婕合作编舞,但最终仍因杨宛蓉的身体因素考量决定休团,她表示:「我五味杂陈,但感觉温暖与感动。光环曾经过耀眼的日子,这是社会给的养分,让我们不感到孤单。绍炉将他的生命全部奉献舞蹈,回忆当初,我们都不知道未来发展,每日跟舞者工作表演,才逐渐明白这是他毕生的道,无怨无悔。他离开前还清醒时,曾对我说,『婴儿油是你来我往,舞团就顺其自然。』」

记者会上,十一名历代舞者齐聚一堂怀念刘绍炉。舞者中有团龄最长者已逾卅年的初代成员,除了舞蹈科班毕业,也有计程车司机、心理谘商师等,许多舞者都不约而同地表示:「这是一个疗愈系的舞团,有爱的启发,在婴儿油中学到很多心性,两位老师给我们很大的支撑。」

有感怀,更多是故事未完的传承。记者会上,除了光环舞集熄灯外,也宣告了艺响空间新北投七一园区的新世代团队进驻,分别是「c舞制作」、「复象公场」、「可扬与他的快乐伙伴」。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长陈誉馨?:「光环是首批进驻团队,这是传承的时刻,未来将有更多的剧团进驻。透过新旧传承,希望园区的艺术能量可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