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三谷幸喜 笑の大師五四三

每次都說保證笑掉大牙、笑破肚皮, 全場大笑幾百回的誇大演出文案, 碰到「笑的大師——三谷幸喜」,也只能靠邊站。 他的笑鬧或許少不了一些浮誇, 卻常讓觀眾心頭暖暖。   看大明星們認真地演著什麼, 展現了從未被人認識的喜感; 看他筆下的歷史風雲兒, 變得像市井小民一樣可憐又可愛; 看「扮演」怎能欺世騙人, 滾雪球般累積笑料,最終還得被拆穿。   關於三谷幸喜的「五四三」: 從影視成就指出他的五大特性、 從舞台劇作點明他的四種類型, 在三谷大師造訪兩廳院之際, 瞧瞧他如何玩轉《變身怪醫》。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五大特點 笑傲銀幕 解碼三谷幸喜的影視作品

日本全才編導三谷幸喜出身戲劇科班,大學時就自組劇團,並接編電視節目腳本,獨特的喜劇魅力,讓人印象深刻,在《有頂天大飯店》、《鬼壓床了沒》等電影,還有電視劇《古畑任三郎》、《奇蹟餐廳》等作品中,顯現強烈個人風格,透過以下五點分析,讓我們認識三谷創作的獨特魅力!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多種類型 橫掃劇場 解碼三谷幸喜的舞台劇

雖以喜劇知名,但三谷幸喜卻是凡事規劃仔細的嚴謹作家,除了受委託而寫下的作品之外,其舞台劇作鮮少授權其他導演經手,凡事他都親力親為以確保品質。他的舞台劇常從東西方名作改編,但卻切換角度從主線周邊的人物入手;而喜劇的入徑則選擇「慌亂喜劇」,透過阻礙不斷、問題愈滾愈大來營造笑料;他也喜愛切入幕後,鋪陳創作者不為人知的一面……或許三谷不像其他劇場人長於批判現實,但卻透過「笑」讓觀眾得到積極正面的能量。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從電視兒童到喜劇天王 三谷幸喜 藉喜劇描寫人生 打造笑的不思議

從小就是電視兒童的三谷幸喜,對各種電視節目如數家珍,自七歲起便是NHK大河劇的死忠觀眾,也對戰國武將知之甚詳。早早顯露才華的他,在愛情劇當道的潮流中堅持創作喜劇,甚至破天荒以喜劇編劇身分編創歷史大河劇,翻轉了固有的大河劇風格。在他的戲劇世界裡,英雄也是凡人,凡人就是主角,他藉由喜劇來描寫人生,使用各種手法來娛樂觀眾,降低視角來貼近觀眾的劇情總讓人又哭又笑,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這就是三谷幸喜無可取代的獨特魅力。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誰是本尊、誰是分身? 反轉經典的混亂喜劇 三谷幸喜《變身怪醫》

一如三谷幸喜的創作慣例,將於三月造訪台灣的《變身怪醫》也絕對不是大眾印象中善惡交戰的人性暗黑故事,「傑奇博士喝了變身藥水,而成為海德先生」的初始設定,這回成了變不了身的怪醫博士,找來演員扮演「變身後的那位海德先生」……在歌舞伎巨星片岡愛之助、搞笑藝人藤井隆、人氣女星優香與「三谷組」精采綠葉迫田孝也的同台飆戲中,《變身怪醫》將變出什麼樣三谷式的混亂?令人期待。

PAR /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島喻.島嶼 雲門舞集《關於島嶼》

《關於島嶼》中被暱稱為「打開」的一幕,全黑舞台僅有細長銳利的光縫與一名矗立於旁顫動的舞者,在舞台倏地轉為明亮開天闢地的一秒,讓人直覺地想起如盤古開天等古老文明的創世史詩。 那些神話中,多半是人類以己之力劈開了曖昧不明的宇宙,巨人最終成為山河,成為日月星辰,成為世間萬物。那是秩序抓住渾沌,理性統攝自然的隱喻。有趣的是,多次以文字、台灣入舞的林懷民,這回以海量的文字交疊、拆解,與人類創世反其道而行,投影出地方、山川、植物、文學,最終崩塌毀壞,不成意義。而那些在宇宙幻境中飄流的印刷文字、人類文明,最終被海浪沖刷,渾沌又化為天地大海,無所不在。 面對「島嶼」這看似有著清晰指涉的命題,林懷民卻說:「這是個隱喻。」隱喻什麼呢?本期嘗試從當代台灣出發梳理編舞家過往的島嶼書寫,並專訪林懷民在《關於島嶼》中的內在創作核心,同時探問三位年輕藝術家──周東彥、詹朴、桑布伊,聽聽年輕世代的「關於島嶼,我想說的是……」,試圖一窺他們的隱喻/明喻/借喻/寄喻又是什麼。

PAR /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舞動的共同體 雲門舞集與當代台灣的認同辯證

關於島嶼,信手捻來的例子告訴我們,這塊「婆娑之洋,美麗之島」上的人們,在雲門大開這四十多年以來,依然為了「我是誰?」「誰是我?」的問題,思索著,爭辯著,低迴著,激昂著……而林懷民或有意或無意,一路以舞作帶著觀眾一同打造的想像共同體,是編舞家與土地、社群共感後的肉身呈現,有愛亦有恨,無私亦無情。

PAR /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在文字山河間 舞動島民群像 林懷民與《關於島嶼》

放下已成雲門標誌的書法字,新作《關於島嶼》選用印刷體,投影出多位台灣作家筆下詩句,字在偌大背幕上變化多端,如星辰、如山川、如落石……舞者舞在字塊之間,不同以往以氣引體、以身揮灑,他們牽手踏出類似原住民舞蹈的舞步,以回彈的動力甩盪臂膀,如獸般扭打,如常人地行走……就此滲出了「人」味,更準確的說,是集體的「人」所構成的島民群像。

PAR /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當年輕藝術家遇上林懷民之一 周東彥:我們加,老師減,就這樣走了三年

作為一個結合了商業設計、動畫、新媒體的團隊,最初我想,舞台是不是可以不只是地板與背景,還用石拍、火烤、流動、3D的河海,呈現有機的文字,但老師都覺得不對。我們開始學習layout,學習林懷民的舞台哲學,他只是把畫紙攤開,就這樣,沒有其他東西了。我們加,老師減,就這樣走了三年。

PAR / 第299期 / 2017年11月號

當年輕藝術家遇上林懷民之二 詹朴:讓布料和顏色一起傳遞那些斑駁,那些美麗

懷民老師創作的主題中沒有角色,沒有劇情,有的是強烈的氛圍與情感;這些情感我們吸收之後,試圖讓布料和顏色成為舞者身體的延續,讓這些延續可以一起傳遞一樣的訊息,一起傳遞那些斑駁,那些美麗,那些衝撞,那些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