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PAR / 第304期 / 2018年04月號

法文音樂劇《羅密歐與茱麗葉》經典再現 初代羅密歐魅力襲台 達米安.薩格 升格人父 唱出無悔真愛

繼二○○七年、二○一六年兩度來台巡演後,今年五月,重新打造、全新製作的經典法文音樂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將再次於國父紀念館登場,這次最令劇迷驚喜的,當屬初代羅密歐——達米安.薩格的強勢回歸。相較於首版演出時的青春無敵,現在已卅六歲的達米安.薩格已經升格人父,「現在的我,終於知道什麼是『真愛』了。」他說,「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在這麼多年之後,我可以驕傲地表示,我切身了解《羅密歐與茱麗葉》所說的真愛是什麼。」

PAR / 第304期 / 2018年04月號

2018誠品室內樂節 近年國內室內樂重要推手 提供台灣優秀四重奏揮灑之舞台

邁入第三屆的「誠品室內樂節」,將由三組國內團隊先行上陣,由Infinite首席四重奏揭開序幕,新生代的藝心弦樂四重奏緊接展現紮實的基本功與年輕活力,中生代的五度音弦樂四重奏則以經典曲目揮灑成熟技藝。在誠品表演廳這個小而美的舞台上,國內室內樂團體各展勝場,切磋磨練,透過音樂語言傳達思想與情感,以及純然的音樂之美。

PAR / 第304期 / 2018年04月號

2018臺南藝術節「城市舞台」、「佰元食驗場」 走入府城「灶腳」 「演」一桌私房料理

說起台南,最吸引人的除了文化氣氛盎然的各種古蹟,就是多樣引人垂涎的味美佳餚小吃,結合這兩種特色,今年的「臺南藝術節」邀請藝術團隊發想,以美食入戲,在特色城市空間上「菜」,在「城市舞台」、「佰元食驗場」兩大單元中,獻「演」一道道表演「料理」……

PAR / 第304期 / 2018年04月號

插進現實的一把匕首 娩娩工作室《死死免了米》

敏銳的聲音效果、真實的口語腔調、簡約卻緊扣現實的舞台設計。這齣戲一開場就出手不凡,令你眼睛一亮——是的,這就是久違了的劇場感,劇場不是故事的容器,不是故事的附庸,不是話劇的精緻化,劇場就是劇場,劇場就是主體,它既涵納故事,同時也用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美學形式,不一味依賴口語表達的敘事邏輯,而直接用全感官的覺受表露豐富的感性與意義。

PAR / 第303期 / 2018年03月號

享譽全球德奧天團首度訪台 弦樂四重奏的頂尖對譯 2018誠品室內樂節

今年邁入第三屆的「誠品室內樂節」,除了有國內三組獨具風格的團隊——Infinite首席四重奏、五度音弦樂四重奏與藝心弦樂四重奏,另邀請了來自歐陸的兩個團隊——首度訪台的德奧天團阿特密斯四重奏與型男新銳組合丹麥弦樂四重奏。其中兩國內頂尖團體更各自挑戰與阿特密斯四重奏訪台曲目中相同之經典作品,三組頂尖樂團的多角詮釋,將成為此次室內樂節中最具話題性的精采篇章。

PAR / 第303期 / 2018年03月號

走入華山 與舞相遇的三種方式 2018相遇舞蹈節

由三十舞蹈劇場團長吳碧容策劃,將於三月下旬在華山登場的「相遇舞蹈節」,以三大主題——「翻轉空間」、「議題關照」、「注目新人」,匯聚八組創作者,在重新出發的烏梅劇院,與觀眾「相遇」。而為了消弭行內外的隔閡,創造相遇的場所,舞蹈節也推出演前導聆、校園包場、工作坊等活動,建構創作者與觀眾之間的「平等」,期待透過身體的體驗,讓觀眾理解舞蹈,也讓創作者接觸素人,養成溝通傳達的第一步。

PAR / 第303期 / 2018年03月號

時間、時鐘、世界迷宮 談《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乍看之下,導演櫻井大造似乎找到一個圓融世界陣痛的說法,且看似寄託在抽象的佛教義理中,將現實世界中追尋時鐘與未來計畫所製造的經濟妖怪與魑魅魍魎一棒子打醒。但櫻井不訴諸虛無,或者具均值意味地前往涅槃解脫,這些人類、亡靈、外星人不通往地獄,也不飛昇至天堂,大家只是聚集在這裡。也就是說,時鐘是假的、計畫是假的,目的地也是假的,但時間還是真的。

PAR / 第302期 / 2018年02月號

望向時間的深邃地層 談李基宏「佈展中」的工作中影像

「創作者╱思想者的工作桌」往往是俗爛的主題。這是因為過去人們喜於披露某些知名哲學家、大文豪、藝術家們的桌子(以及凌亂的工作室景象),視之為窺探靈感與繆思如何降臨的可能介面。以至於,這些桌面泰半只是思想與創作歷程被過度神秘化以後的象徵物,或者用於強調創作者╱思想者之勤勉精神的僵化佐證。除此之外,其實質意義通常不大。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月夜情愁》邱坤良聯手唐美雲 在各路愛情中 演活台灣戲曲史

《月夜情愁》為首屆「臺灣戲曲藝術節」開幕大戲,也是臺灣戲曲中心旗艦製作計畫第一部作品,由戲劇學者邱坤良聯手歌仔戲小生唐美雲一起製作,從台灣戲劇史上著名的西皮、福路戲曲對抗,以及電影與戲劇結合的「連鎖劇」表演型態發想編創,透過三條故事線,道出現代觀眾不知道的一段臺灣戲曲史……

PAR /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劇場新鄉土 《水中之屋》與《還陽記》中的空間與記憶

鄉土如何在劇場裡找到新的主題與表現手法?阮劇團的《水中之屋》與進港浪製作的《還陽記》,無疑是近年來少見的突破之作。……這兩齣劇之所以引人入勝的原因,顯而易見便在於編導對題材有了更多的實境觀察與體會,「鄉土」不再是模糊的依樣畫葫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