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出道卅年,魔二代再起! 哈林玩轉《西遊記》 用音樂搖滾你的世界

二○一七年專輯《西哈遊記——庾澄慶的音樂奇幻之旅》標誌著哈林(庾澄慶)出道卅周年,在專輯的創作概念中他也提到,自己其實不停地在思索「要做不一樣的事」,而做一個「音樂劇」便成了答案。今年夏天,哈林團隊決定要將這段「旅程」走完,把概念專輯實際搬上舞台。哈林強調,這個演出可以說是個「戲劇為輔、歌唱為主」的音樂劇,他笑說,這個本來是音樂人們一同玩耍創作的遊戲,到了現在變成還要親身上陣、現場演出的舞台作品,那種「刺激感」確實是難以言喻。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自然情感的超時空交會 長榮交響樂團「挪威森林 V.S. 羅馬之松」

大自然永遠是藝術家的靈感來源,而故鄉的風光景致,更為藝術家的創作灌注獨特的豐沛情感。長榮交響樂團六月初的「挪威森林 V.S.羅馬之松」音樂會,即將演出挪威作曲家葛利格與義大利作曲家雷斯匹基以家鄉風光入樂的傑作,在德籍音樂總監舒馬富斯帶領下,樂團與獨奏家將呈現經典浪漫樂響,更讓今昔的自然景象,在不同時空中以音符交相輝映。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片斷 夏福樂和雷強的出發和歸來(fort-da)

雷強對於棲身居處的樸實記載,和夏福樂對於永恆且必要的一再遠行卻疏離的見證,既有類似之處又有極端的對比。休息中的巨神關公、被放逐的靈獸,猶如幻境的臺中國家歌劇院,讓人想到姚瑞中的《巨神連線》系列和《廢墟迷走》系列,想必這些藝術家們都在這座島上,看到足以安棲、也夠荒謬;想要遠離、也適得其所視覺元素,以及時而狂喜,時而破碎的自我圖像。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韓國Novus弦樂四重奏 創造亞洲樂壇聲響新章 2019誠品室內樂節

近年從國際樂壇崛起的韓國新銳——Novus弦樂四重奏,以令人驚豔的演奏實力與極具穿透力的音色,獲得各大國際媒體讚譽。四位音樂演奏功力高、顏值也不遑多讓的歐巴美男,將帶來莫札特的第十七號作品《狩獵》、舒伯特優美動人的《死與少女》等弦樂四重奏經典曲目。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音符的炫目群舞 貝多芬的華麗世界 長榮交響樂團「貝多芬情人夢」

五月中,長榮交響樂團將在「貝多芬情人夢」音樂會中,演出樂聖貝多芬的經典之作。上半場以貝多芬《艾格蒙》序曲開場,接著是與台灣鋼琴家巫熹芸合作演出《第四號鋼琴協奏曲》,重頭戲是下半場的《第七號交響曲》,被李斯特及華格納認為是「節奏的神化」、「舞蹈的神化」。因為影劇作品的加持,這首樂曲更成為近廿年來最受歡迎的交響曲之一。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 評故事工廠《一夜新娘》

整齣戲主要是藉由祖孫兩人親暱、逗鬧的對話,逐步開展老年櫻子的青春回憶,而小梅也正值青春,對於愛情有許多浪漫的憧憬,她甚至正在試著寫一本羅曼史小說,所以她總是以天真又帶點白目、八卦又點好奇的口氣,去想像甚至是誇張亂掰曾祖母的青春戀愛。只是沒想到曾祖母的戀愛夢,與整個時代的家國認同尷尬連結在一起,自由戀愛與生命尊嚴之艱難,絕非小梅能夠體會與想像。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鮑羅定四重奏 見證跨世紀俄羅斯巨擘的音樂能量

創立迄今七十四年,鮑羅定四重奏是世界上少數能延續廿世紀精神至現代的音樂名團,肩負著傳承俄國音樂的使命,該團自許「我們的角色,並非僅是演奏美妙音樂,而是傳遞作曲家欲創造的聽覺經驗。」更是俄國音樂大師蕭斯塔可維奇的重要詮釋者。此次來台,將演出精選招牌曲目:蕭氏的兩首絃樂四重奏與鮑羅定及柴科夫斯基作品,讓樂迷體驗滿滿的俄式風情。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請尪仔,入江湖 《一丈青》演繹傳統女性的江湖世界

由布袋戲女演師江賜美女士創辦的真快樂掌中劇團,這回在臺灣戲曲藝術節中,聯手偶戲編導薛美華,編創了新作《一丈青》,以台灣早期布袋戲賣藥團的演出形式為背景,藉由搬演「一丈青」扈三娘的故事,以「離家門,入江湖」的個人際遇,映照外台戲班衝州撞府的江湖生活。而除了《一丈青》,還有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年羹堯傳奇》與同黨劇團《白色說書人》的精采呈現,三檔演出,有傳統、有創新,呈現當代布袋戲多元、豐富的劇場美學。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至交與靈魂 共演浪漫與悲愴 長榮交響樂團「浪漫&悲愴」音樂會

四月底的「浪漫&悲愴」音樂會,長榮交響樂團將在德籍音樂總監舒馬富斯帶領下,與兩位音樂才女——小提琴家王子欣和大提琴家何美恩合作,帶來三首性格各不相同的大師之作: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序曲、布拉姆斯的雙重協奏曲與柴科夫斯基的第六號交曲《悲愴》,三首各都有兩位才子間的過從故事,精采雋永,值得與樂同賞。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時光幻境:電影場景的「超日常」(Daily+)

在白色膠囊空間閱讀完短篇小說,抑或,聆聽完駱以軍朗讀的有聲書後再走進展場之際,是讀者也是觀眾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一種進入微型世界的奇異感。文字裡那些關於拼裝、夢境、歧路迷宮的空間,化為光影閃動、超小比例微縮,及廢棄頹壞的框格房間。觀眾走入了小說中,旋即成為一位經驗著融浸世界(immersive world)的奇特人物,致使「超日常」猶如一個正處於拍攝中的片場,抑或,一部正在排演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