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 穿越自我與時代的時間敘事

「我覺得自己真實的生命,和舞臺上的生命好像是交疊在一起的。」京劇演員魏海敏的一生被戲緊緊聯繫著。從學戲到演戲,正是臺灣京劇及其時代背景的體現。《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之所以能夠成立,或許是時間既刻印在她所飾演的角色上,也烙印在魏海敏的身體上;同時,在化作藝術型態後,再也不囿限於個人生命之有限。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樊宗錡與演員「齊聚一堂」共同創作 《幸福老人樂園》 抽換記憶的人心探索

以記憶的虛實、年齡的增長作為關鍵字,編導樊宗錡在《幸福老人樂園》運用「抽換記憶」的概念,透過劇情大綱,與演員一同發展內容,雖是推理的結構,但他並未「為翻轉而翻轉」,追求的並不是「燒腦」的過程,而是對於人心/性的探索。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雨中戲臺》在個人生命與戲劇史之間 一場究竟與誰的和解

戲裡與戲外,誰,又演好了誰?戲劇情節純屬虛構,如何編織個人生命與歷史敘事,又維持與「真實」間的距離? 《雨中戲臺》再現的,除了是一位歌仔戲小生的一生,編劇紀蔚然更替導演王榮裕找到了代言者「志成」,讓他在劇情鋪陳裡重新建構與劇中人物的關係,同時也是與母親間早已不可能倒敘的記憶與情感──這便是劇場所開放的維度,讓真實與虛構能夠於此刻交會。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掌中家書.朱一貴》回探劇團史 留在掌中的情感 藉戲傳遞寄託

在嘉義扎根逾75年、並已傳承至第四代的長義閣掌中劇團,藉專業分工,於傳統與創新的兩條脈絡裡,找尋掌中戲於當代存在與傳承的意義。特別是2015年開始「文學諸羅」系列,自第三部《青天.願》後邀請編劇陳崇民擔任藝術總監協助,退居幕後製作人的第三代傳人黃錦章,以「一年一大製作」為規劃,希冀完成團務與創作的全面接棒;而原定於2020年首演、因疫情延至今年2月的《掌中家書.朱一貴》便將以回溯家族史的書寫進行總結,讓劇團走向下一階段。

PAR /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精煉「戲肉」重登舞台 內台戲經典點染新意 薪傳歌仔戲劇團《昭君.丹青怨》

需連演十天的內台歌仔戲經典劇目《王昭君》,要如何精煉才能成為一下午或一晚能演完的作品?薪傳歌仔戲劇團將於二○二一年將推出的《昭君.丹青怨》,是人間國寶廖瓊枝老師自內台戲時期便念念不忘的劇目。擔綱編劇的蔡欣欣教授語重心長地說:「這是廖老師一直希望能夠圓的一個夢。」這個夢,是恢復內台歌仔戲時的榮景,讓觀眾看見當年的風華,同時希望能「以戲帶功」,給演員們充足的磨練。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古名伸、李小平《星圖》 將自己歸零 向彼此叩問

兩位國家文藝獎得主,一是以推展接觸即興知名的現代舞編舞家古名伸,一是京劇科班出身的戲曲導演李小平,兩位在各自的星系運行半輩子後,相遇交會,將在明年一月下旬推出新作《星圖》。經過相當時間的碰撞激盪,古名伸和李小平將自己歸零,向彼此叩問,作品在生活中滋養生發,《星圖》從一場教授的告別式開始,是對亡者的告別,也在向過去的自己告別……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瘋戲樂與北市國《當金蓮成熟時》 探索「性」與「身體」 潘金蓮的性啟蒙旅程

《水滸傳》、《金瓶梅》建構出的「蕩婦潘金蓮」,有不少當代創作者為她翻案,而音樂劇《當金蓮成熟時》則不迴避「性」這件事,編劇吳政翰希望從「潘金蓮的性啟蒙旅程」切入,在「身體」間的互動交流中營構出人物的血肉;同時,透過性與身體,回應文明社會的階級、性別及父權等問題。作曲王希文也將透過自由不受拘束的曲風,讓演員的身體能在音樂中自在律動,創造戲劇的有機性。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C Musical製作《我的上海天菜》 續寫女強人未來 台韓合作「遇/預見」愛情

C Musical製作於十二月推出的《我的上海天菜》是《焢肉遇見你》續作,描繪《焢》劇女主角、由演員陳品伶飾演的女強人律師的未來,描繪她到了上海後,遇見鮮肉天菜,讓故事繼續下去。這次的製作亦與韓國導演成烈錫、編舞金敬用與歌唱指導金仁馨合作,並邀來歌手龔言脩出飾鮮肉天菜一角。並推出特別的行銷手法,舉辦「限時預見會」讓演員與部分歌曲、情節「親密地」預先遇見觀眾。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林品任與長榮交響樂團「冬遊俄羅斯」 漫步北國的華麗與深沉

時至冬日,在跨年之前,長榮交響樂團以俄羅斯出品的精采樂章,帶領樂迷領略北國的多彩風貌。「冬遊俄羅斯」音樂會由莊文貞指揮,邀來小提琴家林品任演繹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另也將演出俄國音樂之父葛令卡的《盧斯蘭與魯蜜拉》序曲與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交響曲,音符將帶著樂迷,在這一夜漫步俄羅斯的華麗與深沉。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真,她媽的!》探討性別暴力 劇場裡、劇場外 等待業力引爆的那一天

每次的女性受暴事件都不會隨著破案或判決而完結,只是再次牽動盤根錯節的社會體制;其中的權力關係,有意無意地揭露,卻始終無法根絕。這也促使了西班牙演員雅妮絲.馬特斯與跨域藝術家奎姆.塔利達投入議題研究,這次他們親身經歷十四天隔離與十多小時飛行航程來台,帶來針對此議題的獨角戲《真,她媽的!》,傳遞訊息給台北觀眾,盼望能將議題討論延伸至劇場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