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田孝慈、鄭皓、蘇品文的《微舞作》 「神話」為題 掘探生命當下

今年「舞蹈秋天」的《微舞作》,由鄭皓、蘇品文、田孝慈擔綱上陣,這回的命題是「神話」,三位新生代編舞家各自從自身體驗取徑:鄭皓的《觸底的形色》從近年的生命低潮狀態,發展為對於量子力學和測不準原理的思考;作為性別研究者、女性主義倡議者的蘇品文,則希望讓觀者在《嗯哼》閱讀到女人與性的關係;田孝慈則以《清醒夢》作為個人創作階段性的回顧,質疑僵固的慣常。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長弓舞蹈劇場《BOUT》 這一回合,是他們兄弟的事

由張堅豪等四兄弟組成的長弓舞蹈劇場,繼二○一七年邀請以色列編舞家Eyal Dadon編創從四兄弟的童年發想的《Bon 4 Bon》後,今年推出的新作《BOUT》則是由大哥張堅豪編創,透過「拳擊」概念,將兄弟間成長過程中的碰撞衝突搬上舞台╱擂台,讓每一次「出拳」都包藏著手足間不言自明的「對話」。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朱宗慶打擊樂團《泥巴》 把家鄉泥土 捏塑成動人擊樂劇場

在首度結合打擊樂與京劇元素、以擊樂劇場《木蘭》成功開創跨界新視界後,朱宗慶打擊樂團在二○一九年再度出擊,讓打擊樂和陶瓷工藝相互共鳴,推出新作《泥巴》作為年度壓軸。朱團以陶藝企業家林光清為素材,在劇中塑造了主角「泥巴」,一個愛做夢的孩子,在樂聲裡他幻想、創造,也鋪陳與陶藝間的關聯,為家鄉點綴繽紛聲響、也在窯燒中彩繪絢爛人生。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2019大稻埕國際藝術節 透過藝術家視野 打開在地文化想像

從二○一五年開始的大稻埕國際藝術節,以民間自發舉辦為口號,並逐步反思「對外連結」與「在地連結」,以及多元性的呈現。二○一九年除延續過去的活動,更將「街區共同策展」視為重頭戲,落實「民間發起」的意義。其中的社區劇場《洗頭:跟我說一個故事》,不僅是在地經驗的體現,更是通過日常行為去建構劇場的可能性。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舞蹈空間×島崎徹《舞力》 原住民音樂、搖滾樂入舞 展現純粹更添人味

今年慶祝創立卅周年的舞蹈空間舞團,於九月底以日本編舞家島崎徹的三支舞作揭開「舞空30」的序幕。三支舞作分別是《零極限》、《南之頌 》及《瞬舞力》,前者將由島崎明星舞者舞團來台演繹,後二者則分別以台灣原住民音樂與西方搖滾樂入舞,讓觀眾看到編舞家如何呈現幽雅流暢的身體與豐富的音樂性。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鄧樹榮形體劇場《馬克白的悲劇》 和當代社會對話 反映香港處境

被譽為「香港最具才華的劇場導演之一」的鄧樹榮,以「形體劇場」的初始表演語彙自成一家。此次帶來台灣的《馬克白的悲劇》,是對莎劇的二度創作,從中和當代社會對話,並挖掘人性不同的面向。在每次演出中帶來不同嘗試的他,此次將會有何新意,值得期待。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春河劇團《大家安靜30》 英國戰後荒誕喜劇 再次引爆豈容安靜

卅年後,郎祖筠集合過去的同學、學長姐與學弟妹,演出當年的畢業製作,圓在四年前的同學會上談論的夢想。《大家安靜30》不只是經典喜劇重製,更嘗試用質樸、紮實的表演功力讓觀眾看見劇本的力度和過往呈現的不同風格,也檢視著這群已在各領域發光發熱的同窗們的成長。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自《十二怒漢》奪胎換骨 《十二》的探問 自由會不會是一場幻覺?

青年導演張凱福,幾年前的畢業製作以經典劇本《十二怒漢》為出發點,自此不斷思考還能如何與群眾對話,並將這幾年的想法與經驗匯聚成全新製作《十二》,與編劇張敦智搭擋,保留《十二怒漢》的陪審團原型,全面改寫內容,使其更靠近台灣文化。劇中以死刑議題,探問在民主社會裡,我們所謂的自由究竟是個人意志的展現,還是幻象一場?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畢契科夫領軍造訪 百年名團新任指揮 捷克愛樂亞洲首站獻演

創團至今一百廿三年的捷克愛樂管弦樂團可說是捷克音樂的代言人,曾與德弗札克、馬勒、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等音樂大師同台演出,是現今少數能強調音樂的表現力與純粹性、保有歐洲傳統風味的樂團之一。這次訪台,由新任音樂總監畢契科夫領軍,台灣正是亞洲巡迴的第一站,並邀請柏林愛樂現任首席樫本大進同台演出,加上精選曲目,可說是難得的聆賞機會。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改編自徐訏名作的室內歌劇 陳慶恩《鬼戀》 迷離意境中演繹跨時空哲思

一九三七年發表的短篇小說《鬼戀》,是文學家徐訏的經典之作,曾多次被改編為電影與舞台劇,二○一八年由作曲家陳慶恩與編劇意珩以室內歌劇形式搬上舞台,重新詮釋滄桑變幻的「人鬼戀」中的清麗奇詭,帶領觀眾一同走進「鬼」的世界,去感受此份無以復加的悵惘之情。《鬼戀》將在九月底來台演出,令人期待作曲家在「文本」與「音樂」間梳理出的創作脈絡與戲劇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