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當音樂節作為恆久的紀念式 綜評韓國「2019統營國際音樂節」

創立於二○○二年的「統營國際音樂節」,是為了紀念出生於此地的作曲家尹伊桑而設,在德國歌德學院的支持下,音樂節結合國際大賽、學院樂團、推廣教育、青年作曲家培育計畫等,成功打造出亞洲最重要的當代音樂重鎮。今年音樂節的主題是「命運」,以尹伊桑、兩位駐節作曲家為經、管絃樂團、室內樂、獨奏獨唱等為緯,再置入韓國音樂家與外籍音樂家的各種組合,交織成極為多元的音樂節節目。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抽象與具象的對峙 評細川俊夫《二人靜:海中少女》

單就音樂和演員,《二人靜》已是一齣標竿性的當代歌劇,當然加上舞美設計能夠讓「歌劇」更完整,然而當代音樂最迷人之處,即來自抽象的美以及抽象帶給觀者的想像空間,可惜原本應該讓這齣歌劇更完整的設計,反而是最顯著的敗筆,期待未來能看到真正與細川俊夫音樂美學產生共鳴的舞美設計。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不斷變動,航向宇宙與永恆 美國編舞家梅格.史都華作品《持久耐用》

活躍於歐陸舞蹈界的美國編舞家梅格.史都華,其二○一二年創作的作品《持久耐用》於今年三月下旬在巴黎Nanterre-Amandiers劇院演出,這是史都華在舞作中使用了約十五首「改變」音樂史的經典作品,由此出發來思考永恆和變動的生命哲學。作品把一個個不同的放大鏡視角下的世界放在舞台上,就像一次透過不同時代經典音樂,帶領之下的時空旅程,同時既科幻更是幽默詼諧。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科幻中的哲學 穿越時空的末日體驗 法國編舞家嘉愛爾.布爾日作品《你所見到的》

長於穿梭藝術影像與時空對話的法國編舞家嘉愛爾.布爾日,去年底發表的新作《你所見到的》受聖約翰的《啟示錄》圖像和法國科幻經典《堤》啟發,藉由舞蹈動作、姿態、身體,帶著觀眾重新思考這些我們「似乎」都認識,充斥在文化敘事當中的既定符碼,重新閱讀《啟示錄》世界末日的亙古命題。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劇場影像化」的趨勢與危機 歐陸新世代創作者的鬼才之作:《JR》與《女性復仇三部曲》

比利時創意天團FC Bergman與瑞士當紅青年導演史東Simon Stone分別以JR和《女性復仇三部曲》La Trilogie de la vengeance展現高超的敘事技法,但也讓人感受到「劇場影像化」的危機。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跨傳統與文化的霸氣 情感與典範的搏鬥 吳興國與韓國國家唱劇團的《霸王別姬》

以結合京劇與跨文化經典聞名的導演吳興國,應韓國國家唱劇團之邀,為該團執導結合京劇與韓國傳統說唱藝術「板索里」的《霸王別姬》,並於四月初在首爾進行首演。為了演出,唱劇演員鍛鍊了兩個月的京劇基本功,在劇中也有不少京劇程式肢體的呈現,但是否能與原本情感流暢的「板索里」合拍?這中間的「跨文化衝擊」,值得玩味。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擺脫規約挑戰界限 追求時代共鳴 韓國樂團Jambinai的跨境之路

二○○九年創團的Jambinai,是由三位韓國國樂科班出身的音樂家李逸雨、金寶美與沈恩用所創立,為了能與為數更多、音樂取向更多元的聽眾近距離交流,他們找來貝斯手俞炳求和鼓手崔宰赫擔任客席樂手,開始實驗新的創作模式。耕耘迄今十年,他們的努力已見成績,跨界專輯頗受肯定,受邀至國際各音樂節、平昌冬奧閉幕式等場合演出。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超越種族的創作,還是自我辯護? 羅伯.勒帕吉與陽光劇團的《Kanata首部曲:爭議》

因為先前的抗議,加拿大導演勒帕吉與法國陽光劇團的首度合作作品Kanata差點因北美製作方的撤資而胎死腹中,但在陽光劇團藝術總監莫虛金的堅持下,改名為《Kanata首部曲:爭議》在去年十二月底首演。不同於最初橫跨十九至廿一世紀的時代三部曲,《Kanata首部曲:爭議》將時空背景設定於近代,並採用多線敘事描繪族群共生的現象,以及弱勢族群的處境。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人工智慧的愚蠢舞蹈 朱利安.佩維厄的舞蹈影片

早期以概念性行為藝術作品聞名的法國藝術家佩維厄,近年來走向舞蹈編創與創作舞蹈影片,並與當代科技與媒體現況進行對話。佩維厄的編舞靈感來自動作考古學,也就是對技術動作手勢的收集研究,破譯過程背後的意義層次,通過舞蹈語彙,來研究數位技術隱藏的社會學面向。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逃脫舊的籠子、新的標籤 瑞士編舞家巴赫柴特希斯新作《脫逃行為》

編舞家巴赫柴特希斯的新作《脫逃行為》二月中在巴黎龐畢度中心演出,在此作品中,巴赫柴特希斯試圖擺脫陳舊定型的性別規範,透過Voguing舞蹈中誇張的女性化動作,YouTube上真真假假的舞蹈教學影片及藝術家希勒姆爾對 Triadische 芭蕾舞形式的處理,用這些舞蹈語彙來質疑身體存在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