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北京

北京國家大劇院院長換人 十年功績如何後繼?

在北京通州區台湖鎮的北京國家大劇院舞美基地已於今年五月啟用。 (網路翻攝重製)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擔任了十一年北京國家大劇院院長的陳平,於五月初退休,擔任首任院長的他當年以北京市東城區區長的身分接任,雖非表演藝術專業出身,在經營國家大劇院的十一年中,透過自製一定質量的院藏劇目,可說是夯實了這塊國家級劇院的招牌。這個職位今由現任北京副市長王寧接任,卻未對外表示未來的經營理念,北京國家大劇院將怎麼發展,令人關注。

五月三日,北京國家大劇院院長陳平屆齡退休,由現任北京副市長王寧接任。相對於四月初德國柏林人民劇院院長的去職風波,以及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台灣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北中南三館的藝術總監人選在藝文圈被熱烈議論的情況,甚至去年底天津大劇院原委託經營單位被急速撤換所引起的軒然大波,北京國家大劇院新舊任院長的交接,並沒有引發任何驚、喜或憂的議論,甚至圈內的私下討論也很少,似乎這件事與北京人或是全國關心演藝產業的人來說沒有任何衝擊或影響,大劇院院長只是一個職位(或官位),換個領導,事不關己,也不關產業發展。但是國家大劇院作為中國大陸最重要的表演場館,新任院長並沒有提到未來的經營理念,甚至是否蕭規曹隨都不見透露,確實有點詭異。

夯實了這塊國家級劇院的招牌

北京國家大劇院原本就被設定為國家級的表演場館,在行政上本應直屬文化部,卻不知緣由地被歸屬於北京市政府。二○○七年,首任院長陳平以北京市東城區區長的身分接任此職,雖然並非表演藝術專業出身,院長也不等同於藝術總監,但在經營國家大劇院的十一年中,算是夯實了這塊國家級劇院的招牌。

陳平最大功績在於抓對了方向:自製院藏劇目,到今年七月份為止,大劇院開幕十年,總共自製了包含歌劇、舞劇、話劇、京劇等形式的八十部作品,其中原創的有十四部歌劇、三部話劇、三部新編京劇和兩部舞劇。這個數量是驚人的,全世界少有劇院(包括百年劇院)能夠擁有八十部院藏劇目的,陳平十年就做到了。在中國擁有自製能力的劇院極少,除非是國有院團的劇院如北京人藝的首都劇場、中國國家話劇院的國話劇場等,因為沒有人才、經費,做不到。國家大劇院自然擁有別的劇院所沒有的政府資源,甚至在北京東邊的通州(現在北京市政府所在地)建了近兩萬坪的國家大劇院舞美基地,包含一個與大劇院同樣規格的舞台,集排練、預演、設計製作、倉儲於一體,可同時容納四百人進行排練創作,今年五月啟用。

過往輝煌,更期待未來

自製節目使得國家大劇院與中國其他劇院拉開了等級,真正成為世界一流劇院。每一個館藏節目在首演時確實都引起了大眾的注意,票房也都不錯,但問題是這些節目是否成功、是否能成為一演再演的保留劇目,仍然要看它們的生命力,也就是在未來演出的場次及上座率。就這一點而言,很多人持保留的態度,尤其是院藏節目中最大宗的五十七部歌劇,其中四十二部是與國外歌劇院合作重製的西方經典歌劇,十五部原創中文歌劇(包含兩部兒童劇)。受經濟因素影響,歌劇的製作在歐美已見式微,而西方歌劇這種形式是否適合中國始終處於辯證之中,事實也顯示國家大劇院製作的中文原創歌劇失敗的居多(內容與形式都是原因),但或許是在藝術上想要展現大國與強國的實力,歌劇是不可繞過的,國家大劇院熱中於歌劇製作,確實也吸來歐美各大劇院的合作,對強化中國藝術實力的形象確實有幫助。上海正在興建,二○一九至二○年間將投入使用的兩座地標式歌劇院,一屬上海歌劇院,一屬上海音樂學院,都將是以自製歌劇為主的場館,這是展現藝術強國形象又一明證。

或許陳平在國家大劇院任上十一年的成績無可超越,所有的數字都是漂亮的,包括票房盈收,加上大家津津樂道的他事必躬親,7-11式的獻身於工作的狀態,後繼者無以繼之可以想見,新任院長或許也是因此而無話可說。但一個重要的文化設施不能只看重節目是否高大上,不能只著重自身的經營結果,對藝術家、對觀眾的服務是否到位?對於藝術創作有沒有盡到激勵與扶持的功能?對整個藝文生態有沒有起到積極的影響?這些才是劇院不可忽略的自帶使命。北京國家大劇院的未來雖因繼任者而不被期待,但以這個劇院的重要性,仍然值得關注。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7/16 至 07/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7期 / 2018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7期 / 2018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