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藝評 Review

我們都走在以愛為名的道路上,各自徬徨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導演試圖透過《小三與小王》重新形塑「家」的樣貌;試圖在宗教反對浪潮與同志婚姻平權的兩造間找到平衡,然而他所重塑的只局限於一廂情願的劇場式「寓言」(所有的衝突與不完美終將歸於美好!)而他所留下的美好結局,卻只能是對立兩灶間不可能達成的「神話」。

全民大劇團《小三與小王》

2017/11/3~5  台北城市舞台

全民大劇團二○一七年的最新舞台劇《小三與小王》,劇情描述了劉三蓮(嚴藝文飾)在丈夫宋正遠(單承矩飾)死後,發現保險收益人竟被改成陌生男子Jacky(邱澤飾)。於是三蓮找上Jacky大罵他是「小王」,卻從對方口中得知自己才是「小三」,一場關於「愛情主權」與保險受益人分配的爭霸戰就此展開……

燈光舞台設計出色  加分不少

這次的《小三與小王》可說是全民大劇團較有深度的作品,舞台設計黎仕祺將整部戲的重點場景:諮商室,設計在舞台的正中央,他讓演員穿梭在其他場景的同時,就如同進入了諮商室;由是,諮商師鄧醫師(張靜之飾)在這齣戲劇裡便成了說書人般的靈魂人物。而黎仕祺更將劇裡屬於關於回憶的部分,架高置放於二樓的舞台上,他讓整個屬於回憶的舞台部分被壓得細長,既像電影、又像畫軸,如同漫長的人生卷軸般地呈現在觀眾的面前。而白樺樹的舞台裝置,則象徵了愛情的信念,角色逡巡其間,便如同在愛裡尋找自身的價值與定位。簡立人的燈光設計也為《小三與小王》加分不少,整齣戲的氛圍營造燈光設計實是功不可沒。

演員的部分,嚴藝文與楊麗音強大的戲劇氣場無庸置疑,然而,張靜之這次的演出也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她沉著內斂地將諮商師這個重要角色詮釋得恰如其分。最讓人為之驚豔的則是第一次演出舞台劇的邱澤!無論是面對嚴藝文或是楊麗音,邱澤完全沒有處於弱勢的狀態,而且能精準呈現了角色該有的性格與狀態,這對一個「舞台劇新人」來說是非常令人讚賞的。而邱澤也為了角色勤練操槍轉過百圈,他為角色背後所做的努力也是值得效仿的。

上半場結束滿懷期待  卻流於薄弱結尾

《小三與小王》若真要說有什麼能夠更好的地方,那可能要算是編劇的力度不夠強大。編劇呂蒔媛先在上半場為觀眾畫下了一個很好的「期待」:節奏明快的劇情、角色間各自獨白帶出故事裡的情感糾葛、看似要收尾在兩位要角的劍拔弩張中,卻從中插入了一位轉折性的母親角色(楊麗音飾),讓觀眾期待著下半場這場「未亡人權益」的爭奪戰該如何收場。然而,這樣的「期待」卻在下半場開演後,從Jack借高利貸為宋正遠治病開始、而後是劉三蓮與Jack的酒後談心、直至劇末Jack母親身為一個基督教徒對Jack的愛與包容……一步步灑狗血似的劇情,逐漸散失掉真實人生的「焦距」,而讓結尾的力度薄弱。於是,在看似盛大的儀隊操演中,留下的卻只有空洞的美好與假象……

編導謝念祖表示:「該劇摻有李安電影《喜宴》的味道,沒有要批判和責難任何人,只想在喜劇氛圍中詮釋『愛裡的遺憾』,給觀眾留下感動與溫暖。」導演試圖透過《小三與小王》重新形塑「家」的樣貌;試圖在宗教反對浪潮與同志婚姻平權的兩造間找到平衡,然而他所重塑的只局限於一廂情願的劇場式「寓言」(所有的衝突與不完美終將歸於美好!)而他所留下的美好結局,卻只能是對立兩灶間不可能達成的「神話」。

希望,是美好的,但一廂情願的濫情就削弱了角色內在本可發展的強度,這是《小三與小王》稍嫌可惜之處。

也許,我們都走在以愛為名的道路上,無論是等愛、求愛、還是分享愛——但願,我們都能在愛裡,沒有遺憾……

【本單元徵稿啟事】

為培育發掘華文地區表演藝術類評論人才,本刊以公開方式徵求表演藝術類評論,入選者即可於本單元刊出。徵求評論之條件如下:所評論的作品須在台灣演出,並於首演起兩個月內投稿有效,投稿作品必須為首次發表文章,包含不曾公開於平面媒體或電子(包括網路網站、部落格、BBS站、Facebook等)發表,每篇字數1,200字。入選刊登作品可獲獎金NT$2,400元。投稿評論文章請e-mail至mag13@mail.npac-ntch.org信箱,主旨標示「新銳藝評」投稿,並註明真實姓名、地址、電話。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1期 / 2018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1期 / 2018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