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觀念與實戰經驗分享 為青少年打造戲劇空間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青少年劇場」國際論壇側記

論壇上午場現場。 (周嘉慧 攝影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兩廳院以國際論壇「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青少年劇場」,作為今年新點子劇展「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系列活動壓軸;延續三檔演出積累之人氣與環境討論聲量,邀集國內外第一線藝文人士、台灣政務代表與學界三方,聚焦「青少年劇場」的現狀、過去發展與未來可能,共同探討在此細緻分齡下的群體,於劇場所能經驗的各種可能與未來性。

五月底舉行的「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青少年劇場」國際論壇過程時間緊湊,各主講人角度或異或同,交織繽紛頗為精采,與會觀眾多為劇場與青少年教育相關從事人員,會後問答保留卅分鐘尚不敷使用,足見大眾對此一議題關注度已逐步提升。當日論壇上午場於戲劇院四樓交誼廳揭幕,由兩廳院節目暨行銷部經理施馨媛與策展人耿一偉共同開場,施表示,兩廳院陪伴台灣表演藝術界近卅年,但對青少年領域卻相對陌生,期待兩廳院新點子劇展能發揮拋磚引玉功能,開啟討論先機。

什麼是青少年劇場?  還有它的存在意義

策展人耿一偉說明「青少年劇場」包含兩種意涵,一為「讓青少年來做戲」(Youth Theater),一為「做戲給青少年看」(Theater for young audience) 而,「青少年」此名詞本身即為一複雜概念,面對如此龐大議題,需要來自各界不同的聲音討論。

法國鳳凰劇院(Le Phenix)總監Romaric Daurier率先以「為何青少年劇場必須存在」為題,提出八個理由:

一,培養對多元價值的同理心。

二,轉化數位知識、實踐生活感知。

三,鼓勵勇於提問與發聲。

四,提供表述與被眾人肯定的場域。

五,劇場關懷對象包含家庭成員。

六,成為檢驗社會現象與議題的實驗室。

七,在多元族群友善方面(註1),提供典範。

八,是一個讓青少年與同儕、家人、陌生人一同緊密聯繫、一同歡笑與感受驚喜的地方。

他舉鳳凰劇院的「幸福遊戲」計畫(Gachette du Bonheur)為例,青少年由自身經驗出發,發展出戲劇演出:眾人審訊般直排端坐,輪流以槍型玩具射破頭部旁的氣球,氣球內含紙條,演員必須誠懇如實地對觀眾說明自己對提問內容的情緒、困境與喜悅,演出在平鋪直述中穿插劇場元素點綴,對參與的青少年、觀戲的親友都是難以取代的生命經驗與情感交流。

法國鳳凰劇院總監Romaric Daurier (周嘉慧 攝影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德國法蘭克福劇團藝術總監暨Starke Stücke青少年國際戲劇節總監Susanne Freiling以提問「劇場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是什麼?」,回推其執行多年的藝術節實戰經驗。劇場對從未接觸過的青少年而言,毫無吸引力可言:與其他類型興趣相比,劇場一點都「不酷」!因此需要創造誘因,如:家人朋友的參與演出、上台發表意見的機會、實際參與表演等,激發青少年主動踏入劇場的熱情。而劇場在數位化體驗成為主要交流方式的時代,仍具有不可取代的特殊價值,它能引發超越生活經驗的想像,並創造與他人共享情感的場域。

兩位國際講者分享的青少年劇場場館多為一百廿到一百五十的中小型劇場,也引發後續問答裡,觀眾對於台灣劇場硬體環境的期待,與今日台灣大型劇院太多但團隊無力支應的困境。

台灣主場的資源問題,教育或是藝術?

下半場為台灣生態鏈主場,由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嘉義表演藝術中心主任張世杰、政務代表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司長張惠君,與教育部師資培育及藝術教育司副司長李毓娟分享。劉怡汝提及兩廳院過去在十三至廿二歲此一年齡區間提供的觀戲選項較為缺乏,多以活動類型補足,如「運動你的藝術」與近期的類密室逃脫活動《不願讓你一個人》,今年也首度以「青少年劇場」進行策展系列規劃,並持續安排各式觸及劇場藝術的途徑,如駐館藝術家參與學校創作計畫等,試圖多方位補足此一群體的藝術體驗。她認為藝術參與對於青少年群體應是過程而非目的,希望讓劇場藝術成為青少年「培力」(empowerment)管道,協助建立自身觀點、應對世界。

嘉義表演藝術中心主任張世杰則以嘉義在地青少年戲劇計畫「藝把青」與「雲嘉嘉營劇場連線」現況為例,具體表述在部分政府資源扶持下,場館攜手在地劇團深入校園第一線執行成果,與環境上面對的困境。文化藝發司長張惠君則正向回應,過去文化部以點狀方式達成許多藝術政蹟,但卻因缺乏主體脈絡,造成點狀分布,不夠有力;近年因應性平議題發展,逐漸著眼社會弱勢族群處境,包含女性、兒童等群體感受,因而開始推動「青少年劇場」。目前文化部計畫由縣市場館「文化中心」分出部分資源,也攜手教育部共同推動「育教於藝」計畫,期望從制度與觀念逐步改變,在補充資源外,也提高教學上的動力,並以制度面的改造,喚起家長對於藝術參與的認可,張惠君呼籲藝文界各方踴躍表達需求,「政府是為大家的需求而存在」,如何讓劇場像手機一樣自然進入青少年的生活,是政務單位努力的目標。

教育部藝教司副司長李毓娟提到,目前教育部調整課綱,從師資培育與藝術教育兩方面著手,並與英國文化協會合作TIE(Theater in Education)教育劇場計畫“Smash”,帶領學生進行議題討論,如學生關心的霸凌與兩性問題等;也成立「藝拍即合」,強化中央、地方與學校連結,引進民間資源,以達成提升行政主管的藝術美感素養目的。耿一偉認為藝文課程最需要普及的群體應該是學校主管階層,中央或許可發明獎項與競賽,將有效刺激校園實施藝術教育。

論壇問答時間聽眾參與踴躍,率先分享的王女士希望能促進劇場與其他產業的合作,劇場若長期只靠政府單一金援支持,難以長久經營。高三學生王同學則提問,為何藝術需要被「教導」,而非與青少年一起「討論」或「溝通」?並也認為影音製作的普遍、方便與低入門成本,數位媒材勢必「完勝」劇場。主講人們針對此皆發表看法,以耿一偉最為一針見血,他以高中學生感興趣的戀愛舉例,提出「虛擬牽手沒有真實牽手好」回應;Freiling跟張惠君也討論對於全世界「分齡現象」,人們對於年齡的想像,是否反過來局限了溝通的形式?

布袋戲老師黃僑偉與宜蘭文化局承辦人則分別提出對政府硬軟體的建議,包含增設中小型劇場而非閒置大型劇場、促進地方政務單位彼此藝文資源交流場域等等。有藝術工作者分享深刻見解,認為數位的確完勝,但劇場不需要也不必要贏過數位媒體,數位媒體在青少年孤獨的時刻得以給予及時的支持,在成長過程中有正面幫助,與青少年接觸人群並不相牴觸;台灣目前仍是以「教育」觀點處理青少年劇場,但成人有時候更可以從孩子身上學習,這樣的互動應該是雙向的。耿一偉以Punchdrunk(註2)製作公司在倫敦新推出的兒童劇目Small Wonders賣票規定回應——觀眾無法單獨買票,必須一個大人搭配一個小孩才得以獲取入場券,此形式可供參考。耿並補充,青少年無法社會化,很大的原因是無法區隔「自我」跟角色扮演之間的關係,因此覺得大人虛偽,並不知道這是身為成人必須掌握的社會化能力,所以如何取得雙向理解非常重要,也是青少年劇場能所作為之處。

台灣生態鏈主場分享 (周嘉慧 攝影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在家鄉深耕、植樹  灌溉嘉義的戲劇小草

下午場的論壇地點則改至音樂廳地下一樓排練場,在相較於上午場顯得較親密的空間裡,由劇作家、也是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王友輝擔任主持人,並邀請了三位長年在青少年劇場領域「實戰」的創作者們——阮劇團的汪兆謙、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的余浩瑋、影響.新劇場的呂毅新,同台分享彼此經驗。

汪兆謙首先表示,自己當年在有如「文化沙漠」的嘉義長大,受惠於九○年代由吳靜吉博士啟動的青少年戲劇推廣計畫和戲劇競賽「超級蘭陵王」,自己才能在就讀自己嘉義高中時,有機會參加因其計畫而成立的學校戲劇社團,也從一個喜歡打籃球的青少年,變成了對於戲劇熱中喜愛,終至「廢寢忘食」,並前往就讀臺北藝術大學,成為了專業的戲劇工作者。他與同是嘉義出生的戲劇系同學們,在大學期間就往返於嘉義和台北之間,成立阮劇團並擔任高中戲劇指導老師,帶領嘉義的五所高中社團。

十二年前,位於民雄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正式啟用,汪兆謙與阮劇團的核心團員們,也正苦於校園內舉辦「成果發表」的狀態總不如預期——戲劇演出與其他社團的表演方式不盡相同,若未能有完整的場地使用時間,即使花再多時間排戲,也沒辦法解決實際發生在劇場內的技術問題——校內的戲劇社成果展,「孩子們當然都很High,但我們覺得這樣根本不行。」既然嘉義有了正式且專業的現代劇場,汪兆謙便覺「機不可失」,於是寫了一份「離經叛道」的企畫申請書:「八十個參演人員,裡面只有我們五個成年人,剩下全部都是高中生。」幸虧嘉義表演藝術中心也以「打開劇場」的精神,同意讓嘉義的戲劇社團使用場地,於二○○九正式開啟了聯合的高中戲劇節,那便是至今已十年的「草草藝術節」開端。

汪兆謙也分享,當時自己還是個廿出頭的青年,看見那些跟自己沒差幾歲、平常一副「小屁孩」模樣的學生,一進到劇場時,每個人眼神都變了,當青少年「實際參與戲劇,這裡帶給他的觸動和渲染力是很高的,會完全改變一個人的生命。連我自己都覺得很震撼,就覺得一定要繼續做下去。」直至今日,草草戲劇節保持從創作、排練到演出的高中生戲劇節目,也加入影展策劃的部分,讓青少年自己下去組織屬於他們的節目內容;同時邀請來自台灣各地,甚至包括鄰近國家的專業表演創作者一起參與藝術節。「我們每年都會在園區裡,一起種一棵樹,」汪兆謙說,成長「不是一個割禮、這不是結束」,一切是從這裡出發的。

盡力陪伴青少年  邀老師來一起共學共玩

而過去曾是中輟生的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盟主余浩瑋,則分享了他的觀察:「我發現不管哪個階層、什麼領域的人,看見『青少年』都好像看見『外星人』一樣,不知道怎麼跟他們相處。」尤其當「外星人」的情緒來臨時,更容易束手無策,他笑說,大家可以參考史匹柏的電影《E.T.》,「怎麼去跟『外星人』建立夥伴關係。」青藝盟的做法是:溝通、理解、陪伴,「最簡單但也最困難。」余浩瑋也分享他對於自己和夥伴的約束,「不要站得比他們高,不要教育、不要示範,不要幫他們『代言』。」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所分享的關鍵字「主體性」:一切的主體便是青少年。「藝術的價值和功能,可以在青少年身上發生的作用,是超乎我們想像的。我們要一起想辦法、共同思考該怎麼合作,再一起去實踐。這對他們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成長經驗。」

近年固定與台南市文化局合作推出「十六歲小戲節」的影響.新劇場藝術總監呂毅新,曾是汪兆謙在進入嘉義高中就讀前,就在該校駐點的戲劇老師,她聽著前者分享的經驗,也表示這一切「是很享受的。你當初是一個喜歡戲劇的人、你播下了戲劇種子,會長成什麼樣子你也不知道,其實不管長成什麼樣我也都OK。」更開心的是,種子茁壯成了大樹,並庇蔭、廣納著更多樹苗繼續成長。呂毅新認為,兒童劇團專做兒童劇、成人劇團專做成人劇,其實可以不需要分這麼開,「應該要是一貫的」,於是她所帶領的影響.新劇場每年都有不論兒童、青少年及成人皆能參與觀賞的劇目,此外,她也試圖打破大家對於兒童、青少年劇場的印象,譬如結合音樂、藝陣、武術等其他領域、元素,或打破劇場空間的表演形式。除了青少年以外,劇團在實戰經驗中也發現,學校老師是最好的盟友:「他們是最靠近孩子的。」最了解,甚至也最知道哪些孩子會喜歡與需要戲劇的力量。於是,呂毅新也開始募集教師們一同參與,邀請老師來和青少年「共學」,一來一往之間,彼此都能看見對方在教學關係之外的另一種樣貌。

註:

  1. 原文“inclusion community”意為對所有群體友善的社群,包含移民、身心障礙者、弱勢族群等等。
  2. 英國著名的製作公司,以沉浸式戲劇Sleep No More聞名。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7期 / 2018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7期 / 2018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