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哈囉!你參與了嗎?╱藝術家說

邀你出資玩遊戲 然後在真實人生發酵 訪《金錢眾議院》導演賽斯.漢諾

《金錢眾議院》導演賽斯.漢諾 (© Seth Honnor 2018臺北藝術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英國劇團「克萊德製作」將在八月下旬帶來形式特別的《金錢眾議院》,透過出資參與的遊戲模式,讓觀眾成為「眾議院」中的決策參與者。導演賽斯.漢諾將這個原為電視台設計的提案轉化為現場演出,邀請觀眾一起參與,一起完成作品,讓過程中所經歷的在真實人生繼續發酵。

2018臺北藝術節《金錢眾議院》

8/25~26  14:30   8/25  19:30

臺北市中山堂光復廳

INFO  02-25997973轉329

希臘文的「美麗(kalos)」與「形式(eidos)」加起來,成了「克萊德製作(Kaleider)」。事實上,這名字同時來自創始人賽斯.漢諾(Seth Honnor)多年前未付諸執行的計畫名稱「Collider」(與Kaldier同音),代表著讓各路人馬齊聚一堂的企圖。

「現場性(liveness)」與「在一起(togetherness)」向來是這個團隊創作最重要的精神,不只是演員觀眾共同經歷的當下,還象徵著團隊如何號召各界藝術家、科學家、研究人員與技術人員等「有趣的人們」在此空間聚集,正如克萊德製作也提供場地接受藝術家駐村申請,讓機構成為「認識人」的好地方,一起玩出新東西,在彼此交集中積極回應氣候變遷、自然浩劫等當前世界所面臨的嚴峻議題。

#金錢決策

俗話說「錢要花在刀口上」,但當一群人共同擁有一筆錢時,要如何決定怎樣才是花在刀口上呢?賽斯.漢諾向來對金錢分配制度深感興趣,如其所言:「我們常見的制度是由一人決策,但我更好奇若脫離傳統權力結構,由一群人共同在場,從討論到達成共識會是什麼樣的過程?」

懷抱這樣的念頭,賽斯在家人建議下決定向電視台提案,於是找來十八名友人,在未預設任何規則的前提下,讓眾人各自交出十英鎊,花了三小時把這金錢遊戲「玩」出來。回憶起那次體驗,賽斯說:「對他們來說是個挑戰,對我來說則是個震撼。」可惜與電視台接洽過程並不順遂,製作人想要強勢掌控節目方向,賽斯認為與其毀在製作人手中,不如自己設計一場現場演出,更能掌握遊戲的精神,而有了二○一三年首演的《金錢眾議院》。

在遊戲過程中,除一旁觀看的「見證人(witness)」外,還有花錢進場的「玩家(player)」,在兩位主持人的協助下進行討論。無論最終決定為何,主辦方對這筆錢不負任何責任。關於錢的去向,賽斯則笑著回答:「我猜大多數情況都有遵守協議吧,只是有時在現實考量下無法執行,只好將難題從遊戲中帶回現實面,在他們的人生中繼續發酵。」

《金錢眾議院》雪梨演出現場。 (© Prudence Upton 2018臺北藝術節 提供)

#空間

你可曾想過,是在什麼樣的地方,有一群你並不認識的人代表你的立場,替你決定與社會、文化相關的事務?對大多數「玩家」來說,《金錢眾議院》提供的“bonus”,是讓我們得以走進諸如議會、市政廳這般與我們切身相關卻少有機會涉足之處,在宏偉建築中體驗「決策」的真實感受。當然,有時不得已,還是得將演出安排至雪梨歌劇院、天津大劇院等劇場空間,然只要情況許可,具有政治意涵的場域永遠是賽斯的第一選擇:「相較於那些『選擇進劇場看演出的觀眾』,我更想在真實世界中撼動人們的日常生活;有時劇場觀眾(我們其實也是)早做好接受挑戰的心理準備,因為我們太清楚在舞台上的一切都是虛構的,而這種『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觀眾心理,是我在創作中極力避免的——我更想做的,是暫時借用周遭的『真實』,讓觀眾完全浸淫其中。」

事實上,「空間」一向是克萊德製作不斷實驗的概念,如近作《小豬》PIG(暫譯)選擇在城市公共空間置放一只透明的巨型小豬撲滿,裡面告示寫著:「這是一筆共享基金,歡迎自由樂捐,一旦眾人達成共識,便可打開撲滿依協議運用此基金」(This is a community fund. You can contribute to it if you like, and when you’ve agreed how to spend it you can open me and spend it.), 藉此公共空間突顯金錢決策的(不)透明性。至於這次《金錢眾議院》則來到見證多次歷史時刻的中山堂,賽斯也希望台灣觀眾能在金錢遊戲的決策過程中,喚醒屬於建物的記憶。

#遊戲

賽斯在訪問中曾表示他最不喜歡戲落幕的鼓掌時刻,因為鼓掌這件事對觀眾來說,像是「好的,在你(藝術家)與我(觀眾)之間的合約已經完成了,我們現在同意這一切可以結束了。」這或許也是他以「遊戲」形容《金錢眾議院》的原因之一。

他真正在意的,是邀請觀眾一起參與,一起完成作品,讓過程中所經歷的在真實人生繼續發酵。然而,遊戲之所以能成立,正在於細節掌控。賽斯強調:「許多時候就像其他藝術家一樣,我也是憑著自己直覺、對人類行為的主觀判斷來作決定;儘管如此,所有結構細節都是深思熟慮的選擇。」舉凡玩家要進場的基本金額(一般人皮夾通常會有的紙鈔數字,如在英國是十英鎊,在澳洲是廿澳幣,而此次在台北演出則須支付五百元)、見證人的數量(自雪梨歌劇院版試圖增加數量,又怕太多人付錢進場成為買家會影響活動進行,於是藉由設定桌子大小、椅子數量控制遊戲規模),都充滿了難以察覺卻事關緊要的算計。

托《金錢眾議院》的福,賽斯得以跟著此作造訪許多城市,感受各種文化,而各地形形色色的玩家,都為每次演出帶來無法複製的體驗。如果可能的話,賽斯還想帶著作品在紐約永遠演下去:「先前一連演出數場,甚至還有觀眾在知道怎麼玩了後,帶著每次學到的經驗重複進場。」當然也別忘了,《金錢眾議院》最初發想是為電視設計的節目,在不喪失作品精神的前提下,透過電視媒介、網路直播,找到更廣大的觀眾群,都是賽斯帶著遊戲繼續前進的目標。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8/16 至 08/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8期 / 2018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8期 / 2018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