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表演人,報稅過後……

不現身說法:劇場演員趙先生 除了收入 還有什麼是可以期待的?

劇場演員趙先生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去年一度蠻想放棄的,我在進入劇場以前,也是有想像過,或許有朝一日,我可以一直靠接案子為生。後來才發現,不管是不是案子接超多、超滿,還是沒辦法只靠這個生活,就連那些我覺得很厲害的演員,他們也不太可能如此,大部分還是要教學,或是接影視表演,這件事情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這個狀況再持續五年會怎麼樣?我還要繼續在餐廳打工嗎?

幾乎所有劇場演員,在回填問卷時都選擇了「願意受訪」這個選項,實際接受正式訪問、拍攝不露臉照片的,是一位年方卅的劇場演員,姑且稱他為趙先生(化名)吧,其他的私下聊聊、填寫問卷前後吐露的三言兩語,是許多人比較可以接受的訪問方式,更接近因調查而出現的「有感而發」。趙先生沒有特別想要在此公開他的身分,於是我們選擇以匿名、用較隱晦的方式呈現他的收入狀況與他的照片。

趙先生大學讀的是戲劇系,退伍前,他接到了學長的邀請,找他演出新戲,要去台北排練與演出,戲預計在七個月後才開排,於是「我在家鄉又度過了半年的打工時光,存了一筆錢,要去台北生活三個月,就為了那個演出,」趙先生說。後來,三個月的房租,多延了一個月,那次演出之後他認識了另一位創作者、談了另一齣戲。之後,他決定留下來,留在台北「給自己一段時間」,先是三個月、四個月,然後就這樣過了五年。此次的問卷調查,他是十位演員中,唯一有在「非相關領域」工作的人,那家餐廳、這份打工,與他的演員生涯一起開始,他待了五年,早就是店裡最「資深」的兼職店員了。

Q:請詳述日常一日的行程。

A如果有排練,也有工作的話,早上七點半以前就要起床,七點五十分就得上班了。有兩種班可以選,工作到下午一點,或是五點,看我怎麼安排。其實不管怎麼排,時間都非常緊。排戲要嘛兩點,要嘛六點或六點半開始,等於我只有一個多小時可以吃飯、休息、移動。戲排到十點或十點半結束,回家就準備睡覺了,隔天七點半以前要起床。這當然是最滿、最忙的時候。

Q:目前年薪多少?您的月支出大概多少?有哪些類型的支出?

A以區間來看,年收入在卅六萬到四十二萬之間。我住的地方離工作的店很近,這是有意安排的;房租的部分,我一直以來都租很便宜,每個月控制在六千元以下;機車從大學二年級騎到現在,我有在保養,它還沒壞,何必換?但我也不是不會買一些非必要的東西,也是會花錢的,像是咖啡呀、買書呀,看電影花了蠻多錢,看表演也花很多;我也花了不少錢在吃東西,這個不會省,一天可能要花到四百塊左右的飯錢吧,月支出在兩萬四左右。之所以可以繼續做演出,一方面來說,我還蠻幸運的,爸媽還不需要我養,他們也很支持我。可是,我的生活其實跟一般人還是差蠻多的,譬如我沒有買任何保險,因為我繳不起;我沒有信用卡,因為我沒有固定的薪資收入證明。

Q:去年參與的演出數量,對您來說算多嗎?過去這幾年的演出數量,變化很大嗎?

A去年接了四齣戲,算多的,對我來說,因為四齣的規模都蠻大的。開始工作的前面兩、三年,一年只有兩齣戲很正常,這樣的狀況以後也未必不會有。要說變化的話,這五年是有變多,去年的四齣戲,下半年排練時間還有些疊到,那時候就感覺蠻不舒服的,所以我想,一年最多大概就接四齣了!我覺得我也沒有能力再多,只會把事情搞砸的,我是這樣覺得啦。

Q:目前演出的收入與剛入行時相比,漲了多少?以前費用大約多少?以您的狀況而言,哪種工作的收入占全年收入的最大部分?

A演出費用這件事很奇怪,它沒有一個標準,也沒有人去定說你就是應該要拿多少錢。我有我的標準,是根據接了幾次演出之後的經驗,再去判斷的,應該至少要有多少,才可以維持我的生活方式。沒有到那個標準的話,我當然還是會想知道內容,會要求可不可以先看一下劇本,或是來聊一下你想要做什麼?團隊如果不說金額,我一定會問,因為這是我確實要花很多時間、精神和力氣的工作,不管我在不在排練場都一樣。我會以我的生活需要經營下去為理由,主動詢問,必須問清楚這件事情,知道了就好了,需要一個讓彼此都能自在也願意工作的條件。

收入的部分,我自己有感覺愈來愈好,以前可能是錢不太夠用,現在算是夠用了,還有存一點點,而且大部分都是演出的收入。演出的時候一忙,有時候打工那邊賺不到一萬元,我基本上可以說是靠演出賺的錢在生活。我以前有接過最少的演出費,是排練加演出十四場,我只拿了一萬塊,那是我第一年的工作,後來想一想算是我最「猛」的經驗了。

Q:目前依然堅持在演出的動力是什麼?有想過放棄的時候嗎?

A就一個演員而言,我有自己想要滿足的部分,可能是對於自己的能力,也或許是希望能成為一個怎麼樣的表演者的某個方向,要怎麼走下去?我知道我還有不足,也還有需要繼續工作的部分,目前是以這樣的目標,來看待我接的演出。這個目標也不是做了多久就能達成的,它不能量化,但是有了大方向,我得以評估我要接什麼樣的戲、演出要多密集,以及我真正需要什麼。

其實去年一度蠻想放棄的,我在進入劇場以前,也是有想像過,或許有朝一日,我可以一直靠接案子為生。後來才發現,不管是不是案子接超多、超滿,還是沒辦法只靠這個生活,就連那些我覺得很厲害的演員,他們也不太可能如此,大部分還是要教學,或是接影視表演,這件事情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這個狀況再持續五年會怎麼樣?我還要繼續在餐廳打工嗎?最近這兩年實在太累了,打工加上排戲,我還能繼續消耗我的身體到什麼時候?

再加上,現在還有幾個製作是我真的欣賞、我願意、我目前想做的?老實說,真的不多。就環境來看,一方面製作期很短,一個好製作也會因為成本的關係,讓它沒辦法有足夠的時間與資源,完整地做好,更沒有重演的機會,所以我們就是一直在消耗。去年我很明顯感覺自己在消耗自己的能力,但是沒有進步。劇團會挑一個演員來合作,通常是因為看見這個演員身上某種很清楚的條件,或是某個他需要的特質。但是,我想要的合作並不是這樣,我想要的是可以一起工作,讓兩邊都可以長出一些新的東西。如果只是要我把已經有的、可以做到的事完成,對於一個想要繼續表演的人來說,就會是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狀態。目前雖有希望長期合作的團隊,但他們也養不起駐團演員。我必須接案,可是也發現,除了他們,我不知道想要跟誰工作。既然錢或收入,不可能變得多麼好,那其他跟戲有關的部分,還有什麼能讓我期待呢?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95期 / 2017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