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More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四組關鍵字 探看當代舞蹈

2019當代舞蹈 你不可不知的四組關鍵字 #自然 #性 #死亡 #科學 從「當前的編舞家正關心著什麼?」出發, 本期特別企畫嘗試從這四條路徑, 定位這群身體工作者從自我輻射出的世界座標——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身體為中介 重新認識社會和自然 台灣當代舞蹈中的「自然」

在台灣當代舞蹈創作裡思考「自然」的人多為女性。這並非巧合,在許多文化研究者早就指出「人類中心論」和「父權主義」有著相同的結構邏輯:透過區分自我與她/牠/他/它者,進而合理化入侵、掠奪、占領和剝削的行動,比如我們常用「處女之地」形容未經開發的「野蠻」或是「自然」的空間,因此我們理所當然地免費取用甚至占為己有,很明顯地,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殖民與被殖民者的關係。對台灣而言,自然也許從來就站在我們這邊,我們同樣神秘、黑暗、未知且飽受侵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面對生命 拔撐著真實的疼痛 何曉玫的《極相林》

編舞家何曉玫的《極相林》,舞名來自生物學名詞,意指「物種的演替巔峰」,是一個群落中複雜而穩定的平衡狀態。她藉此延伸,探索生命中那些「尖尖細細、破碎的」生命力,如何脆弱地拔撐著生態╱生命的平衡。透過舞者身體的肉搏、堆疊、壓迫,她找一個讓舞者痛的方法,因為痛,所以「真實有感」,所以震懾人心。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在肉體與精神之間 是情色力量也是革命武器 舞蹈與「性」之間的永恆擺盪

舞蹈在部族與社群文化中占有著一定的功能性意義,其中一種是關於繁殖與生產的儀式,舞蹈像是疊合在繁殖行為上的另一層律動,它曖昧,不等於性行為,卻搖擺在肉體與精神之間。在脫離儀式功能後,舞蹈此一接近情色的力量如何安置或擺盪,也隱隱刻畫每個時代身體與慾望、國族與個體之間的拉扯。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丹麥編舞家麥特.英格瓦森 拒絕宰制 享受歡愉

以舞蹈回應社會論述、處理時事議題,可說是丹麥編舞家麥特.英格瓦森長期以來的創作動力。同時身為學者與編舞家的她,將帶著作品《高∞潮》首度造訪台灣,舞作中十五位舞者穿上造型一致的連身衣,遮掩了每個人獨特的身體特徵,如雕塑般擺出各種性交姿勢,麥特藉由她一再強調的「匿名性」,試圖突顯(或說抹除)我們社會無所不在的性別宰制與權力結構。

焦點專題More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極光之地.藝動璀璨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9—北歐五國

定義一個地區,並非僅只在世界地圖上畫個封閉式的界線。因為地理上的線條,並不能框下不同的角度。香港正是這樣一個地方,在歷史背景的影響下,這個人文薈萃的土地,也並存著極端的對比。音樂有中外、戲劇有古今、舞蹈分東西……各式各樣的藝術活動將她渲染得五彩繽紛。 揮別了上屆炙熱的非洲,今年「世界文化藝術節」則以山川壯美的「北歐五國」為主題。涵蓋表演藝術的音樂、舞蹈、戲劇,也跨越足了文學、馬戲等範疇。探討人們當下面對的危機議題、也對未來人類的發展提出詰問。在藝術節中拜訪香港熱情、懷舊、嘈雜卻生生不息的都市,欣賞北歐藍天綠地、森林湖泊的美景,孕育獨樹一幟的藝術天地。當東方之珠遇上了極光之地,交會綻放的藝術光芒,格外璀璨。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音樂篇 樂音自北而來 翻新耳際體驗

山川壯麗、環境艱苦的北歐,所催生出的音樂也別具特色,除了大家熟悉的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今年香港的世界文化藝術節,將呈現震撼人心的北歐音樂風景,除了擔綱開幕演出的歌劇《秋天奏鳴曲》,還有示範人們如何活用創意建立橋梁、衝破內心幽暗的《音樂再造人》與展現芬蘭傳統音樂的《古樂新芬》等等,將讓觀眾一窺北歐音樂演出的多元面貌。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舞蹈篇 冰火相激 舞動奇幻多彩

雖然來自環境嚴酷的北國,但舞蹈藝術家更能從中汲取靈感,在動盪極端的體感中,淬煉不同於他處的奇幻特色。這次將在香港世界文化藝術節演出的舞蹈作品——挪威國家芭蕾舞團的《易卜生〈群鬼〉》、冰島舞蹈團《黯黑祭典》與來自芬蘭的《極光雙男》,或改編劇作經典,或從自然氣候體驗跨界發想,或本著頑強民族性格強力發揮,將帶給觀眾的,無疑是與北國冷冰印象迥異的熱力奇觀!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戲劇篇 立於遼闊之境 打開無界之心

這次訪港的北歐戲劇作品雖來自三個不同的國度,卻都聚焦於人類困境的關懷。魯斯卡劇團《極地漂流記》透過極北原住民的文化呈現,探尋文化認同、表達環境關懷;歐丁劇場《慢性人生》中,劇場大師尤金諾.芭芭以如詩如畫的超現實手法,回應歐洲、亦是全人類的困境。心之馬戲團《界限》則試圖在跨形式的馬戲表演裡,引發觀眾思考難民、政治、權利、人道關懷等議題。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2019 Vocal Asia Festival在瀨戶內海藝術祭 聲波水波共振 海天一線節中節

曾經,瀨戶內海的島嶼上熙來攘往,船隻停泊帶來物資、也捎來新知。大陸文化傳播的路徑,像是海洋上編織的動脈,承載著重要的養分,在每次的跳動中輸入輸出。然而當這個世界的資訊流通逐漸成長,此地卻逐漸老化,脈搏逐漸緩慢,萬物失去生機。多年以來,當人們以為只能沉睡之時,一群不放棄的人們,為此地注入新血,讓它甦醒。 誰也無法預料,解救力量,竟是藝術!三年一度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舉行至今已進入第四屆,以藝術連結島嶼的文化與歷史,讓全球藝術愛好者趨之若鶩。今年,來自台灣,同樣島國出發的Vocal Asia Festival也在此地舉辦,「節中節」的概念攜手合作。加入比賽、工作坊、教育論壇、音樂會等,歡唱的時刻僅有夏日限定。 一個靜態、一個動態,兩個節日的交會,以生活為素材、以島嶼為舞台。於是我們在聲波與水波之中,看見海天一線的共鳴。

封面故事More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新雲門時代前哨:破! 林懷民 ╳ 陶冶 ╳ 鄭宗龍

新雲門時代, 在四十六年的掌門人林懷民的二○二○年交棒鄭宗龍的退休宣言中, 正式捲起浪頭。   巨人舉起手, 透過任內最後一檔作品雲門舞集X陶身体劇場「交換編舞家」計畫, 大聲吆喝著:「破!」   新血已蓄勢待發。   雲門舞集的下一步將走向何方? 讓我們先走進台北與北京的排練現場,從下一部作品開始看起。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人生四十六個秋,然後…… 林懷民 《秋水》過無痕 下一站的「家常」幸福

坐鎮雲門舞集四十六年,林懷民從拓荒者到種樹人,雲門從鐵皮屋到水泥蓋的美麗劇場,歷經多次的「破」與「重來」,最近的一次,就在二○二○年,林懷民將交接雲門藝術總監之位給鄭宗龍。面對交棒,林懷民以短篇《秋水》的水過無痕,舞者們結晶體般的美麗身體語彙,平靜喜悅地宣告自己是「幸福得不得了」,對交棒的決定只有想念,沒有留戀。未來,就是學著放下工作,學著過家常日子,常常一坐下來就專注地忙到忘了時間的編舞大師說:「總之,我歸結我前途的成敗是屁股能不能抬起來!」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當雲門舞者練起《12》…… 陶冶 離開舒適圈,應該就是我的「破」吧!

陶身体劇場的「數字系列」,原本是要在《9》集其大成,卻因為編舞家陶冶與鄭宗龍的抽菸閒聊,互邀對方到彼此的舞團編舞,而繁衍至《12》,也讓陶冶成為雲門舞集與雲門2合併之後,第一位為「新雲門」編創的編舞家。對雲門舞者來說,與陶冶工作是「重新學習」、「打掉重練」,在陶冶安排有序、仔細打磨的指導下,進入「陶」的身體世界。林懷民曾以「破」來形容這次的交換編舞,然對陶冶而言:「離開舒適圈,應該就是我的破吧!」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當陶身体舞者練起《乘法》…… 鄭宗龍 打破黑白灰,來到花花綠綠的艋舺

陶身体劇場的「圓運動體系」在陶冶與段妮的打磨下,抽離了性別、敘事,建構了七十多個動作組合,而鄭宗龍來到北京與陶的舞者排練《乘法》,卻是讓他們在冷調、僅有黑白灰的軌道中,折了一個蟲洞,透過胯的搖擺,直通艋舺「花花綠綠」、「奇形怪狀」的街頭。鄭宗龍從陶身体的「數字」出發,結合對舞者個體關注的創作方法,嘗試透過九名舞者發展出對數字組合延展「無窮」的討論,卻跳脫了陶冶、段妮從一而終的結構。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老去之時,我們談論「性」 事

性可以是讓你興奮、讓你憂鬱的, 性或許是令你恐懼、令你期待的; 它可能是關係的一部分,也可以是關係的全部, 它可以是自己的事、是我們的事,或大家的事。 如果可以的話,讓我們多談一點有關「性」的事, 多談,總比避而不談更好;討論,也比費疑猜測有效。 但是當老去之時,談論它,  相信無論是在生理上或是心態上, 所意味的一定與少年十五二十大不相同。   曾經參與《我所經歷的性事》製作的素人演員, 皆由六十五歲以上的中高齡者組成, 他們歷經了保守乃至性解放到資訊大爆發的今天, 並在此時期回看人生中關於「性」的點點滴滴。   相較於那些勇敢站在舞台上的大哥大姐們, 你是否也能誠實面對? 不妨,也讓我們試著從兩部分談談性事: 在過往青春歲月,有哪些關於性的啟蒙片刻, 對自身的觀念見解造成了重大的轉變與不變? 而步入高齡的性,又會與年輕時有何差異呢? 讓我們也打開心扉 試想當青春不再,談論「性」,我們談論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