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這該死的愛》加演登戲劇院 大陣仗讓邱澤很ㄘㄨㄚˋ

《致‧這該死的愛》透過喜劇處理關於「愛」這麼簡單的事情。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全民大劇團《致‧這該死的愛》去年以原劇名《小三與小王》首演造成轟動,今年改了劇名再拚加演,沒想到首度加演登上表演藝術的最高殿堂──國家戲劇院,讓演員和團隊繃緊神經。

全民大劇團《致‧這該死的愛》

9/7-8  19:30  9/8-9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77302028

全民大劇團《致‧這該死的愛》去年以原劇名《小三與小王》首演造成轟動,今年改了劇名再拚加演,沒想到首度加演登上表演藝術的最高殿堂──國家戲劇院,讓演員和團隊繃緊神經。邱澤表示,《致‧這該死的愛》是他第一部舞台劇,沒想到第一次加演就面臨「大場面」,緊張萬分。而編導謝念祖則說:「能夠在加演第一站來到國家戲劇院,代表著大家對於這齣戲的肯定與期待,我們會盡到最大的努力,呈現最好的一面給觀眾。」

邱澤演出時需要現場表演操槍轉槍一百零八次,但他光練習就超過一千次;對此,運動員出身的邱澤說,因為要讓肌肉知道有大量需要使用時,練習時就會超過基本負荷,「一次一百轉,一天一千轉應該就夠了。」工作人員在一旁直呼真的夠用了。

去年十一月演出時,邱澤及所有演員在節奏、走位,連拿放東西的位置都完美演出;這次加演,大家就在討論是不是要跟之前一樣完美,希望能多增加情感可以流動的部分,讓觀眾有不同的感受。

女主角嚴藝文在拿到新劇本時,想說去年演出時不知怎麼把台詞放進腦子裡的。嚴藝文笑說,演出的壓力還是會有,尤其這部戲演員不多,自己跟邱澤相對負擔就會很大,讓自己的壓力更大。嚴藝文表示,自己有劇場大嬸的迷信,就是希望演出前的彩排能大出包,這樣首演才會順順利利,如果彩排太順利反而心裡會「驚驚的」!嚴藝文還會把劇本放在枕頭底下,「這也是大嬸的迷信」。邱澤則在一旁補充說:「是希望一覺醒來台詞會印在腦子裡嗎?我小時候試過,結果隔天考試被罰站。」

今年入圍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的嚴藝文,表示入圍金鐘獎跟演出舞台劇的壓力還是不同,舞台劇的壓力是演員必須承擔的宿命,入圍的壓力反而不知道怎麼說,最大的壓力是揭曉得獎者前的那一刻,加上肚子又餓,只要想到那一刻就很痛苦,會不會去典禮還在考慮中,因為真的很難熬。而且,公布得獎者前拆信封的時候,鏡頭會拍台下的入圍者,讓她覺得那時候最難演,「別人得獎你也不會很爽,還要演出很有風度很痛苦。」比較起來,她還是愛演出舞台劇,雖然痛苦,但是很痛快。

《致‧這該死的愛》由鄧惠文、王偉忠監製,謝念祖編導,演員則有甫獲得台北電影節影帝的邱澤及近日入圍第五十三屆金鐘獎的嚴藝文同場飆戲。身為劇場老手的嚴藝文表示,無論是多麼熟悉劇場的演員,登台上場還是會緊張:「這齣戲的開場,會有一段我跟邱澤各自的獨白,我還記得首演時,本來應該輪到邱澤講台詞,但他遲遲沒有說話,大家都急死了,後來才知道他被台下的『陣仗』嚇傻了,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說得出話來。」擔綱男主角重任的邱澤表示,這次加演規格更高、場面也更大了,但排練的時間卻不像首演能夠「慢慢來」,為了能夠在有效的時間內更快投入角色,自己會在工作之外,抓緊時間重讀劇本和觀看首演錄影,也會每天勤練操槍,他笑說:「每天練槍都是一千轉起跳,這是讓我在演出前,不要太『ㄘㄨㄚˋ』的預防。」

此舞台劇改編自金鐘編劇呂蒔媛的原創電影劇本,由演員邱澤、嚴藝文、楊麗音、單承矩、張靜之、呂紹齊、王敬共同主演。劇中描述劉三蓮(嚴藝文飾演)在丈夫(單承矩飾演)過世後,才發現保險金受益人的名字,改成丈夫以前在美國共許一生的同性伴侶(邱澤飾演),這場看似荒謬的「小三與小王」的戰爭,卻是講述對愛的困境及如何與摯愛之人道別的為難。謝念祖表示,此劇雖然主題較為沉重,但內容卻仍延續全民大劇團一如既往的幽默風格,「人生有太多荒謬的事情,可以透過喜劇處理,這齣戲雖然講的主題很複雜,但其實也只是在說關於『愛』這麼簡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