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珍貴的一刻 上演歷史脈絡 NSO日本巡演東京演出現場

NSO第四度赴日巡迴,呂紹嘉與小提琴家林品任聯手演出。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二Ο一九年四月卅日,日本「平成」年號最後一天,國家交響樂團由音樂總監呂紹嘉領軍來到日本,以「來自台灣」為主題,在東京文化會館完成暌違七年的日巡第一站。

NSO「來自臺灣—2019日本巡演」

4/30 日本 東京文化會館(Tokyo Bunka Kaikan

5/6  日本 大阪交響廳(Osaka Symphony Hall

5/3-5 日本  風和綠的樂城音樂祭(Spring Green Music Festival

二Ο一九年四月卅日,日本「平成」年號最後一天,國家交響樂團(NSO)由音樂總監呂紹嘉領軍來到日本,以「來自台灣」為主題,在東京文化會館(Tokyo Bunka Kaikan)完成暌違七年的日巡第一站。在這充滿歷史意義的一刻,上演分別代表台、日雙方的重量級作品──作曲家芥川也寸志的《為交響曲所寫的音樂》、江文也的《台灣舞曲》,也演出了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及小提琴協奏曲經典曲目:孟德爾頌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座上嘉賓除了來自美國、丹麥、以色列、印尼、立陶宛、多明尼加共和國、厄瓜多、馬紹爾群島等廿一國使館代表之外,芥川也寸志遺孀芥川真澄及江文也次女江庸子也親自出席聆聽。

台日樂曲相互呼應

音樂會由芥川也寸志名作《為交響曲所寫的音樂》作為開場。雖身為日本文學巨擘芥川龍之介之子,也曾以父親的作品為題創作,但他的作品仍深受浦羅柯菲夫與蕭斯塔可維奇等作曲家影響,充滿俄羅斯悠遠情長的旋律。芥川真澄透露,這首樂曲是其夫最常被演出的曲子,她甚至也才在此前一天的音樂會上聽到。然而,這次是她第一次聽到日本以外的交響樂團演奏,不同詮釋也讓她有不同感受。事實上,芥川也寸志除了嚴肅音樂創作之外,也為大量影視作品配樂。回憶過往,芥川真澄說:「先生相當忙碌,總是一個人在書房中工作。有靈感時,就完全埋進作曲世界當中。」

作為對應,下半場第一首樂曲則是選擇作曲家江文也的《台灣舞曲》。生於大稻埕、於日本受教育的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在一九三六年以此曲拿下柏林奧運「文藝競賽特別獎」。值得一提的是,作曲家在創作這首樂曲時,更以日文在樂譜上寫下一段詩,詩中描繪看到莊嚴的樓閣、華麗的殿堂,也看到被深山密林環繞的祖廟和古代的演藝場,但這些都已消失淨盡……最後感嘆於退潮後的夢幻泡影之中。呂紹嘉說:「這首樂曲讓我想到遠古的台灣,主題更有一種神秘、原始的儀式感。」而曾到訪台灣三次的江庸子則表示,小時候就曾聽過這首樂曲,至今她仍妥善保存父親全套的黑膠唱片。之前雖有小規模音樂會演出父親的曲子,然而據她所知,這是首度在如此盛大的會館中演出。第一次聽見《台灣舞曲》的現場,完全不同的聲響感受,讓她內心異常激動。

出色的演出 見證歷史的雋永

音樂會的亮眼之處,還有去年獲得美國印地安納波里斯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的小提琴家林品任,他所擔綱演出的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不但是小提琴協奏曲中最常被演奏的曲目之一,也是此行最能與深諳樂曲的觀眾們之溝通橋梁。談到與NSO的合作,林品任笑著說:「我第一個國際比賽是在紐西蘭麥可希爾國際小提琴大賽(Michael Hill International Violin Competition)獲得銀牌,那年暑假接到NSO的邀請,演奏了這首曲子。二Ο一六年又獲得邀請與陳秋盛指揮演出,也是演出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今年巡迴演出,很巧的也是同一首。日本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地方,因為二Ο一三年日本仙台國際音樂大賽是我得到的第一個金牌,也是這個金牌開啟了我的獨奏生涯。」在日本擁有高知名度的林品任,在音樂會第一場音樂會中表現可圈可點,不但對樂曲掌握度高,與樂團的對話也精采出色。曾客席NSO的指揮、任職過荷亞夏季音樂節(La Jolla SummerFest)音樂總監的大山平一郎(Heiichiro Ohyama),在會後也對林品任表示讚賞,認為此首樂曲聽過多次現場演奏,但今天的印象格外深刻。

壓軸的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展現了樂團強烈的企圖心與凝聚力。在整理過樂曲走向與寫法之後,呂紹嘉將樂曲的聲響與力度在範圍中進行細膩的調整,使樂曲更有層次,推展出一波一波的情緒,在最後兩分鐘將濃烈、輝煌的情操表現得淋漓盡致。「很多人將這首曲子當作他的田園交響曲,」呂紹嘉說:「確實一開始有,但這不只於此,而是一種革命與振奮的精神。那種愛國、愛土地的心,我想,跟江文也是互通的。」

「今天的演奏裡有很多詮釋,感情的表現都很豐富,演奏家與樂曲的滲透力很強,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演奏,覺得幸福。」大山平一郎滿足於音樂會的宴饗,也感性地思考著節目安排的深層意義——西貝流士在樂曲上的確顯現著奮鬥的過程,而孟德爾頌的協奏曲聽來即便不是如此,但回首作曲家的經歷,就能理解到樂曲並非是全然欣喜的。與這些作曲家一樣,面對每個時代的問題、找尋解決之道,這歷史的脈絡透過一場音樂會的串連,成功地陪著日本觀眾,走進「令和」的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