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日交流到國際發聲 NSO日本巡演大阪演出現場

國家交響樂團於五月六日在日本大阪交響廳進行最後一場「來自台灣──二Ο一九日本巡演」演出。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五月六日,當最後一個音符在大阪交響廳落下,現場爆出如雷掌聲的同時,也為NSO「來自台灣──二Ο一九日本巡演」完美劃下句點,從東京、金澤到大阪三地的緊湊行程下,實為體力與能力的嚴苛試煉。

NSO「來自臺灣—2019日本巡演」

4/30 日本 東京文化會館(Tokyo Bunka Kaikan)

5/6  日本 大阪交響廳(Osaka Symphony Hall)

5/3-5 日本  風和綠的樂城音樂祭(Spring Green Music Festival)

五月六日,當最後一個音符在大阪交響廳(Osaka Symphony Hall)落下,現場爆出如雷掌聲的同時,也為NSO「來自台灣──二Ο一九日本巡演」完美劃下句點。從東京、金澤到大阪三地的緊湊行程下,樂團在極短的時間排練、調整聲響,七天內演出六套曲目與七場音樂會,實為體力與能力的嚴苛試煉。然而,樂團以卓越水準奏出動人樂音,完成了幾乎不可能的任務。

與世界頂尖樂手同一平台

在「平成」年號最後一天演出後,樂團旋即從東京前往位於石川縣的金澤市,參與一年一度「風和綠之樂都音樂祭」。在擁有「小京都」稱號的城市中,音樂從傳統、爵士、跨界到古典……各式各樣的形式出現在車站、飯店、街道、廣場與美術館舞台,音符飄揚整座城市。NSO此次的邀演,與小提琴名家基頓.克萊曼(Gidon Kremer)、鮑羅定絃樂四重奏(Borodin Quartet)、哥特堡歌劇管絃樂團(Göteborg Opera Orchestra)在同一平台,獲得注目與顯現高度之餘,藉著演出者相互觀摩與交流,更讓樂團的名聲不脛而走。由於主辦單位刻意安排指揮與樂團的大風吹,因此,不僅音樂總監呂紹嘉與駐團指揮張尹芳分別客席哥特堡歌劇管絃樂團與金澤室內管絃樂團(Orchestra Ensemble Kanazawa),瑞士聖加侖劇院和交響樂團的首席客座指揮Michael Balke及哥特堡歌劇管絃樂團的音樂總監Henrik Schaefer皆與NSO有精采演出。

兩位指揮都是第一次與台灣樂團合作,卻都有極其愉悅享受。Michael Balke說:「NSO的聲音令人印象深刻,即使排練時間雖然不多,我所要求的聲響有時也很困難,但他們都能立即反應出來。」Henrik Schaefer也肯定:「蕭邦鋼琴協奏曲的自由速度,對每個樂團來說都是一大考驗,但NSO的音樂家非常有音樂性,能夠與獨奏家貼合。」去年也受邀指揮金澤市內管絃樂團的他,感受到音樂節的熱情,那種沒有相互較勁、沒有壓力欣賞音樂的歡暢感,從音樂家們身上就能體會。

不同凡響的場地  不同凡響的音響

巡演終站於大阪的音樂會,曲目從日本作曲家芥川也寸志的《為交響曲所寫的音樂》揭開序幕,接著由新銳小提琴家林品任演出古典樂迷耳熟能詳的孟德爾頌《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下半場為呼應日本巡迴,樂團刻意挑選作曲家江文也的《台灣舞曲》,最後以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作為展現NSO實力的壓軸。

大阪交響廳是日本第一個專為古典音樂演奏所建造的音樂廳,沒有樂池、也沒有升降舞台等多功能用途,純粹以無暇的音響為目的。大廳座席採包圍舞台的圓形劇場式設計,坐在舞台兩側上方各有座位,舞台後方也有座位能夠面對指揮,看到他清楚的姿勢。最重要的是,滿場後兩秒的殘響盡善盡美,連有「指揮帝王」之稱的卡拉揚帶著柏林愛樂到訪時,都盛讚它漂亮的聲響,更以激動之情親吻了舞台。在如此美好的場地表演,NSO盡情展露音響與觀眾給予的回饋,在呂紹嘉的引導下,樂團表現出更大的張力與彈性。時而將濃烈的情感以層次堆疊澎湃交織,時而微弱、甚至小到幾乎無法察覺卻又實際存在的力度,精準到令人屏息。最重要的是指揮給予的自由空間,讓團員的獨奏樂段盡情揮灑,情緒渲染整個音樂廳,也讓台下觀眾在旋律進行中點頭稱是。

厚實的基底與彈性  備受讚揚

本場前往的專業人士頗多,大阪音樂大學教授本山秀毅盛讚這是一場高水準的演出,名古屋交響樂團長笛首席富久田治彥則認為樂團讓音樂廳呈現了突出的氛圍,對於林品任的琴藝,除了佩服外,其西貝流士的演奏更展現了獨特個性與能量。在場的專業樂團經營者,還有仙台愛樂管絃樂團常務理事事業部長磯貝純一,他透露芥川也寸志曾擔任過仙台愛樂音樂總監,因此,《台灣舞曲》對他們來說相當熟悉,他表示:「通常這首樂曲在日本被演奏得規律又有力,但今天的詮釋像是一幅漂亮的畫作,有相當繽紛的色彩。」提及小提琴家,磯貝雀躍地說:「仙台愛樂是大賽的駐地樂團,二Ο一三年贏得仙台國際音樂大賽的林品任經常回去演奏,與其他獲獎者一樣,就像樂團的家人。」而對NSO的表現,他則給予極佳的評價,並如此比喻:「每個樂團有自己的特色,但NSO給我的感覺不像氣泡水那樣刺激,而是像Evian的純淨水質,在任何事物上自然流過。樂團的聲音相當好,特別是精緻的絃樂,要求非常細膩的弱音與力度,我相信指揮對這方面有特別的訓練。對於管樂,則非常能夠與其他聲部融合,相互傾聽,整體聽起來就像室內樂那樣一致。我認為這是個十分出色的樂團。」

旅日多年的台僑三船文彰本業雖是醫師,卻是音樂界重量級人物,而身為業餘大提琴手的他,在年少時與呂紹嘉還曾是室內樂搭檔。在音樂會後他有感而發說:「台灣人愛用『台灣之光』證明自己,但很多時候早就在世界版圖裡了。並非是台灣最好,而是已經屬於國際等級。而林品任富有台灣人的特質,他的演奏並非僅止於炫技,而是有彈性、充滿對音樂崇敬的態度。在現在這商業化的時代,這種柔軟、善良的特質非常值得珍惜。」

回顧本次日巡,呂紹嘉驕傲地說:「樂團有絕對的成長……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是一個挑戰也是一種展示。」一次巡演的成功並非一蹴可及,而是長年累積的厚實基底,在面對多套曲目的安排,能夠團隊合作、亦能在短期內適應各地音場、發揮最大潛能。在滿堂喝采下,這場「跨越時代」的巡演,怎不令人給予驕傲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