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2「春鬥2018」開鬥 劉冠詳、蔡柏璋獻出人生第一次

劉冠詳首度與雲門2合作,用獵奇不軌的動作揭露思維革命,透過舞蹈及音樂合成器,演化成科幻性十足的主題與變奏。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雲門2「春鬥2018」本週末起即將展開,兩位編舞家都為雲門劇場獻出人生的第一次。《變態》是劉冠詳第一支跳脫舞者角色為多人編創的作品,《Aller Simple》是劇場才子蔡柏璋第一次嘗試舞蹈創作。

雲門2「春鬥 2018

4/13  20:00  4/14-15  15:00

4/20  20:00  4/21-22  15:00

新北市  淡水雲門劇場

INFO  02-26298558

雲門2「春鬥2018」本週末起即將展開,兩位編舞家都為雲門劇場獻出人生的第一次。《變態》是劉冠詳第一支跳脫舞者角色為多人編創的作品,肢體猛烈而奇幻;《Aller Simple》是劇場才子蔡柏璋第一次嘗試舞蹈創作,讓習慣閉口的舞者開口說話。

雲門2「春鬥」是台灣年輕創作者發表新作的重要平台。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說:「這個平台應該持續提供給想要用身體創作、用身體說話的年輕人。」因此,他大膽邀請「質地跟雲門2完全不一樣」的劉冠詳與蔡柏璋,為今年「春鬥」編舞,透過兩人大膽的創意,不斷挖掘雲門2舞者更多可能性。

劉冠詳充滿爆發力的肢體,令鄭宗龍嘆道:「怎麼可以有這麼恐怖的身體!」二○一七年,劉冠詳以舞作《我知道的太多了》奪得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大獎,作品從自身的生命經驗出發,將情感毫不保留的傾瀉於舞蹈中。此次全新創作,取自從小愛看科幻電影而生的怪奇念頭,劉冠詳透過編舞演繹他口中的第一號科幻新作《變態》。

過去,他一定親自上場演出自己的作品,首次挑戰只編、不跳,劉冠詳勇敢推翻自己「把一個故事好好說完、把情感好好掏完」的編創模式,嘗試如交響曲般複雜結構,而不是單一主題的敘述。他和八位舞者彼此激盪,將排練場當作超級實驗室,發展出瘋狂的肢體,也讓舞者直呼:「真的好變態!」

劉冠詳表示,這齣舞作沒有故事、沒有大道理,有的是深刻意念。「我想透過這個作品顛覆我對雲門2在舞蹈上的審美觀。」這也是劉冠詳首度把自己交出去,讓舞者和他一起發展作品;舞者寬廣的發展空間令他訝異,本想挑戰舞者的劉冠詳,反被舞者給顛覆了。

劇場界編導演全才的蔡柏璋,去年底在眾人的驚愕中宣布將暫別舞台。新作《Aller Simple》是他的最後,也是第一;是他暫別舞台的最後一部創作,卻是首度跨界、挑戰人生第一次編舞。「Aller Simple」原意單程票,意味著一趟不回頭的旅程,編舞家將準備遠行的心境,融入舞作。

蔡柏璋談到創作就像一趟旅程,創造出當下的心境,探索未知,探索自己,也探索旁人。他表示和雲門2合作後最大感受是「舞者是最值得被尊敬的表演者」,他們背後付出的努力、心力,絕非一般人所能想像,並形容自己與雲門2工作的過程,從驚訝到竟然「他們可以做成這樣」,到貪心的想看到更多。

鄭宗龍表示,邀請蔡柏璋編舞是他的私心期待,「這個合作可以給舞者非常多的養分,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一位不是跟我們說同樣語言的人。」創作初期,蔡柏璋每天都給舞者出好幾道功課,引導舞者梳理自身故事,從情境中發展動作,過程中舞者又哭又笑,吶喊狂語,更在排練場上搖呼拉圈、溜直排輪、打球,都是在排練時絕少出現的動作。

「越跟我們不一樣的,我們越要靠近他,接觸他,並且學習。」鄭宗龍透露:「其實我真的很想要讓雲門2嘗試看看那種『更誇張的猛』。」

【欲知更多詳情,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8年4月號「即將上場」〈雲門2「春鬥 2018」 劉冠詳、蔡柏璋 以瘋狂與提問啟動舞蹈新能量〉;免費下載《PAR表演藝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