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 以古調反思現實處境

《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以深邃、質樸的台灣原住民族古調為底蘊,試圖透過身體、聲音與影像的交織,引領觀眾進入口傳文化核心。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UTUX泛靈樂舞劇會所」繼二○一一年推出創團作《寂靜時刻》後,本週將再度推出全新製作《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以古調之名反思種種現實處境。

UTUX泛靈樂舞劇會所《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

11/10-11  19:30  11/12  14:30

台北  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INFO  https://www.facebook.com/utuxtheatre/

繼二○一一年推出創團作品《寂靜時刻—Inllungan na Kneril》(二○一三年獲得第十一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類年度首獎)、二○一五年受大學委託創作《歸來吧—Iminami na pazay》後,「UTUX泛靈樂舞劇會所」本週將再度推出全新製作《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以「古詩」、「古調」之名,反思及回應種種現實生存處境。

「UTUX泛靈樂舞劇會所」由泰雅族劇場創作者碧斯蔚.梓佑(Pisui Ciyo)於二○一一年創立。UTUX是泰雅族靈魂觀,泛指宇宙間一切的靈。Pisui以UTUX為名,是為了銘記祖先的靈魂觀及祖靈的叮嚀與訓示。「UTUX泛靈樂舞劇會所」透過回到部落,從事系統性的田野學習與紀錄工作作為創作能量的根基,發展原住民族樂舞傳統及口傳文化在當代藝術的創新與轉換,並與跨領域藝術共同創作,期許自己成為傳統與現代、文化與藝術的聚會所。

《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的創作發想於藝術總監碧斯蔚.梓佑與排灣族古調暨鼻笛傳藝師少妮瑤.久分勒分(Sauniaw Tjuveljevel)在今年五月TEDxTaipei的共同合作。碧斯蔚.梓佑表示,對於原住民文化的流逝,內心有太多捨不得,《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最主要以「古詩」、以「古調」之名,紀念、記錄、反思及回應這個時代裡人類生存景象與創作者置身於種種生存處境下的所思、所想與心心念念。

為了讓創作擁有更多重的面貌,UTUX不僅邀請少妮瑤與碧斯蔚再次攜手,還力邀音樂人Iván Alberto Flores Morán、didgeridoo樂師大恭、影像創作者黃仁君、攝影家柯曉東、舞台設計楊澤之、音樂設計杜易昂協力創作,並結合劇場演員陳羿安、陸筱涵、王馨瑩、張珮郁的音樂及肢體演出。

「我們祈禱、我們祈願,但願這個能夠彼此共鳴、共振的當下,能成為我們(歌者)與觀者、聽者的永恆經驗與記憶。碧斯蔚.梓佑說,台灣島上的人們無分男女老幼、無分族群性別,在古調(祭歌)帶出的時間與空間,正如同他們在中央山脈泰崗部落兩千一百公尺基那吉(Kinazi)山峰上仍然翩然翱翔的老鷹及牠的家族,「我們共享了那個言語難以表達的現場,那個不分彼此、無法被取代的現場。」

碧斯蔚.梓佑表示,《Kei zemihwng—我們還有詩和遠方》傳統古調、祭歌、儀式浸潤著兩位原住民藝術家的生命,「在那個世界裡,我們不再區分排灣或泰雅、不再區分傳統或現代、不再區分歌者或聽者。」她期待觀眾前往劇場與他們一同相聚、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