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优雅之姿 看进梦的温柔与狂暴 《捕梦》排练侧记 |
《捕梦》排练
《捕梦》排练(许斌 摄)
焦点专题 Focus 舞入潜意识—郑宗龙《捕梦》

以优雅之姿 看进梦的温柔与狂暴 《捕梦》排练侧记

郑宗龙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也许《捕梦》与《十三声》本质上是一样的」。这么说好像有些关连,《十三声》的灵感来源,是为了抓捕童年在万华街头映在眼中形形色色的模糊身影,而《捕梦》则直接点出想要探索、捕攫梦境的渴望。不过,与其说他想探索梦境,不如说他其实是对「意识」与「理解」感到无比好奇。

by 樊香君、许斌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郑宗龙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也许《捕梦》与《十三声》本质上是一样的」。这么说好像有些关连,《十三声》的灵感来源,是为了抓捕童年在万华街头映在眼中形形色色的模糊身影,而《捕梦》则直接点出想要探索、捕攫梦境的渴望。不过,与其说他想探索梦境,不如说他其实是对「意识」与「理解」感到无比好奇。

云门2《捕梦》

10/13~14  20:00   10/14~15  15:00 

10/20~21  20:00   10/21~22  15:00 

新北市 淡水云门剧场

INFO  02-26298558

一如以往,郑宗龙一身黑衣步入排练场,舞者们各据一隅,身体微颤微动,似乎反复练习或思考待会工作的片段。因云门舞者工作时段需求,访谈被安排在两段排练之间。于是我先参与了第一段的排练,继而访谈,才又再看了第二段排练。

捕一个原地空转的梦

郑宗龙与舞者的工作是细微而集中的,即便只是与舞者讨论著动力的质感与走势,也衬著实验音乐家李带菓的音乐作为背景,迷离旋律、急促鼓声,仿佛潜移默化中时刻要将音符、节奏与旋律镶嵌进舞者身体里。

第一段排练是两男双人,一名男子在前方舞动著,另一名男子则在后方如兽般爬行、窥伺、逼近,似乎只待一个时机,往前吞噬另一人。瞬间,两男两股力量交缠、旋绕、甚至一人架著一人,双脚腾空快速旋转,「就像漩涡的最底部,所有能量交缠集中为一股,最后清空一切能量」,直至分离。原在前方的男子,持续这股螺旋动能,但只剩一人埋头原地打转,双手左右空抓,似想捕攫什么,但一切徒然。

是这原地埋头苦转、徒然空抓、直至失去平衡,令我印象深刻。郑宗龙在访谈中曾不经意地提及,「『捕』梦,但捕得到吗?」他感叹著时间匆匆,「刚一个瞬间还在排练,现一个瞬间已在访谈」岁月长河中,我们能抓住什么?也许不过是原地空转、空抓罢了。

回忆、梦境、舞蹈,本如一

我有些惊讶,印象中接地气的郑宗龙,思绪怎么就突然飞了起来。他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也许《捕梦》与《十三声》本质上是一样的。」这么说好像有些关连,《十三声》的灵感来源,是为了抓捕童年在万华街头映在眼中形形色色的模糊身影,而《捕梦》则直接点出想要探索、捕攫梦境的渴望。回忆如梦,舞蹈本质上亦是一种转瞬即逝的艺术形式,用舞蹈诠释梦境与儿时回忆,大都试图抓取一种抓不住的东西,藉著舞蹈在时间轴上的逐渐浮现与消逝,抓住每个当下,也同时流去每个当下。

不过,与其说他想探索梦境,不如说他其实是对「意识」与「理解」感到无比好奇。在访谈结束后的第二段排练中,即是关于他对于意识作为一种纯粹的视觉,可以随时跳动到好几个时空的好奇。其实换句话说,是好几个时空共存于意识之中。于是,眼前一群人原只是行走或繁忙于日常事务中,突然间,一名男舞者头一顿,音乐即下,这群人瞬间掉入自己的无尽黑洞中,其中有欲望、有困境、有恐惧、有兴奋,或只是静止却具张力的不动。

郑宗龙不只透过作品试图解答自己对于意识的好奇,也从观者的角度,试验著舞者身体能量从极安静到极具爆发力,如何可能让观众意识游走于此间,或许是聚焦于某一处、迅速移转、又或者只是抽离的远观。尚在创作阶段的他,没有一个解答,创作对他来说,只是试图让看世界的眼睛更显透彻。

「美」源自于「理解」

为了了解梦境与意识,他翻了佛洛伊德《梦的解析》,也好奇荣格说的集体潜意识「真的有集体潜意识吗?」他仍疑惑著。今年三月,他为了编创澳洲雪梨舞蹈团新作《大明》,一支关于满月的作品,因而研究了各种不同文化中关于「月亮」的神话。过程中,发现许多文化中对于月亮的神话传说大多相近,「许多文化觉得月亮上住著人,我们和日本觉得月亮上有兔子。」郑宗龙分享道。这个对月亮相近的理解,究竟源自何处?此外,他也惊讶雪梨舞蹈团的舞者,竟可舞出如台湾舞者一样圆润的身段动作。创作过程中,郑宗龙对于各文化月亮的故事、对于圆的动作走势的发现,也许或多或少让他更靠近对于集体潜意识的问题。

然而,最吸引他的还是绕回了「理解」二字。「当第一个人开始认为月亮上住著人,开始有了他与月亮之间的认知与连结,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剧场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当观众打开自己身心的小视窗,试图与创作者和作品连结,「理解」于是发生,这是郑宗龙不断透过各种作品形式,从接地气的《十三声》到捕捉虚幻梦境的《捕梦》所试图找寻的。「『美』不是外在肢体的那种啦!」郑宗龙赶紧补充。

以优雅之姿迎向狂暴

接下云2艺术总监第三年,郑宗龙似乎已安了神,没有刚接任时脸上透著忧虑,《捕梦》虽看似空中飘,但他说来眼神笃定澄澈,甚至散发著探索的热情。褪下《十三声》多彩绚丽的外衣,郑宗龙这回为找来服装设计范怀之,打造《捕梦》以裸色为基底,自显优雅。但这优雅之下,可能狂暴如兽,可能欲望贲张,每个梦的片段看似无关,却又可能是谁的梦中梦。梦的百般缠绕,说来说去都是关于恐惧和欲望,郑宗龙想看进自己的梦,也邀请舞者分享梦境,看看这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在作祟?也许人到了某个生命阶段,都会有那么一刻,决定坦然面对恐惧和欲望背后的自己,而郑宗龙选择以优雅之姿迎向狂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