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40难料:中间世代待修学分

兆欣:与过去和解,让戏继续演下去

兆欣,36岁,旦角演员、戏曲导演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兆欣说,大学时演戏是快乐的,自己拉赞助去做想做的事。大学后逐渐从业余转为专业,除了每天练功,规律运动、定量饮食等都用最严谨的规范形塑,捏出戏曲功底,也压抑生活。

刚揣摩完《红楼梦》里带发修道的尼姑妙玉,那按捺心底的欲望,兆欣已卸下旦角妆容,卸不掉的是,剧中不再拘泥於流派的表演。缓缓地,眼角勾来讯息,是他最近的心境——放松,与自在。

《妙玉》是他在台湾的「复出」之作。2019年正值35岁的兆欣,演完《地狱变》后决定告别,转战媒体行销。为表决心,甚至将陪伴数年的行头都赠予他人。他说:「很怕一事无成两鬓斑。」2018年创作《画皮》时,他就思量:能演戏到何时?舞台一直都在?在戏曲世代的递进间,不知道自己该成为下一个谁?或者,「兆欣」又是谁?他,不快乐。

兆欣说,大学时演戏是快乐的,自己拉赞助去做想做的事。大学后逐渐从业余转为专业,除了每天练功,规律运动、定量饮食等都用最严谨的规范形塑,捏出戏曲功底,也压抑生活。2007年到2015年间,趁长假到北京学戏。那时候的他,想当「第一」人。一路有贵人扶持,他心心念念著程永江老师、辜怀群老师、孙培鸿老师……确实幸运,也屡遭挫折,眼泪堆起苦涩与技艺。记得第一次到北京学戏,兆欣说:「真的非常克难,睡木箱子搭起来的床,1天20元(人民币),晚餐吃剩打包凑合隔日午餐。」

告别舞台不到半年,他再次回到剧场。此时的兆欣,眼眸透著释然。他说:「我在跟过去的自己和解。」不只是以更轻松的心态面对演出,包含表演方法、邀约等,更是面对生活,例如他开始与过去封锁、或与有过争执的友人连系。突然地,提到艺人罗霈颖与小鬼的骤逝,带点忧愁却也坦然,他说,「明天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在乎当下就好」。即将迈入40岁的兆欣,不再替自己严格规划未来,啜了口酒,笑说这杯比较重要——好好过生活最重要,而表演会长出来,戏也会这么演下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