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台湾X妖怪X艺术―冒险搜查线/想像转生

创作者的妖怪想像 失眠夜里 无限放大的电风扇叶

(李慈湄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我从小就失眠,九点钟上床,有时半夜一两点才会入睡。

身为一个生活中处处需要应付规范的小孩,夜晚才是我们意识的活动力最旺盛的时候。夜里,蓬勃苏醒的不只是我们的自由思路,很多白天无法现形的神秘事物都会到来,包含大人们平日里压抑下来的情绪、每一句无法说明而窜到墙角盘绕的话语。孩子们没有练习过控制接收的开关,瘦小的身体只能照单全收。童年的很多个夜里,我就这样和各路无形缠斗直到精疲力竭,才带著阴暗的眼眶睡去。

关於失眠这件事是这样的,你在躺下来半小时内就会知道,它今夜是否来访。当你开始感觉到它你就会害怕,不知道今夜又会是什么,乘坐著失眠的马车而来。

我最害怕的是一种巨型的电风扇叶,它寄居在我房间气窗的抽风机上,等到夜晚,它知道家人都睡了,而我醒著,就会释放白天吸收的能量,放肆成长,复制,繁殖,长成比童年的我还要巨大;我在三尺半的单人床上,看著四周都是扇叶转动的光影,呼呼声压在耳边,力量大到要把我吃进去。有时我在狂风中忍受著恐惧抓紧棉被直到睡著,有时我鼓起勇气离开床,往楼上跑,去拍大人们的房门板,哭喊著叫救命。

「作恶梦了!」大人们口吻淡泊,经验老到。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逃走的现场并不只是梦,孩童的夜哭并不那么寻常。在现实和非现实之间,只有很隐约的一条线,在孩童的世界里它没有密合过。所有从现实中被我们否认的事情,都持续喂养著自己,等著从缝隙里溜出来与我们相遇。

长大后,我们读书写字,学习观念,我们缝合了那条线,楚河汉界,在我们建立起的现实里,唤它为「梦」。

(李慈湄 图像概念 牛宜甲 绘图协力)

李慈湄

基隆人,以台北为创作基地。毕业於国立清华大学哲学研究所;独立音乐创作者,剧场及影视音乐设计师。作品有《未来避难所》(创作暨节目制作策画)、《Under.line》荷兰海牙装置声音展览(声音)、坏鞋子舞蹈剧场《渺生》(音乐设计及现场演出)、2017国家两厅院女节《寻找女神》(声音主创)等。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5期 / 2020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