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翠 以祭仪身体与泰国少数民族接上地气 |
吴文翠
吴文翠(陈又维 摄)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表里泰国(上) 表.外国人眼中的微笑之国╱台湾观点 台湾创作者眼中的泰国

吴文翠 以祭仪身体与泰国少数民族接上地气

梵体剧场艺术总监。一九九五年开始接触舞踏,以祭仪式的身体演出为特色,二○一五年参与差事剧团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里山计划」,于日本、美浓、台中、泰国演出。二○一七年三月七日至十七日至泰国Tha Long村进行「湄公河里山」第一阶段初探。

文字|张慧慧
摄影|陈又维
第295期 / 2017年07月号

梵体剧场艺术总监。一九九五年开始接触舞踏,以祭仪式的身体演出为特色,二○一五年参与差事剧团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里山计划」,于日本、美浓、台中、泰国演出。二○一七年三月七日至十七日至泰国Tha Long村进行「湄公河里山」第一阶段初探。

Q:请谈谈与泰国艺术家合作或以泰国为主题的创作经验。

A钟乔老师尝试融合生态、生活、生产为一体的里山思想,相信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里山」。后来透过泰国艺术评论人塔农(Thanom)的牵线,我们在二○一七年三月到泰国东南方的湄公河畔进行为期十天的「初探」。

原本打算要进行里山计划演出,但从曼谷开车十二小时抵达Tha Long村,这个泰东小村落只居住了约五百位少数民族布鲁族(Bru),是因为逃避法国殖民统治,从湄公河对岸的寮国山区迁居而来的原住民。他们住在国家公园旁,过去曾有反政府的左翼分子逃往此地,也因为布鲁族不是泰国人,他们没有与泰国人同样的权利,维持著低度现代化的发展,拥有自己的泛灵信仰。我们发现,不去了解他们,不去站在他们的土地上思考,我们无法进行这场演出。

除了进行田野调查,我们也参与他们的生活。其中有一晚是祈福的聚会,他们呈献了植物制成的仪式塔,插满黄色小花与象征祝福白色棉线,也演出了寮国式传统舞,手势非常丰富。也因为我刚在台湾参与白沙屯妈祖徒步进香,这身体感延续到了Tha Long村,我将祝福的身体化作仪式性舞蹈,带著妈祖的祝福为族人进行了一场祭仪演出。我觉得祭仪式的身体最能接上地气,这可说是一场祭仪剧场的文化行动。未来我们也计划再回去。

Q:对泰国文化印象最深刻的事,或文化冲击经验。

A在那个祈福聚会的夜晚,布鲁族女性跳了传统舞。她们每周两天会由资深者教年轻女孩跳部落舞蹈,很珍惜自己文化的传承。当中有个廿岁左右的女孩,她跳舞的身体淳朴简单,却很美。当她看到借住她家的曼谷年轻女孩,拿出化妆品时,似乎有些羡慕的眼神。问她:「会想到大城市吗?」她没有犹豫地说:「从来没有想过。」她可能有时会羡慕远方,但从来没想过离开家乡,这让我看见布鲁族人虽少,但生活文化紧密对族人产生了很大力量。

Q:推荐一件你印象最深刻的泰国艺术家作品。

A因为只待了十天,那个村落没有我们刻板概念下的「艺术家」作品,但有许多细致的民艺、生活用品。我买了几个竹编放糯米的篮子,工法细密极了。布鲁族的男人都是竹编专家。

Q:如果用一个关键字来描述你所知的泰国当代社会现况,你会如何形容?

A:泰国曼谷愈来愈观光,生活充满资本主义宰制——而且是缺少了自我特色的泰式资本主义——甚至偏远地方都有7-11这种跨国连锁商店。泰国民族性「转译」能力强,但感觉到「主体性的接地力稍薄弱」,对境内少数民族比较缺乏同理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