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导「剧场感染」造成社会负面观感 |
TPAM Direction: DULL-COLORED POP《福岛三部曲》场内演前准备。
TPAM Direction: DULL-COLORED POP《福岛三部曲》场内演前准备。
东京

媒体报导「剧场感染」造成社会负面观感

以东京为据点的演员森一生,2020年原订演出的4个作品都被迫取消,去年12月睽违一年的登台,在准备过程中都有种如履薄冰的不确定感。

文字|新田幸生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以东京为据点的演员森一生,2020年原订演出的4个作品都被迫取消,去年12月睽违一年的登台,在准备过程中都有种如履薄冰的不确定感。

日本政府于1月针对特定地区颁布「第二次紧急事态宣言」,以减少外出的人潮,剧场等公共场馆也被要求提早关门,营业至晚上8点,许多演出被迫取消或延期。两次宣言中,表演者都受到极大的冲击。例如以东京为据点的演员森一生,2020年原订演出的4个作品都被迫取消,去年12月睽违一年的登台,在准备过程中都有种如履薄冰的不确定感。

森一生说,即使在排练、演出前都进行筛检,尽力在妥善的环境进行演出,但失去与剧团成员们喝酒言欢、和观众演后交流的机会,明显觉得剧场与人的连结变少了。雪上加霜的是,去年7月在新宿某剧场发生的群聚感染,造成媒体上大量出现「剧场感染」这个新名词。即使,感染发生在偏向与偶像玩狼人杀游戏活动,并非真正的剧场,且是在违反防疫措施举办握手会与贩售商品导致。而后,纵使演员佐山泰三、井上芳雄等人在媒体也强调剧场界将用尽全力在制定防疫对策,也无法改变大众对剧场产生的负面印象。

相较于第一次强制闭馆,演员们对第二次闭馆的反应普遍平淡。反而是去年底开始破千的感染人潮,让人感受强烈。森一生说,他曾看过一部电视剧,讲述失去舞台的演员们沦落至街头成为「东西屋」,以广告与卖艺求生的故事。现在连上街表演都办不到的状况,让他感到无奈,他说:「我身边没有太多人放弃,大家都在忍耐,希望疫情过后能够重回舞台。」

演员们说,这是精神与体力的胜负,因为生在一个太特别的年代,选择了一个势必得与人接触的工作,而疫情也让演员们回想起与观众共同呼吸的可贵,期待著有一天可以再度群聚,一起在同样空间里体验一样的时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