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 疫后解封,乐声回暖X2021-2022国际乐季扫瞄

德奥 慢慢起身,省思生命找回光明

柏林爱乐官网首页。 (截自柏林爱乐官网)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走走停停中,音乐界迎来了2021/2022的新乐季,疫情的挑战仍然持续,如何在病毒夹缝中求生存,是各个乐团严肃思索的课题。在缓慢的步伐中,乐季的主题探索著生存的意义,或回顾过往於战争中被遗忘的一代,或透过贝多芬的音乐寻觅自我的价值。晦暗中陆续接任的新音乐总监带来了未来光明,斯特拉温斯基、莫里哀、E.T.A.霍夫曼的纪念周年也没有被遗忘……

您还记得生命初始的声音应该是什么样子吗?马勒第二号交响曲,无伴奏人声唱出「复活」前,在乐谱448小节上,提醒要相当「慢」,要能「伸展」!

停停走走,一年半来协调彩排演出准许与否,终於迎来2021/2022新乐季。莱比锡布商管弦乐团所策划的2021「马勒音乐节」,也顺延到2023。在不同波段封锁下,乐团尝试各种直播,试图与观众持续密切连结等周边活动后,证实以「音乐」为核心的现场演出无法取代,但仍有三大挑战:首先是生存;再来是乐团本身的传统价值?最后是观众,在疫情当下,愿不愿意回来?要如何延续艺术传承的世代责任?

6月开启的演出,座位删减,调整空间音响和入场前快筛等后,售票大约只达四成,这是德国遇到的营运难题,甚至必须因此取消歌剧演出,因为观众仍然相当顾虑,密闭空间群聚,难敌大流行病毒的感染。「慢」成了必须接纳的课题,慢慢地重生,缓缓地重建,并回头看看,一个先前经历二战牺牲的、被遗忘的一代,为观众介绍这群1890年左右出生,1910年到大都会如维也纳、柏林、巴黎求学的丹麦(兰戛尔Rued Langgaard)、义大利(西尼加利亚Leone Sinigaglia)、犹太(托赫Ernst Toch)作曲家们,他们如何在国家主义盛行的现实阻挠下,去摸索、去定义「生」,柏林爱乐以此作为其2021/2022节目安排的核心。

摸索「生」的定义,找寻传统价值

根据柏林古乐团(Akademie für alte Musik Berlin)统计,这个巡回驻站不同音乐厅的团体已因COVID-19取消了130场以上的演出,其中贝多芬诞辰250周年庆的音乐会,在2020年也大多无缘进行。维也纳交响乐团(Wiener Symphoniker)把贝多芬曲目延到2022年上演,这是劫难之后,一场乐团本身对自我价值觅寻的探索:聚焦於1814年的维也纳,维也纳会议后再揭幕的欧洲新秩序,拿破仑后的欧洲他们何去何从?贝多芬对於个人的「生」,甚至国家「兴亡」的定义,没有明确解答,但这一系列在明年初登场的整套交响曲,将在熟悉的作品中,陪伴观众回到历史轨迹继续探询「生命本质」。1808年开始,贝多芬为了生计,以作曲家的身分与维也纳剧院合作,为自己举办起所谓的募资音乐会 (Beethoven Akademie im Theater an der Wien),如今维也纳交响乐团就推出了这些历史音乐会中曾搬演过的曲目,於250年后一一再现。1814年也是歌剧《费德里奥》在多次改写与演出后、日益广受欢迎的关键年份,柏林国家剧院以此为新乐季开幕主场,剧中颂赞「崇高人性」,突显内心蕴藏的相互怜惜与悲悯,或许正是这个社会里一盏温柔的指引,为歌颂你我「共享的自由」而「共生」。

莱比锡布商管弦乐团的「马勒音乐节」宣传页面。 (截自莱比锡布商管弦乐团官网)

灰暗时代也有好的面向,一同起身前往未知 

新乐季也有多位新总监上任,包括约丹将引领维也纳国家剧院,以黑马实力拿下柏林爱乐的佩特连科(Kirill Petrenkou),和西南广播交响乐团签下的库伦奇思(Teodor Currentzis),都显示出1970年代出生的指挥家正蓄势待发,已融入统整国际剧院的布局中,将接手表演艺术核心。

作为纪念年份,2021/2022新乐季可以人物分为三大区块:一、斯特拉温斯基的逝世50周年,延续2021威尼斯翡冷翠歌剧院在圣马克教堂举办的斯特拉温斯基盛大音乐会后,柏林爱乐将带来其三出经典芭蕾舞剧《火鸟》、《春之祭》与《彼得路西卡》。二、法国喜剧作家莫里哀(Molière)将在2022年迎来四百年诞辰,世界各地如慕尼黑、柏林、米兰史卡拉、纽约大都会,都将上演这位17世纪巨擘的文学作品,其中受他启发而写成的理查.史特劳斯歌剧《纳克索斯岛上的阿莉雅德娜》更将在2022年难得地频繁曝光。三、2022年也是有「德语浪漫歌剧」开创者称号的剧作家与作曲家 E.T.A.霍夫曼的逝世两百周年,针对其绘画、指挥、法律专业等多方才华,文化界以柏林为据点,策画了一系列展览音乐会等以为纪念,其活动名称为「Unheimlich Fantastisch – E.T.A. Hoffmann 2022」(2022年3月24日至6月25日)。

维也纳交响乐团 (Stefan Ol?h 摄 Wiener Symphoniker 提供)

孤注一掷勇於冒险,通向卓越的明日

世界首演方面,柏林国家剧院委托作曲家艾特沃许(Peter Eötvös),以挪威小说家乔恩.弗斯(Jon Fosse1959-)获奖的文学三部曲(Trilogy,2014)谱曲,发展出当代议题:「生存.存在.所属」。以贝尔根地区的民俗提琴(Hardanger Fiddle)刻画出峡湾孤寂的地方氛围,描述无家、无依靠的未成年爱侣,在磅礴刺骨的挪威雨中,如何寻找他们落脚的归属。剧中梦魇相伴的心理负担,塑造出一个充满神秘、灰暗忧郁,又超现实的悲伤故事,名为《夜未眠》(Sleepless)。将在柏林接下来的圣诞佳节,带著观众从面对艺术的诚实洗炼,进而为普罗众生积攒一丝祝福:多些同理、释放温柔!艺术带著我们迈入2022,慢慢走出值得寄予厚望的「后疫情文化」。

2022年也是德国剧作家与作曲家 E.T.A.霍夫曼的逝世两百周年。 (取自Wiki common)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13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