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最大的对手,最好的伙伴 专访第19届台新艺术奖得主叶名桦、陈武康

颁奖典礼中,陈武康现场连线。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经过2021年第19届台新艺术奖后,应该很难再把叶名桦与陈武康两个台湾艺术创作界重要的名字分开;同为今年的得奖者,一个是首度入围就擒下年度最大奖的台新新面孔,一个是多次入围二度拿奖的熟门熟路得奖人,两人在生活与育儿里相互支援,也在创作中互相激发与协助,密不可分的信赖与支持关系,也让彼此在各自作品中独立而不互抢光环的闪耀著。

最好的朋友,也可以是最大的竞争者。「得奖的第一个念头是,完了,晚上要不好过了!」首先得知作品获奖的陈武康带著喜感分享;宣布得奖当下,他一面想著晚点安慰妻子的说词,同时思索这次的奖金该如何适当分配给制作的伙伴们,幸而紧接著颁发的大奖就由妻子夺下,家中地位的变迁就在这两个奖项颁发之间的十多分钟内,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没办法,我是第一名,他是第二名。」叶名桦轻松地说。

《拢是为著?陈武康》 (蔡耀徵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拢是为著.陈武康》超前部署的自传式作品

同为集编导与表演者为一身的创作者,两人的获奖作品呈现了各自的风格与气质。陈武康与法国编舞家杰宏.贝尔(Jérôme Bel)跨国共制的台北艺术节节目《拢是为著.陈武康》,结合杰宏.贝尔回顾自述式系列舞作,及其深入讨论舞蹈表演性与观众沟通体验层面的哲学式展演,以陈武康的个人职涯史为题材,透过一定程度的主创权利释放,平衡两位创作者在编导与展演上的浓淡关系,料理出层次分明,带著西方舞蹈观点调味的台湾重要舞者自传式作品。

这样高度实验性,且掺杂大量个人揭露资讯的作品,对合作双方来说,或许只能有那么一次「他真的是很sweet、很好很好的一个人,当朋友没问题,但在生产作品上,我已经把我全部的资历都交出来了。」陈武康带著幽默地谈起与杰宏.贝尔的合作。两人在观演关系的调度、创作主题的方向彼此有著默契,早在2018年的跳岛艺术节《身体我的名片》,陈武康即有类似的创作念头「他(杰宏.贝尔)都超前部署,很多我正在想的问题、想尝试的东西,会发现他的作品里面已经有解答了。」陈武康也并不排斥在创作的壮年期就做了如此缜密且多面向的自传性作品,在《拢是为著.陈武康》以独角戏为主轴的编排里,他的父母成为剧中唯二的演出嘉宾。两位舞蹈素人於镁光灯下认真又紧张的起舞身影,还带著些早起练舞吵架的余韵,那画面令陈武康感动非常。

至於入围得奖一事,身为拿过奖的前辈,陈武康有些私人撇步分享「上次得奖那年,我刚好有去安财神,啊还有很多预兆啦……其实都进入决选了,在评审心目中不会有太大差距,这一次就刚好,我赢在颁奖前几天切到手,见红了。」但对陈武康来说,比起自己得奖,另一半拿下大奖才是他更在乎的事。

颁奖典礼中,叶名桦现场连线。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无关领域界限的《墙后的院宅》

从打理舞团大小事到跨界美术馆展演,本身为资深舞者的叶名桦,已习惯在角色间转换,因此在接受委托创作时,同理各式需求对她来说并不困难。「我真的是很好的厂商。」叶名桦开玩笑地说,《墙后的院宅》原为台北市立美术馆推广建筑师王大闳自宅重建展示的计画,汇集建筑领域、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各种因子,场馆承办人一路上也陪伴创作者一起开疆拓土,让原需汇款购票的规范,得以转为网路售票平台。「每个人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好好听,想个方案去帮助他。」叶名桦补充「没有什么是绝对或必须的。」抱持如此开放态度面对主题式创作,她仔细斟酌来自场馆、专家与文物中的资讯,一一评估回应。这份作品由叶名桦从建物与建筑师的性格与人生态度上搓揉成线,透过艺术家的巧手编织成网,成为难以被特定艺术范畴界定的展演。「这个建筑是一个家,它不是公共空间,也不是剧场,它有很内在的东西,是要等著慢慢被发掘的,就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她以一贯温柔却坚定的语气说明。

「表演跟展览最大的差异是时间性,剧场演一两场就没了,展览是要能让人再回来,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叶名桦如此观察。《墙后的院宅》从2020年5月底一路演到8月初,分作三个阶段〈之上〉、〈游院〉与〈过日子〉,每一场观众人数不同,售票也各自分开,〈过日子〉甚至要求有意愿观赏的民众写信给主创者,由艺术家挑出12位观众,邀请对方购票,才有办法看到演出,对观众、场馆及创作者来说,都不是个便利或直觉式的观演行动。「这会是双向的付出。」叶名桦表示。

沉浸式演出需要照顾的方方面面繁多,户外演出难以掌握的天气变因和非展演空间的场地都是挑战,但她想做的不只是作品,而是更结构上的突破。「曾经我在某些场合感受到被歧视……视觉艺术家被称为『艺术家』,而我就算现场跳舞,好像也只是『来表演的』……我觉得我们蛮苦的,表演艺术跟视觉艺术好像就差这么一格,很难买卖拥有,需要一个好的机制。」争取想被拥有的背后,是她对有形与无形文化传承的重视。「有些事物会停在某些世代,以前人把东西留给了我们,我们要如何怎么把这些留给下一代?」举个实例来说,两夫妻就在女儿房间装了一只电话专线,希望她认识曾有室内电话这样的时空。

有女万事足的两人,在颁奖当天仍在忙碌家务,不仅是叶名桦在颁奖前一刻还在煮饭,陈武康也在典礼结束后速速出门买菜,「有小孩的好处就是,可以很快就被拉回现实。」在致词时被女儿隔空踢了一腿的叶名桦,得奖之后继续一边做著家事一边想著接下来的作品,她紧接著要在今年的台北艺术节「共想吧」推出线上演出《SHE_O.S.》,是以历史中的女性舞者视角与当代对话的《SHE》系列新作。两人在分别受访时,当一人专注分享,另一位就认真地当孩子的玩伴。或许创作者成为伴侣,最重要的不是彼此的创作方向是否一致,或成为彼此的缪思,而是在各自埋头艺术时,能和谐地分担掉生活琐事,那会是最美好的合作节奏。

《墙后的院宅》〈游院〉一段。 (李欣哲 摄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2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