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艺评 Review | 直击艺现场 2021TIFA评论

海边的孩子,巴卡路耐 评《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

(刘振祥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当一开始的巴卡路耐依序听从叫唤而来,传统舞的步伐踩踏在投影的沙滩上进行训练,大量重复的吟唱与低重心如同拓荒的肢体就此展开,布拉瑞扬用这样的方式,呈现了巴卡路耐在海上抓溪虾、捕月光螺的光景,而这般朴实的文化传承随时间的推演,舞者消耗的体力也逐渐反映在他们的歌声之中,在每一个人都身心俱疲的前提下,群体中彼此声音的包容与支援,至此,或许我们看见了「没有害怕」的根源,自我突破的勇气与互相声援的爱。

布拉瑞扬舞团《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

4/21  20:00

台北 云门剧场

重重地提起,轻轻地放下。

布拉瑞扬自创团以来,延续勇者精神的《拉歌》、排湾族的《阿栖睐》到今天的《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过程中除了大量的田调与学习之外,诚实面对眼前的风景一直是笔者深受舞团所感动的地方,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将自己血脉的文化根源这样举重若轻,用适合的方式将它放在合适的位置。

《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中的「巴卡路耐」其来有自,这是源自於阿美族都兰部落最低的年龄阶层,12岁的男子被编入年龄阶级管理组织之中,以5年为一个组织单位,开启会所制度的生活并共同承担部落的大小事情,然而这不是布拉瑞扬首次咀嚼他族文化来进行创作,2018年的《路纳LUNA》就是舞团首次进行田调,深入南投学习布农古谣而衍生的作品;在演出开始之前,影像设计徐逸君将投影化作浪花,一波波地袭打在舞台的前缘,而吉他手Sakinu以Live Show的口吻为观众报幕,气氛相当轻松且富饶趣味,虽然说这样的方式并不能说是别开生面,但却也轻松地与第四道墙建立起了连结,对於笔者的观看体验来说,更是鲜少有机会能看见演出团队鼓励且民众有志一同地拿起相机打卡与拍照。

「巴卡路耐.Faki.拉力耐」(注1

笔者在求学过程中曾有机会向布拉瑞扬学习,记得他曾说过「知道的愈多,能做的愈少」,那年是布拉瑞扬方回到自身的部落学习,同时也是开始编创《拉歌》的第一年,过去他希望使用美丽的古调来跳舞,却发现美丽的古调有它的传承与故事,并不是任何时间与任何地点就可以吟唱的乐音,也因此才有2015年《拉歌》跳脱以往的崭新风貌。然而时隔多年,如今的拉歌是「知道的愈多,能做的也愈不少」,当一开始的巴卡路耐依序听从叫唤而来,传统舞的步伐踩踏在投影的沙滩上进行训练,大量重复的吟唱与低重心如同拓荒的肢体就此展开,布拉瑞扬用这样的方式,呈现了巴卡路耐在海上抓溪虾、捕月光螺的光景,而这般朴实的文化传承随时间的推演,舞者消耗的体力也逐渐反映在他们的歌声之中,在每一个人都身心俱疲的前提下,群体中彼此声音的包容与支援,至此,或许我们看见了「没有害怕」的根源,自我突破的勇气与互相声援的爱。

(刘振祥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没有想像中的美丽,却有看得见的漂亮

《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的余韵,让笔者想起2017年无垢舞蹈剧场《潮》的首演,当时舞蹈家林丽珍使用近30分钟的颈部旋转,转出了舞者一声嘶心裂肺的惊吼以及可能是观众这辈子最绵长的屏息,这两者的呈现都可以引伸至法国戏剧理论家亚陶所描述的「残酷剧场」(注2,其透过言语之外的剧场意象,总体地捕捉了舞者与观众的心理情绪,最终在某程度的力量影响下,The Cruelty变成了一种治疗工具;舞者Dudu在所有人训练过后被留下,进行伏地挺身、交互蹲跳等肢体行为,突破极限的最后就是换来了群体观众的欢呼与解脱,在(残酷)意象的交流下,笔者与观众或许都达到了共感的可能,Dudu的大笑不会变成希斯莱杰的讽刺,而最后大群舞的狂欢与成就,更是唤醒了巴卡路耐与文化传承的连结。

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是《没有害怕太阳与下雨》教会我们的事情。

注:

1.     Faki是阿美族与长辈的意思,而拉力耐(Lalinay)则是都兰部落2021年最新的年龄命名,大家熟知的图腾乐团主唱舒米恩,则是叫做拉千禧。

2.     参考台新提名观察人林靖杰评论,2017年3月发表,更多资讯可阅读《从写实主义到后现代主义》一书中,钟明德著,书林,1995年出版。

01舞蹈│厅院迷

喜欢看舞、跳舞与写舞的自由工作者。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