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三) Focus | 以魔法点亮舞台X灯光设计

王天宏 神的仆人,献祭给光

王天宏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灯光设计作品从剧场到商业场的记者会、产品发表会,能力颇受肯定的王天宏曾被开玩笑地说他是「灯神」,但勤恳的他却说自己「不是灯神,是神的仆人。光线只是藉由我的手所展现出来。」非剧场科班出身,他透过勤问勤看排去理解创作,参透各种细节,进而在舞台上使出光的魔法,他坚信,如果把细节记得愈清楚,「进剧场的时候就会有小天使出现帮助你了。」

灯光设计,绕点路也想吃到的隐藏美食

「收工以后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倒是我一直有一个开工的『仪式』,就是一定要带两杯纯吃茶进剧场,现在则是冰拿铁啦!这个习惯行之有年,长合作的crew也都知道。喝完以后才会觉得信心满满,可以开始工作了。」

入行20多年,有些人会玩笑地说王天宏是「灯神」,好像有他在的地方就没有搞不定的光。从剧场到商业场的记者会、产品发表会,都有他的身影。然他过去也曾说过:「不是灯神,是神的仆人。光线只是藉由我的手所展现出来。」

此话听起来很诗意,实际上很科学。

神的仆人必须年复一年追寻最新的科技,他不只是亮灯的人,而是场内所有发光的东西——诸如窗外的光是否漏进舞台、投影的画面是否足够清晰、演员脸上的神采是否因舞台灯而消减或增加——林林总总,他都得管。

这几年科技进步愈发快速,电脑灯能够打出更细致的光影线条,技术上也从笨重的机器逐步进化为安静轻巧的工具,身为「仆人」,他亦只得加快自己的步调,就怕哪天跟不上技术的翻新,就会被时代抛下。

「做这行,我们都会说如果真的哪天学不动,就表示该退休了。」被时代追著跑的王天宏,说起这句话时却又那么从容不迫,似乎是入行这么多年了,面对不断翻新的技术画面,他仍觉惊奇、仍感到有趣。

手作模型,预见光的质感

「90年代的时候我刚做剧场。当时技术条件状况不同,有些地方可能只有钨丝灯泡,那时只要能灯光亮就很感动了。」王天宏追忆,事隔多年,一切数位化,从前期的模拟作业到后期的控台操作,一切皆可在电脑上完成。

当然,他也日日更新这些技术,不断学习。却不知怎地,总有种学了这么多精妙的电脑知识以后,回过头来发现仍是老派的手作最迷人。例如设计灯光的时候,王天宏喜欢先动手做模型。

当然,做模型的原因不只是迷人而已。

这是王天宏在大学期间养成的习惯。他念的是工业工程,除了自己系上的作业需做模型,当时就喜欢在不同的系所间晃晃,偶逢建筑系的学长姊毕业制作,对方需要不断裁切各式极繁琐的模型纸片,他举例:「比方制作地砖,得割好多好多个小方块……」诸如此类,日久积累,使他进剧场以后也习惯先以手作的方式模拟舞台,预见光影。

「电脑3D模拟打光的角度固然精准。」王天宏说,「但有时,质感落差很大。」

如视光影为衣著,他非常计较光线的强暗,好似光落在皮肤身上的时候,演员是穿戴著它的,好似光影不仅只有明暗、冷热的区别,也有毛躁与柔顺、刺痛与光滑的差异。

手作模型的过程虽耗时,却也在搭建舞台的过程中,他能一步步整理思绪,催生灵感。特别是将小人偶摆放在模型上时,光所照见与无法触及的角落,一清二楚,比电脑拟像来得更直觉。

王天宏说有段时间,自己全面投入数位技术的怀抱,无论排练笔记、设计灯光,都靠电脑处理;直至现在他也无法否认,便捷的网路所带来的资讯世界能让他快速获取大量资料。

然近十年来,他重拾老派的浪漫与缓慢,回头开始搭建模型,偶尔绘图,都是纸上作业。「这过程很疗愈啊,」他说:「整个人慢下来,变得不会这么焦虑,会知道自己至少是有再往前进的。」

豫剧团《观音》灯光调灯工程。 (王天宏 提供)

牢记细节,等待小天使

学习工业工程出身的王天宏没受过什么文本分析的训练,对戏的理解他不走捷径,能做的,就是没日没夜地观看,并且勤於发问。

以舞团为例,王天宏记得最早接触世纪当代舞团时,在没有文本脉络的状况下,对於灯到底该怎么打完全没有概念,於是他找导演、服装设计、舞台设计等各部门的人聊天,「不只导演,我会想要了解剧组的每个部门在做什么事情,无论是服装的质感、空间的氛围。也会去找演员聊一聊他们对环境的感觉。」

在早期通讯媒体尚不发达的年代,王天宏必须真的置身现场,才能一再与艺术相遇、与人相谈。愈是不熟悉的作品,他看得愈勤,有时早早现身排练场,与演员一同暖身,「当时的舞团的编舞家姚淑芬老师就说,她从来没有看过技术一直来看排的。」

他笑著说,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录影普及后虽不必如此频繁跟排,他仍得一再反覆观看,直到几乎能够背出所有演员、舞者的走位,乃至身体倾斜的程度,或是眼神的交流。

他坚信,如果把细节记得愈清楚,「进剧场的时候就会有小天使出现帮助你了。」语毕,他俏皮一笑。

又是神的仆人,又是剧场小天使。王天宏很擅长替自己的职涯下关键字。

若我们不解风情地将之转译,所谓的「小天使」,其实就是所谓的直觉,也有些人称其为「灵感」啦。

「事前准备当然很重要,但我想做任何事情都一样,你总是需要一个很关键的部分来说服自己、打动自己。而这一块可能是进剧场前无法掌握的,很多化学变化还没有组合起来。」王天宏说,他知道听起来有些玄妙,却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进一步补充:「细节就是你的素材,把那些东西放在心里,这样一来哪怕实际操作的时候你心中还有几分不确定,也不要紧。」

他和后辈也是这么说的,你得相信,小天使多半会来,会坐在你的肩膀上,前一刻分明还踌躇不定,但下一秒就会将光的指引看得一清二楚。 而召唤天使的祷词,便是作品中的每一处细节。

王天宏过去也习惯手绘手稿,此为南风剧团《致波赫士》。他说现在手绘都是铅笔草稿,不会画彩色稿了。 (林韶安 摄)

虔诚的信徒,眼底有光

采访尾声,问及入行多年,是否有什么制作是心向往之,却无缘会晤的?他思考一阵,说:「我好像都没办法想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期待什么事,多是全心全意思考当下的制作。」

王天宏说,这有点像是剧场人常说:「当你走错cue点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也不要拘泥於刚才为何走错,你只能继续往下面的cue走下去。」

戏过去,就过了,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确保之后的演出顺利完美,无法左顾右盼,只能全心凝望当下。

王天宏如一个虔诚的信仰者,眼底有光,光就是他的神,而其献祭的是时间与岁月,日日夜夜,就为在演出时刻能顺利地把灯打开,打开场上的灯,如开启冬日醺淘淘的温暖日光、点按夜里书桌旁的暖黄台灯,抑或让一盏善於陪伴等待之人的路灯发亮。

「虽然已经做了这么久,我常常在剧场里调灯的时候,都还是会觉得:哇,灯光怎么这么神奇。」王天宏的语气仍有惊喜,甚至几分幸福,他说:「光线在剧场中所产生的化学反应,真的会让人相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正在发生。」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人物小档案

东海大学工业工程系毕业。从事灯光设计与视觉设计,自2000年开始与台湾各表演团体合作。参与灯光设计的多部制作荣获台新艺术奖。相关作品:莎妹剧团《肤色?时光》《残》《亲爱的人生》、1/2Q剧场《乱红》、无独有偶《雪王子》、世纪当代舞团《春之祭》《婚礼》《孵梦》、江之翠剧场《朱文走鬼》、人力飞行剧团《时光电影院》、国光剧团《绣牲琚n《费特儿》、旧金山歌剧院《红楼梦》英文版歌剧、沙丁庞客剧团《白蛇?!》、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苔痕》。各种表演形式灯光设计作品多达百件。

王天宏会依据不同的首演剧场或是演出形式来制作排练纪录的格子。此为世纪当代舞团 《婚礼》的排练笔记。 (林韶安 摄)
莎妹剧团《亲爱的人生》灯具吊挂工程。 (王天宏 提供)
(林韶安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