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当透过影像的观看变为前提…… 台日舞蹈线上交流工作坊侧记

台日舞蹈工作者在线上聚会交流,上排左起为苏威嘉、鲸井谦太?与郑皓,下排右为奥山???。 (文化部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往年在美国表演艺术专业人士协会年会同步举行的「东亚当代舞蹈艺术节」,今年因疫情之故转为台日线上交流工作坊,由日方邀请两位舞踏家鲸井谦太?和奥山???,与原订要在艺术节中演出的台湾编舞家郑皓与苏威嘉,进行为期半年的深度交流。本文为该工作坊最后一场的侧记,读者可看到台日舞蹈工作者如何突破视讯限制、设计身体练习,以达成交流目的,为舞蹈在国际交流上的可能性带来了一丝崭新的曙光。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开始,已过了一年多,世界各处的感染状况似乎没有获得显著的改善。在这样的状况下,十分重视「现场」的表演艺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影响,多数国家的因应对策,不是将观众人数大幅缩减,就是完全封锁剧场。相较起来,台湾彷佛处於平行世界,除了前期为了防止疫情扩大,采取较严谨的措施,中止过几档演出、限制过观众坐成间隔座之外,剧场的状况可说是几乎如往常一般。但在疫情时代中,即便节目能照常演出,但因无法自由出入国境,国际交流仍面临严峻考验。

从「东亚当代舞蹈艺术节」到台日线上交流工作坊

台湾文化部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与驻纽约日本协会在疫情之前,已经维持了10余年的定期交流,在美国表演艺术专业人士协会(Association of Performing Arts Professionals,APAP)於每双年的1月举办一次的纽约年会期间,与其合办「东亚当代舞蹈艺术节」(旧名为「东亚当代舞蹈示范演出」),邀请日本、台湾与韩国的当代舞团同台演出,向业界人士和一般观众介绍制作团队。在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的推广下,历年来将许多台湾当代舞蹈剧场带至纽约演出,包括舞蹈三十剧场、风之舞形剧场、林文中舞团、古舞团(余彦芳)、安娜琪舞蹈剧场、崎动力舞蹈剧场、动见体剧团(董怡芬)、在剧场(刘彦成,现已更名为「大身体制造」)、丞舞制作团队、刘冠详舞蹈与音乐工作室等。

2021年「东亚当代舞蹈艺术节」原定邀请告白炽造(郑皓)与舞剧场(苏威嘉)至纽约演出,但迫於疫情,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转为与驻纽约日本协会合作,将此次的同台演出转型为台日线上交流工作坊。日本方面的参与者为两位舞踏艺术家,分别是鲸井谦太?(Kujirai Kentaro)和奥山???(Baraba Okuyama),以两位台湾编舞家对两位日本舞踏艺术家的双打模式,进行为期半年的深度交流。

郑皓在工作坊中带领的动作练习。 (文化部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 提供)

日方舞踏家的舞踏谱,已考量视讯交流的可能限制

我受邀参与最后一场线上工作坊,在正式工作坊前收到了由鲸井谦太?所准备的工作坊笔记,他使用了日本舞踏流派中土方巽的「舞踏谱」方法。

土方巽创造「舞踏谱」的动机很简单,音乐有乐谱,舞踏应当也有舞踏谱。在这之前,大家无法想像舞蹈如何被一种形象或符号给记述。值得一提的是,土方巽创造「舞踏谱」的年代,正巧是日本跟上欧洲开始批判沙特的存在主义的时候,於是我们能够在土方巽的「舞踏谱」中嗅到一丝结构主义的味道。

具体来说,「舞踏谱」是将身体动作切成十分细微的碎片,并不以例如「转圈」、「蹲下」等实际动作命名,而是赋予其一种形象。土方巽最常使用西洋油画的作品来为其定义,如法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而这次工作坊中鲸井谦太?则使用了法兰西斯科?哥雅(Francisco Goya)。舞踏艺术家们可以根据自己对这些形象的感受与想像,自由地表现身体。这让舞踏的编舞能够固定在一个编舞家所构思的特定风格中,却又能在演出中显现不同舞踏艺术家的诠释。

我在收到邀约时曾思考过,舞踏的表现并不仅是身体动作,表情的细微变化与身体和空间的关系改变皆是重要命题,透过视讯进行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

在鲸井谦太?的工作坊笔记中,我先注意到的是他所选用的关键字:「脓、口水、耳脓、肉的错位、黑暗」、「脑浆滴到嘴巴」、「用手肘拉过脓的袈裟」、「肉的错位—往各处错位」、「脓之教宗淹没在黑暗中」。这些形象在「舞踏谱」中都是属於身体大范围的表现,「脓」、「口水」、「脑浆」皆是缓慢流动形变的液体状态,很显然地,鲸井谦太?在准备时已考量视讯进行所带来的限制可能。

事实证明,这样的安排是正确的。在线上工作坊进行时,即使在视讯上我们无法观察至舞者的表情和整个空间,但仍能清楚地看见其身体的幅度变化与速度增减,而「缓慢流动形变的液体」这样的状态,甚至让网路不稳时造成的时差没有任何违和感。

日本舞踏家带领的动作练习。 (文化部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 提供)

大范围表现的身体动作,互相清楚看见

而另一方面,郑皓与苏威嘉带来的工作坊指导语也相当有趣。以郑皓近年探索之空间观、身体运作观为核心,提出「如何在斜轴旋转时,持续性地转移重心?」为主轴问题,设计一系列的身体练习。在最后一场工作坊中,他带领日方舞踏艺术家进行「身体熔化为岩浆」、「牛顿球碰撞/打地鼠」、「地板移动、开放规则」等三个动作练习。我们可以发现,虽说郑皓与苏威嘉的带领方式与身体概念和日方全然不同,整体的重心都放在更低的地方,但他们亦选择了可以大范围表现的身体动作,透过视讯观察,台日双方舞者在地板上的滚动、停顿与碰撞仍然显而易见,对於斜坡的想像亦能透过萤幕清楚传递。

或许是经过半年的来回交流已十分有经验且培养了一定程度的默契,在对於舞蹈领域而言非常不容易的线上工作坊中,台日双方皆展现了一定水准之上的表现。

观察这个舞蹈线上工作坊,让我想起2013年3月,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展出了「法兰西斯.培根展」,这是日本30年来最受注目的大规模培根展,引起了相当大的话题性。高达30余件的作品展区的另一头,和画作并排的是土方巽1972年的演出《?疮谭》的黑白影像壁面投影。有趣的是,在美术馆方没有多作解释的状况下,没有人认为这个影像在这里显得突兀,馆方也相当满意这样的展示方式。这个展览带给舞蹈表演者一个很大的刺激是:舞蹈透过影像的演出如何可能?

在疫情之中,纽文中心与日本协作所共同策划的台日舞蹈线上工作坊为我们带来了同样程度的刺激与提问:「透过影像的观看变为前提」是否可能?

毫无疑问地,鲸井谦太?、奥山???、郑皓与苏嘉威等舞蹈艺术家们出色地完成了如此困难的工作坊,突破了视讯与萤幕的限制,为舞蹈在国际交流上的可能性带来了一丝崭新的曙光。而此种受限於现实的交流方法,是否透过此些优秀的表演者们的转译和转化,进一步地形变为一种常态的表演方法,为未来的国际交流带来更大的活化与能量,十分值得期待。

这次的工作坊,突破了视讯与萤幕的限制,为舞蹈在国际交流上的可能性带来了一丝崭新的曙光。 (文化部驻纽约台北文化中心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