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编辑 Pick-Up

关於?田千春的一点遥远记忆

(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田千春大多数的作品,《遥远的记忆》同样环绕著人、记忆、心理地理学。那些老窗框叠映著大量不在现场的人,已经不在的家,与消散流离的故事,艺术家创造出一个类似剧场的空间,乘载人们的记忆,也邀请观者走入自己的内心地图,标注仅属於自己的某时某地。

《?田千春:颤动的灵魂》

2021/5/1-10/17,台北市立美术馆 一楼1A、1B展览室

记忆中,我首次走入?田千春的作品是2013年。

但直到这回?田首度来台湾办个展,我才发现记忆出了错。过去这几年,我一直以为自己曾穿越过那栋位在稻田旁,层层叠叠的长窗廊《遥远的记忆》(2010)。

那年,我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加入日本濑户内国际艺术祭小虾队担任志工,期间得清晨5点起床,赶赴码头搭上第一班总是摇晃得让人肠胃翻搅的小船,看顾那些散布在各岛屿的艺术品,直到下午5点闭馆收整空间,才算结束整天工作。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勤奋得不得了,只有20代才承受得起的假期啊。

问了问旅伴,她翻找出照片。原来,那是她的记忆。当时,结束整天工作,小虾队员们会回到寄宿的高松港边寺庙,在通铺熄灯前,聚在仅容人侧身通行的小厨房,围著木头餐桌,交换所见所闻的岛屿风景,疲惫又愉快地校准几个问题:你从哪里来?你今天待在谁的展间?你明天想要去哪座岛?第一个问题建立垂直X轴,接下来的两个是水平Y轴,我们以此建立座标,标注彼此在旅途中的关系位置。只是时间推移,我从大量影像、叙事、转述中,让旅伴的个体经历成为了同属於我的经验。边缘模糊,似曾相识,就像那条坐落於丰岛甲生地区的废弃公民馆前,光影错落的长隧道。

一如?田千春大多数的作品,《遥远的记忆》同样环绕著人、记忆、心理地理学。那些老窗框叠映著大量不在现场的人,已经不在的家,与消散流离的故事,艺术家创造出一个类似剧场的空间,乘载人们的记忆,也邀请观者走入自己的内心地图,标注仅属於自己的某时某地。

(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老窗框是?田千春在2004年间在德国柏林开始使用的创作媒材,对她来说,那些老旧斑驳窗框是「之间」的存在,在住家与城市之间,私领域与公领域之间,在此处和彼方之间,在记忆与失落之间。

?田也自觉是处在「之间」的漫游者,在日本与德国之间,在过去与现在之间。目前她定居柏林,距离她在1996年离开日本,为了拜师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门下而飞抵德国已过了25个年头,但当时,人们推倒柏林围墙才过了5年,空气仍骚动不安,那些东柏林空屋的老窗就像历史幽灵的眼睛凝视往来之人,她感觉,那些物件因不在场之人而拥有生命,那是身体感官的直接触动,此后,横跨绘画、行为、装置、剧场???田千春试图用不同尺度寻找放置创作语言的空间,将无形之物有形化,她用那些错综的线、老钥匙、老鞋、老行李箱、老文件??交织出茧一般的网,尝试捕捉过去,开展生命。

人们说她的作品得用身体感觉,难以用语言固定下来。那些空间像镜子,让观者能投射自己,产生各种想像的反射,近似一种共时性的现象,证明了生命的载体不是序列,而是群集,证明了在错综的混沌之中,记忆的线往各个方向延伸,像神经,像血管,形成一张奇异的网,以微小细腻的反覆,连结了你我,让我们得以重返过去的、遥远的记忆。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