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SO「大师的对话─夏汉与水蓝」 俄国交响与大师 三个时代的不同面貌 |
小提琴家夏汉(左)与指挥家水蓝
小提琴家夏汉(左)与指挥家水蓝(Luke Ratray 摄 新加坡交响乐团 提供)
音乐

NTSO「大师的对话─夏汉与水蓝」 俄国交响与大师 三个时代的不同面貌

柴科夫斯基、浦罗柯菲夫、齐尔品,分属三个时代的俄国作曲家,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的「大师的对话─夏汉与水蓝」音乐会,即以上述三位作曲家的作品,呈现俄国音乐在不同时空背景下的面貌。其中邀到知名小提琴家夏汉诠释浦罗柯菲夫的《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指挥水蓝本身就是第一位灌录全套齐尔品管弦乐作品的指挥家,合作早有默契的两人,如何展现俄国大师杰作?令人期待!

by 张伟明、Luke Ratray | 2017-06-01
第294期 /2017年06月号

柴科夫斯基、浦罗柯菲夫、齐尔品,分属三个时代的俄国作曲家,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的「大师的对话─夏汉与水蓝」音乐会,即以上述三位作曲家的作品,呈现俄国音乐在不同时空背景下的面貌。其中邀到知名小提琴家夏汉诠释浦罗柯菲夫的《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指挥水蓝本身就是第一位灌录全套齐尔品管弦乐作品的指挥家,合作早有默契的两人,如何展现俄国大师杰作?令人期待!

NTSO「大师的对话─夏汉与水蓝」

6/30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7/1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4-23391141

相对于西欧各国,俄国音乐起步较晚,十九世纪始逐渐浮现于音乐史中。十九世纪后半的俄国音乐界以「五人组」(The Five)为首的「国民乐派」与传统西欧学院派风格相互对立,但实际的音乐作品无法以如此二分法简而化之、以这两者泾渭分明地分门别类:结合两者,将俄国民族素材镶嵌至源于西欧的音乐架构中,才是十九世纪真正属于俄国自身的音乐文化,柴科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即为代表人物。廿世纪初,身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音乐风格有了巨大改变,俄国也试著寻找属于自己的新乐音,从传统中解放,浦罗柯菲夫(Sergei Prokofiev)为其中翘楚。在共党政治的文化政策之下,俄国音乐家对前卫音乐的追求备受限制,许多艺文人士远走他乡另寻发展,齐尔品(Alexander Tcherepnin)先后旅居法国、中国、日本、美国等地,并致力探究各式音响色泽。

三位作曲家  呈现俄国音乐不同风貌

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的「大师的对话─夏汉与水蓝」音乐会,即以上述三位作曲家的作品,呈现俄国音乐在不同时空背景下的面貌。柴科夫斯基《第一号交响曲》初始版本完成于一八六六年,最终修改至一八七四年才完成。在音乐技法中,作曲家展现在完整西欧学院训练下的扎实成果,再注入俄国民谣色彩,混合出十九世纪中后期典型的俄国交响曲之精品。作品又名《冬之白日梦》Winter Daydreams,第一乐章及第二乐章分别名为〈冬旅之梦Dreams of a Winter Journey〉、〈荒芜之地,雾霭之乡Land of Desolation, Land of Mists〉,如此诗意的标题是由作曲家亲自题名,在简短的文字中蕴含著无穷的诗意及想像,并借由音乐的不可言说而完满。

浦罗柯菲夫《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完成于一九一七年,这首乐曲反映廿世纪协奏曲创作美学的转变,不再只追求独奏乐器的炫技与丰富的管弦乐色彩,也不再完全遵循三乐「快—慢—快」的形式,第一乐章以小行板开始,开头小提琴如梦似幻的第一主题及乐团室内乐般的配器,呈现晶莹剔透的声响,奠定了整部作品截然不同的声响氛围,并以同样的宁静氛围结束全曲。齐尔品《交响之祈祷》Symphonic Prayer完成于一九五九年,在新音乐的浪潮下,作曲家透过不同的乐器演奏技巧、编制、织度及和声等手法,展现各种新颖的音响色泽与风格。

夏汉与水蓝联手  演出拿手曲目

这三部作品虽然并非音乐会常见曲目,却是本场两位大师的拿手好戏。小提琴家夏汉(Gil Shaham)为当今乐坛的当红炸子鸡,但从不故步自封,十分愿意尝试各类型不同的曲目,浦罗柯菲夫的小提琴协奏曲对他来说,已不仅是尝试,更受到热烈好评,其专辑录音荣获葛莱美奖提名。水蓝是第一位灌录全套齐尔品管弦乐作品的指挥家,对于其作品之诠释钻研已久。此外,两位大师早已合作多次,并曾灌录专辑,已有深厚默契。这三首乐曲在国内鲜少机会能一窥全貌,再经由名家大师挥洒演出,错过可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