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声川、张震、萧艾、胡德夫 再续《暗恋》江、云前缘

张震与萧艾将合作演出《江/云.之/间》。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暗恋桃花源》演出35年,走遍世界各地,保守估计一万多场。很多人询问江滨柳跟云之凡之间的故事,他们於《暗恋》的留白在表演工作坊新戏《江/云.之/间》可以解答。

2021TIFA 表演工作坊《江/云.之/间》

4/2-4  19:30  4/3-4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https://www.opentix.life/program/1313393969852633092

走遍世界各地演出的《暗恋桃花源》,剧中最让人揪心的一对恋人――江滨柳与云之凡,被大时代冲散的他们,透过书信阐述彼此的思念。然而,通信近40年,许多信件并未送达至彼此的手中,两人在医院病房的相聚,成了剧场的经典场景,但也留下许多留白。而这些空白,将由表演工作坊新戏《江/云.之/间》填上,从小人物的故事向那些在大时代中因战火而离散的人们致敬。剧中邀请曾经饰演过江滨柳与云之凡的林青霞、丁乃筝等人共襄盛举,提供两位恋人不同时期的信件,揭开江、云在颠沛的人生中,对生命的无奈和彼此的思念。

2021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表演工作坊《江/云.之/间》中的男女主角江滨柳与云之凡是《暗恋桃花源》里《暗恋》的主角,在 1948年的上海认识、恋爱,因战乱分开,40年后於台北的病房里重逢,已都是白发老人。《暗恋桃花源》自1986年首演以来,不管是台湾的重演或是世界各地巡演,或是当年赢得东京影展银樱花奖的电影版本,无数观众在当中欢笑与感动落泪,彻底改变了剧场,影响华人世界深远。35年后,表演工作坊将原创再原创,使用集体即兴手法,抽丝剥茧出藏在江滨柳和云之凡心中最深处的记忆,制作全新戏剧《江/云.之/间》,由演员张震挑战江滨柳这个角色,并携手第四度扮演云之凡的萧艾,诠释这对被时代战火拆散的情人。

导演赖声川表示,《暗恋桃花源》演出35年,走遍世界各地,保守估计一万多场。很多人询问江滨柳跟云之凡之间的故事,他们於《暗恋》的留白在《江/云.之/间》可以解答。从两个小人物的故事勾出一个大时代的样貌,向我们父母那一辈过著颠沛流离日子的他们致敬,填补他们留白的部分。「1949年,200万人从大陆到台湾,渐渐凋零,我们讲他们的故事,如果没人说,就会没有了。《江/云.之/间》像是成千上万的外省人,他们的遭遇,他们如何活下来,他们如何怀念自己见不到的亲人。」

后来演出江滨柳角色的演员包含:尹昭德、樊光耀、邱泽及黄磊、香港的潘灿良,几乎都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演绎出不同的角色诠释,也提炼出不同的角色韵味。这次邀请张震加入演出,赖声川说:「我在思考《江/云.之/间》的江滨柳这个角色时,他是江滨柳,但也不是江滨柳,他在戏外必须要有一点个性,能够让张震来演,真是太过瘾了。当时,张震说他没正式演过舞台剧,我跟他说不用担心,交给我们就好了,他是最佳人选。」

张震首次挑战主演舞台剧,接到赖声川邀约时,他坦言:「这些年一直都有很多舞台剧的邀约,去年刚好因为疫情,很多时间都待在家里。收到《江/云.之/间》的邀约,跟赖老师碰了一面,深深被这个故事吸引。江滨柳跟云之凡是非常经典、令人记忆深刻的角色,我觉得是一个很有意思且非常有挑战的工作,希望这次在自己的工作上可以进步、成长,能够在舞台上找到一个做为演员的可能性。对我来说,舞台剧就像是一座山,这座山非常高,我必须征服它。过程中,不知道遇到什么样子的事情,希望可以好好走过这座山。」

《江/云.之/间》的云之凡再度由萧艾担纲,举手投足就如山茶花的她说:「这次是我第四次演云之凡,从大学刚毕业的第一次,轻熟女时代的第二次,2019年第三次,到今年是第四次。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让云之凡的生命进出在我身上,希望我的成长可以让云之凡更加立体、有光彩、更加动人。而我并不觉得在重复演出同一个角色,对於现在这个人生阶段的我来说,有一些很不同的感觉,更体会到人生做的一些选择是需要与无奈和遗憾共处。」

提及与张震合作的心情,萧艾表示:「张震是个很棒的人,上一次与他合作是他的第一部作品《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当时我是副导,并且兼做剧中的角色,那时候的张震才14岁,当时一群小男孩玩在一起,我们做为大人必须要看紧他们。我还记得当时搭乘国光号从屏东把他跟柯宇纶带来台北考期末考,宛如保母一般,几年后在杨德昌导演的工作室见上一面后,就一直到这次才又碰面。通常都是在萤幕上看到他优异的表现,从小小男孩到现在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我会非常放心他演的江滨柳。」

担任音乐设计的胡德夫表示,「《江/云.之/间》的背景让我想起了1949年来台的军人们,我童年时期被这些老兵所疼爱,他们后来成了我的姨丈、姑丈,但一一凋零。因此在剧中,我准备了一首歌纪念他们。这出戏在排演的时候,我重温那样慈祥的过去,甜度很高的时代。想用不同的口音模仿那个时代的老人家时,我就说:『我会讲!各省的方言我都会讲一点。』每次在剧场开玩笑的时候,我的眼泪近乎夺眶而出,想到他们一个个凋零,一个个曾经疼爱我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