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漫步地方,作為行動代號

很長一段時間, 我們習慣了坐著看戲。   手機關成靜音或震動, 不可飲食,不要發生聲響。   噓。   暗了燈,只剩下舞台上的忽明忽滅與虛虛實實,溝通著創作者與觀眾間的想像。   只是,某個日子之後, 我們開始期待出走—— 在島內散步,於那個白晝之夜 走光,還是走進香蘭男子電棒燙, 來一點超親密。   我們拿這個當下交換這裡的過去,一起遇見不可知的未來。   疫情之後,剩下社交距離。   行動代號: 我們 走吧!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前往他方,藉劇場之眼發現想望 移動與想像的雙重視野

為什麼要前往他方看一場演出?旅行是空間的冒險,劇場是想像的冒險,當兩者加乘,又讓觀者開啟了怎樣的身體經驗?我們或舟車輾轉到遙遠偏處,或在奇特時段走入地方生活場域,我們移動、用全身感知,他處他人的日常與故事,在旅者╱觀眾的眼中,虛實之間,成為劇場……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以移動的身體記憶地方,改寫日常 走出黑盒子 重新「認識」世界

當觀者從黑盒子劇場走入現實空間中的「地方」,原本對於黑盒子空間可透過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單一空間的想像,替換成一座城市、一個街道社區、一棟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樞紐與運輸系統,有時候打開的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可能性,有時候則是透過身體感覺城市的流動,有時候是傾聽一個地方——從觀者主體身體的漫步移動、感官對周遭環境訊息的接受與交換,都讓原本制式的展演關係,發生一定程度上的變化。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當劇場與地方相遇 多重形式的對話 地方與劇場的共生紋理

在處理地方紋理的劇場製作中,劇場創作者與在地環境、文史、住民的互動關係是多樣的,地方紋理不是鐵板一塊,它或被改造以融入劇場,或與劇場發生協商關係得以對話,甚至也可能被完全架空、挑戰,重新賦予新的敘事。在這樣的過程中,劇場的生命與地方的生命,也因此有了平實的交會與生發。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散步,從生活開始 島內散步

作為一個規劃行程的「旅遊」品牌,「島內散步」思考的是如何讓參與者更熟悉我們腳下這片土地,重點就在「生活」——無數的生活產生歷史,進而形塑出文化,藉著兩個小時左右的散步,我們走進生活、認識生活、了解生活,進一步看見生活之外的樣貌,從現在回顧過往,深入了解我們賴以為生的此時此地。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深入台北街區 見證土地的潮汐 超親密小戲節

從二○一○年開始的「超親密小戲節」,十年來帶著觀眾在各個街區看戲、散步,從一年一度改為兩年一度,企畫者更能感受到時空對地方帶來的變遷足跡。今年的小戲節因疫情之故無法呈現國外藝術家作品,九組藝術團隊皆是台灣創作者,還開發了之前沒走過的江子翠;帶著觀眾,企畫者持續在散步中描摹出地方的樣貌,一面凝視,一面回望,再將這份情感,交付每年合作的創作者手中。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一夜的閃電迸發 打開城市想像 「白晝之夜」在南港

來到第五屆的台北「白晝之夜」,今年發生的地點選在南港,以「南港通電」為主基調,藝術總監林昆穎提煉出南港這個區域的「匯聚」特性,並針對南港站至昆陽站之間廊道的六個選址,分別規劃與各場域原有氛圍相呼應的表演,此外也邀請團隊呈現「游擊式表演」,藝術家會將當晚所見的風景、人群,轉化成即時創作的表演。這樣的形式剛好與今年的主題不謀而合,觀眾唯有來到現場,才能親炙藝術家與南港此地在一夜甚至是數年醞釀的能量與綻放。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攪動歷史光影 重生故鄉想像 基隆城市劇場行動《走.光》

由一群三十出頭、出身基隆的年輕藝術工作者組成的「基隆城市劇場行動」策展團隊,今年推出的第二屆以《走.光》為名,透過放大、揭露與觀看城市角落、開箱幽微私密的個體故事,希望供給參與者有別於以往的基隆印象。今年團隊將帶領觀眾在一夜中遊走三處空間、觀賞三齣小品,藉著觸碰老物件、聆聽建築的咿呀節奏、透過耳機「偷聽」委託行的秘辛八卦……策展團隊希望帶著新一代的觀眾,穿梭在過去與未來的時間迴廊裡,使當下成為情感重啟的新起點。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選擇與被選擇 都是「交換」人生 斜槓青年創作體《香蘭男子電棒燙》

「斜槓青年創作體」的確很斜槓,主創朱怡文、林謙信與周韋廷三人的專長橫跨導演、表演、音樂設計,也以「共創」為原則去回應創作媒材。他們的作品通常與地方緊密相關,透過駐地田調採集、發展創作,如在恆春的《半島風聲 相放伴》還有將在臺南藝術節演出的《香蘭男子電棒燙》。不管他們是「被地方選擇」或自己「選擇地方」,重點都在「交換」——用自身與他人的生命經驗,找到可以彼此溝通的當下。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這個城市,處處是我的舞台 台南特定場域表演的前世今生

台南在地的特定場域表演可說是由來已久,大家熟知的是「臺南藝術節」開辦以來就有的「城市舞臺」單元,總會讓團隊在台南各個別具特色的空間、古蹟展演,成為獨特的藝術風景。但此前因展演空間的不足或藝術表現的需要,早有團隊選擇在非制式劇場空間演出。而臺南藝術節在去年設置策展人後,除了重新挖掘平常視而不見的城市面貌,也邀請藝術家透過田野調查及現地共創的方式,進行打破藝術類型分類的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