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王嘉明《物種大樂團》 劇場大叔瘋玩達爾文 搖滾演員家族史

從去年《物種起源》到今年《物種大樂團》,雖都與達爾文有關,王嘉明卻是「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這次的演員從十歲到六十來歲,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他將深入探討演員的家族史,以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十五個章節為骨架,設法給觀眾一條繩索按圖索驥——但若有人選擇直接拋下繩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嘗不可!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眼球先生X健身工廠《猛男地獄》 衝突不只在畫面 用改變去觀看世界

「劇場應該要一直有好玩的事情發生。」眼球先生堅定地說,似乎替作品找了個出發點;新作《猛男地獄》談的是健身、整形,然後又與健身工廠的教練合作,讓他們與温貞菱、黃健瑋等專業演員同台演出。但《猛男地獄》何止跨界,也不只好玩而已,眼球先生通過自己擅長的畫面去建構意境,在與自己對話同時也成為觀看世界的方式;他將通過蔚為流行的健身、整形,聚焦出核心問題:改變。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民權歌劇團 紀念創團五十周年 以時間鎔鑄音樂傳統 向經典致敬

老牌外台歌仔戲班民權歌劇團為紀念創團五十周年,規劃了「竹韻新音.經典傳承」演出,選取《陳三五娘》和《三伯英台》經典折子呈現,並加入劇作家角色穿梭其中,以戲中戲的方式開啟對話。演出採「音樂.劇」形式,整體音樂風格會有傳統音樂、流行音樂和爵士樂三種,其實是內台時期就有的音樂運用,也是創辦人、文場樂師林竹岸的絕活。如此安排,即是團長林金泉向傳統致敬的用心。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北藝大 X NSO「思鄉情懷」 交響樂音引領 演繹多元民族風采

今年的關渡藝術節邀到國內六大交響樂團共襄盛舉,其中與NSO合作的「思鄉情懷」由青年指揮家吳曜宇指揮,及小提琴家李宜錦共同演出,音樂會三首曲子都與「故鄉」有著深刻連結,包含柯大宜的《加蘭塔舞曲》、顏名秀小提琴協奏曲《補天穿》的世界首演與德弗札克的第九號交響曲,讓樂迷感受作曲家們用交響樂呈現不同時代與不同民族的聲音風采。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朱宗慶打擊樂團「一起,一起」 卅五年的時代軌跡 擊出未來聲響藍圖

明年將邁入卅五年的朱宗慶打擊樂團,一直在台灣的音樂發展上扮演先鋒角色,十月將推出的音樂會「一起,一起」,埋入「時間」的共通性,不管是演奏者,或是多位創作者,出生年分皆相近,同世代激盪出的火花,為整體演出凝聚一股強烈的氣場。演出以多樣編制、形式的曲目展現,記錄下時代軌跡,更持續撞擊出嶄新的未來聲響藍圖。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2020臺北國際現代音樂節 「三新」啟航 展現時代聲響

由「中華民國現代音樂協會」所主辦的「臺北國際現代音樂節」已邁入第八年了,今年主題以「三新」為主軸,也就是「新作曲家會員、新演奏家會員、新觀眾」為規劃核心,舉辦四場分別以擊樂、室內樂、大鍵琴與琵琶為主題的音樂會,以實驗性的精神,重新審視當代的音樂語彙和形式風格。

PAR /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長榮交響樂團「聖桑浪漫夜」 德法音樂浪漫夜 引領澄澈光明之路

長榮交響樂團於十一月演出的「聖桑浪漫夜」音樂會將以歌劇《漂泊的荷蘭人》序曲作為開場,另安排兩個重頭戲——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皇帝》與聖桑題獻給摯友李斯特的第三號交響曲《管風琴》,分別緊扣著創新突破及「邁向光明」為主題,在首席指揮舒馬富斯與鋼琴家陳毓襄的合作下,展現德法浪漫派音樂的光明絢爛。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明華園戲劇總團《鯤鯓平卷》 穿越古今聚焦本土 戲說百年信仰傳奇

將於九月下旬推出的明華園戲劇總團新作《鯤鯓平卷》,由編導陳勝國採集南鯤鯓地方傳說,有如卷軸般穿越古今兩百年,連環鋪陳故事,結合明華園擅長的神仙戲和台灣鄉土歷史,重現外台戲班常演的《囝仔公鬥五府千歲》。這回明華園精銳盡出,除了鐵三角——孫翠鳳、陳勝在與鄭雅升,團長陳勝福苦心栽培的青年軍也擔當重任,陳昭婷、陳子豪、李郁真皆上台展現功力。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春河劇團《救救歡喜鴛鴦樓》 重拾溫度 願「家」常在

從春禾劇團到春河劇團,郎祖筠二度改編元代雜劇家關漢卿的《趙盼兒風月救風塵》,這次的改編只帶著《救風塵》的喜劇尾巴,讓當年的「鴛鴦樓」歷經百年滄桑,成為現代危樓,使眾人在「拆遷與否」的大哉問裡,重新審視家的意義。這次的製作由李小平執導,邀來與郎祖筠頗有默契的好友郭子乾與她飾演父女,兩人默契實已形同家人,於戲中自然真情流露。

PAR /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黃懷德「闖劇場」創團作 《老人流》 尋找另一種詮釋「老」的方式

這兩年,編舞家黃懷德照顧爺爺、觀察老人、在創作中挖掘老人議題,這過程匯聚成了他創立的「闖劇場」創團作《老人流》。他從「人類的、動物性的」方式,去找尋老人的身體,也從傳統戲曲中「老人」的扮相與身段找靈感,除運用照護老人的日常物件,予以象徵與轉化外,也透過學習傳統的身體程式,去找尋人在不同年齡的身體型態,以及當中隱藏的動物性慾望。在具象角色與動作模仿之間,黃懷德試圖在找尋的,是另一種詮釋「老」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