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藝術節

《少女練習》 以聽覺實踐少女的身體

蘇品文 (蔡耀徵 攝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購買一張《少女練習》的票券,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等待,像等待一陣風那樣,將視覺收起,雙手打開——隨後,你將收到一份包裹,內有音檔,跟隨藝術家蘇品文的指示,與他重返一趟展演《少女須知》時的身體覺察之路。

用自己的身體來實踐

2018年,蘇品文以1984年出版的「女性行為指南」──《少女須知》為創作靈感,編創同名舞作共三部曲,以身體實踐女性多種女性樣貌。展演結束,觀眾反饋如潮,有些人對他說:「你好勇敢」,更有許多人流下眼淚。

「我感覺到了他們有些脆弱的部分,」蘇品文說:「可是我在展演作品時從不覺得脆弱,我覺得非常有力量。」

藝術或許如鏡,使我們照見自己,然倘若只是一面鏡子,何以多數觀眾會從蘇品文的力量之中,看見自身的脆弱呢?這個疑問是個線頭,讓蘇品文於疫情年間重新縫紉、交出一場《少女練習》,試圖將他在舞台上的體驗更真實地交給觀眾。

「過往在觀賞藝術作品時,大概會透過兩個途徑,用眼睛凝視,或是用身體感受——這包含跟別的觀眾一起欣賞作品的感受。但在這兩種經驗中,大家觀看《少女須知》很容易變成只是觀看『蘇品文的身體』,這不是我覺得最好的思考方式。」蘇品文解釋,本次的作品這是一場將視覺邊緣化、以聽覺主導意識的美感體驗,「我希望透過聲音的引導,讓觀眾進行自己身體的演練,讓觀眾從『我看著藝術家的身體』轉化為『我自己來操作這個身體』。這個『我』,是指觀眾本人。」

女性凝視的全新可能

《少女練習》全長20分鐘,蘇品文也預告接下來幾年將有更多個20分鐘疊加上去,自不同面向帶領觀眾啟動更多的感官。主題依然環繞著女性主義嗎?他沒有任何猶豫:「我只做女性主義。」

女性主義的實踐之於《少女練習》而言,除了上述種種,還有「女性凝視」的問題等著被討論。事實上,就連蘇品文自己也承認:「有時候我還是會不由自主想要去服務社會所期待的我,例如在化妝或頭髮的問題上。」正因如此,他不斷試圖於藝術方法中尋找一種新的經驗,能夠提供一種「女性的凝視」,是跳脫社會框架後、對自身女性身分的覺察,也是社會多數只服務二元性別框架之外的美感經驗。

「關於女性的身體,我們多數經驗到的還是男性凝視的角度。我想做的即是如何能以女性邊譜的主題拉回到自己——真正的自己——哪怕是用一個全新的方式在看,那都跟過去透過男性的凝視方法不一樣的。」他進一步解釋:「所謂的實踐,是不管我明天是否登台演出,都能在生活中找到一個方法,讓它不等於上台練習的動作,而是一個核心價值。」

蘇品文的思考迴路不是一條單行道,亦如他將這份音檔將任由觀眾在10月31日以前一再回放,收聽,實踐,練習;這不是一場演後即散的作品,而是歡迎觀眾在各種空間不斷練習、探索,或許詰問或許驚奇,且不限性別,皆能藉由自己的身體發現更多可能。這次的展演期待觀眾能透過練習、排演(Rehearsal,也是本作品之英文名),讓自己能超越本質的存在,彷彿我們的頭上也頂著一本《美的歷史》——誠如多年前《少女須知》中的蘇品文,如他所感受到的自己的身體——只是這一回,我們將不是旁觀者(outsider),而是置「身」其中(be in there),遊走在這份經驗裡。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05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