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PAR Choice | 戲劇

填補江、雲的人生留白 賴聲川再寫生命與時代 表演工作坊《江/雲.之/間》

賴聲川說,《江/雲.之/間》想寫的不只是江濱柳、雲之凡的愛情,而是生命。 (許斌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膾炙人口、演遍華人世界的《暗戀桃花源》,其中的戲中戲〈暗戀〉說的正是1949年從中國流離到台灣的那一代人的故事,賴聲川從此中發展出續篇《江/雲.之/間》,透過書信體為兩位主角寫出人生滄桑,除了邀歷任擔綱江濱柳與雲之凡的演員執筆寫「信」或提供意見為戲增添血肉,也透過九宮格的舞台,讓錯綜複雜的人物劇情在其中流動,更隱喻了人在時代洪流中的渺小與無奈……

表演工作坊《江/雲・之/間》

4/2~3  19:30   4/3~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4/17  19:30   4/1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6/5  19:30   6/6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33939888、02-26982323

1948年上海一別,江濱柳、雲之凡再相見,已是40年後台北的醫院病房內,一個生命即將走向終點,一個是鬢髮已白的遲暮美人……

江濱柳:這些年……妳有沒有想過我?

雲之凡:我寫了好多信到上海去……好多信……大哥說,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

——第十四場「戲中戲〈暗戀〉」

(表演工作坊1986年經典劇作《暗戀桃花源》)                                                    

時代的動亂,寫下《暗戀桃花源》戲中戲〈暗戀〉這一段美麗而哀愁的愛情故事。隨著這齣戲在台灣、大陸、香港、美國等地不斷搬演,文人氣質的江濱柳、宛如「白色山茶花」的雲之凡,成為舞台上永遠不老的戀人;而人生的錯過與遺憾,也在各地舞台繼續上演。導演賴聲川則在《暗戀桃花源》首演35年後,提筆再寫續篇,2021年完成最新劇作《江/雲.之/間》。

賴聲川比喻,35年前的〈暗戀〉像素描,大量留白,關於江濱柳、雲之凡的愛情故事,簡單幾筆:兩人相識於1948年(國共內戰)的上海,雲之凡回昆明老家過年,以為只是暫別,卻再也無法相見。時間倏忽,來到1980年代末期的台北,兩人各自嫁娶,再見已是白頭。

因為留白,讓這段被命運捉弄的愛情更顯浪漫詩意,但表坊每次重製《暗戀桃花源》,賴聲川都要花時間解釋:兩個角色的時代背景?1948年到1980年代末,究竟發生什麼事?台北病房短暫重逢,之後呢?「何不再寫一齣戲,把江、雲的人生留白填補起來?」賴聲川動念。

信,是〈暗戀〉留下的重要線索

上海分別前,江濱柳寫給雲之凡一封信;40年後,刊登在報紙的尋人啟事,是他寫給雲之凡的最後一封;台北病房重逢,雲之凡說,寫了好多信到上海……賴聲川決定以「信」為媒介,一筆一劃重新「還原」這段錯置40年的生命詩篇。

以信為架構做一齣戲,並非賴聲川首度嘗試。2014年,他在北京執導契訶夫《海鷗》,「契訶夫的戲劇很難進入嗎?」自豪於「很懂契訶夫」的賴聲川,將美國學者卡羅.羅卡摩拉根據契訶夫寫給妻子歐嘉數百封書信創作的劇本《讓我牽著你的手…》,翻譯成中文,一天上演兩齣戲,以真實生活的契訶夫(《讓我牽著你的手…》)、戲劇的契訶夫(《海鷗》),讓觀眾看懂這位偉大的劇作家。

《江/雲.之/間》雖然也是從信件發展出來,賴聲川強調,《讓我牽著你的手…》的經驗無法移植,因為,「江、雲的書信大都是『寄不出去』、『沒收到』,與其說是信,更像是抒發心情的日記。」

確立了戲的架構,賴聲川邀請35年來演過江、雲的演員,一同為新戲執筆寫信。曾在1991年舞台版及1992年電影版擔綱雲之凡的林青霞,聽得興味盎然,一口就答應,文思泉湧寫了好幾封信。與賴聲川共同執導《暗戀桃花源》30周年紀念版的丁乃箏,也為雲之凡「操筆」。1986年首演版男女主角金士傑、丁乃竺、大陸版江濱柳的演員黃磊,雖然沒有參與寫信演出,但以顧問身分提供意見,為角色添上血肉。

《江/雲.之/間》非沿用賴聲川擅長的「即興」手法,排戲前已完成劇本初稿。 (許斌 攝)

寫的不只是愛情,而是生命

江濱柳、雲之凡所處的時代正值國共內戰,〈暗戀〉台詞:「江濱柳是時代的孤兒」、「在那個大時代裡,人在裡頭好小」⋯⋯道盡歷史洪流中人的渺小。「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幾百萬人的集體遷徙,多麼驚天動地的一頁。」賴聲川說,〈暗戀〉是他向父母那一代外省移民致敬之作。

江、雲的愛情雖非真實故事,但角色原型都來自賴聲川的父執輩。戲中的江濱柳泡茶在房裡坐著,連孩子都不敢靠近,正是他兒時的記憶。父親在美擔任外交官,小時候賴聲川看到父親倚著窗邊喝茶看報紙,不時嘆氣,嚴肅落寞的身影讓人不敢靠近。長大後,他才明瞭父親遙想親人的心情:「身為國民黨外交官,留在大陸家鄉的親人,會遭遇什麼樣的處境?」

「我想寫的不只是江濱柳、雲之凡的愛情,而是生命。」賴聲川說,大時代的個人雖然渺小,卻充滿重量感,每個人背後都有動人的故事,《寶島一村》雖然做過這個題材,但短短的篇幅是寫不完那個時代。

《暗戀桃花源》中〈暗戀〉的角色只有江濱柳、雲之凡、江太太、護士、導演、導演助理,到了《江/雲.之/間》發展出13位演員分飾五、六十個角色。眼看外省一代逐漸凋零,歷史已被遺忘,賴聲川要以新戲為這群人發聲:「大時代裡的人雖然很小,但也偉大,他們的偉大在於:生命雖然困難,依舊努力活著!」

「如果〈暗戀〉是對父母那一代的情感,《江/雲.之/間》就是我對台北的記憶。」十多歲回到台灣,賴聲川記憶中的台北,有牛車、水溝沒有蓋子,路上不時看到外國軍人(美軍)……從路邊攤賣的各式麵點,就知道老闆是從哪裡來,以家鄉味在新故鄉討生活。

曾在美國生活的賴聲川,見識過紐約大都會的五光十色。「紐約什麼面貌都有,貧窮的,富貴的,1960、70年代的台北看不到富貴,但豐富多元的樣貌,太有意思了。」賴聲川把記憶中的「老台北」編入《江/雲.之/間》,連他當年駐唱的艾迪亞西餐廳也入了戲。

舞台設計是九宮格形式的淺淺盒子,是全新的美學實驗,賴聲川自嘲,每天都在給自己找麻煩,此路不通,原先的規畫就得全盤推翻。 (許斌 攝)

走過時間,開啟人生的多寶格

35年前,學成歸國的賴聲川引入「即興創作」,花了幾個月時間和演員創造經典《暗戀桃花源》。35年後抽出其中的〈暗戀〉再寫續篇《江/雲.之/間》,不再沿用「即興」手法,排戲前已完成劇本初稿。不過,賴聲川強調,這次雖然有所本,進了排練場他會「聆聽」作品的聲音,每天都在「有機」發展。

《江/雲.之/間》由張震、蕭艾擔綱江濱柳、雲之凡。賴聲川指出,蕭艾從1991年開始飾演雲之凡,對於角色理解不在話下,神奇的是,時間沒在她身上留下痕跡,總也不老。首次參與舞台劇演出的張震,則讓賴聲川驚豔:「張震不走前輩走過的路,讓我看見江濱柳這個角色過去所沒看到的更多細節。」

在艾迪亞時期結識的好友胡德夫也受邀「演出」,只是,他不屬於戲裡任何角色,而是在台上開演唱會。戲排了幾天,胡德夫恍然:「我就是〈桃花源〉,是你(賴聲川)向〈暗戀桃花源〉致敬的一筆!」兩人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胡德夫果然懂我。」

《江/雲.之/間》以愛情包裹一個大時代,情感是濃烈的,舞台設計卻是九宮格形式的淺淺盒子,錯綜複雜的人物劇情在其中流動,排戲有如下棋,走迷宮,賴聲川:「開二號盒子。」演員:「怎麼過去?走不了。」賴聲川:「改八號。」

從多寶格發想的舞台設計,是全新的美學實驗,賴聲川自嘲,每天都在給自己找麻煩,此路不通,原先的規畫就得全盤推翻,另謀出路。但他很享受這樣的挑戰:「回憶的匣子一一開啟,會有什麼樣的人生風景?」

35年後再寫江濱柳、雲之凡「錯置40年的戀情」,是雲淡風輕?或是無限悵然?賴聲川說,這齣戲是超越悲傷的。1986年寫〈暗戀〉,江、雲的愛情是「傳奇」,2021年再爬梳,更能理解他們的人生是怎麼一回事?近10年沒有在台灣發表新作的賴聲川,把對人生的感懷寄語在《江/雲.之/間》,寫給久違的台灣觀眾。

《暗戀桃花源》  悲喜交織的跨時代經典

《江/雲.之/間》男女主角江濱柳、雲之凡,角色原型來自表演工作坊1986年3月在台北藝術教育館首演的《暗戀桃花源》。

《暗戀桃花源》由兩齣戲中戲:時裝悲劇〈暗戀〉、古裝喜劇〈桃花源〉交織而成。因為劇場管理人員疏失,把場地同時租給兩個劇團,形成一個舞台、兩齣戲彼此搶奪,交替上演的混亂局面。

〈暗戀〉的時代背景:國共內戰的1948年,江濱柳、雲之凡在上海相識、相戀,因為戰亂顛沛流離,各自逃難來台,40年後在台北重逢……。而喜劇〈桃花源〉從陶淵明《桃花源記》為發想,漁夫老陶發現妻子春花和商人袁老闆有染,氣憤之下出外捕魚,意外發現「桃花源」……。

《暗戀桃花源》首演至今,初步估計:含未授權的演出已超過一萬場,演遍華文世界及美國,發展出越劇、粵語、歌仔戲、英語等十多個版本,不同版本改編主要在喜劇〈桃花源〉的表現形式。1992年《暗戀桃花源》拍成電影,由林青霞、金士傑擔綱雲之凡、江濱柳。35年來,兩岸飾演過江濱柳的演員包括:金士傑、黃磊、尹昭德、樊光耀等;飾演雲之凡則有:丁乃竺、林青霞、蕭艾、陳湘琪、袁泉、孫莉、朱芷瑩等。(李玉玲)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