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三) Feature | 沒有戲的日子,他們開外掛!!!

拚搏!!在虛擬的野台 「沒有野台戲的戲班」的生存之道

布袋戲班把這段時期視為「充電期」,持續精進手上技藝。 (長義閣掌中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三級警戒下、無法作戲的日子裡,傳統戲曲團隊是如何探索生存之路,或找到另一個表演舞台?他們或在困境中持續充電,或跟上數位潮流,將YouTube頻道轉換成線上舞台,或透過Podcast頻道與戲迷分享,甚至借用「堂會戲」概念,在頻道中提供「打賞」機制,讓演員增加額外收入也與粉絲互動……沉潛中發展新技能,等待回歸野台的那一日到來——

長義閣掌中劇團《烈火玫瑰鴛鴦夢》

9/12  嘉義市政府文化局音樂廳

 

台灣的Covid-19疫情於5月升溫,5月19日全國進入三級警戒,確診數字曾一度飆升至五、六百例,而死亡案例也居高不下;不過,也在各方努力下逐漸穩定,近期確診數字降至二位數,終於在69天後的7月27日,將警戒降至二級。疫情緊繃、人心惶惶的過程裡,不可避免地造成百業蕭條;對於以「民戲」(註1作為經濟支持的傳統戲曲團隊,面對的不只是劇院關閉、演出停演,更因宗教活動禁止、廟宇暫停開放等防疫措施,斷了重要命脈,甚至有後場樂師必須轉往工地工作,賺取收入。

從「不能演戲」到微解封、二級警戒後「略有鬆綁卻有限制的演戲」,這些暫時缺少野台的戲班有什麼生存策略?能否找到另一個讓自己活下去、或繼續表演的舞台?

在困境裡持續充電

台灣中大型傳統戲曲團隊(以歌仔戲、布袋戲為例)主要有三塊營運項目,分別是民戲、藝文場公演、教學,部分劇團也會參與電視錄影、布景製作等,而這些都在三級警戒下全數停擺。長義閣掌中劇團製作人黃錦章表示,農曆5月至7月的民戲取消60餘場,而劇團過往會於此段時期投注在公演、夏令營等活動,由於無法轉為線上,加總後初估損失超過百萬。

擁有正職員工而仍須維持固定開銷的長義閣,在警戒升級、演出取消的掙扎裡,團長凌名良秉持「劇團是一家人」的信念,認為如果此時讓所有人離開劇團,過去投資的一切也會付諸流水。於是,透過貸款、紓困等項目所挹注的預備金精算,維持劇團營運、團員工作的動能,咬牙翻轉疫情。在去年疫情所造成的停擺裡,長義閣曾透過影像作品,以「戲飯」之名,同時行銷溪口在地稻米與劇團,今年除延續前述計畫外,繼續精修影片拍攝與剪輯技術,6月開始將年初公演《掌中家書.朱一貴》化作Kuso短片,宣導防疫;更將這段時期視為「充電期」,包含對過去創作繼續精修、活戲與後場音樂的內部集訓,同時參與地方社造團體「台灣田野學校」的線上課程,試圖結合所長,在擺脫困境後能發揮劇團的「社會責任」,積極面對疫情帶來的消極。

戲演的日子,戲班一樣進行後場音樂的內部集訓。 (長義閣掌中劇團 提供)

線上,成為另一種野台

疫情所造成的衝擊,確實讓戲班措手不及,而中南部衝擊來得相對晚,演與不演也在不確定性裡擺盪,這可在民戲大團春美歌劇團、明華園天字戲劇團、秀琴歌劇團等劇團臉書上觀察到。不過,衝州撞府的他們應變能力是不容小覷的,很快在網路上找到屬於他們的另一種野台。

除在防疫限制下維持練習動能,或是運用線上軟體開發排練方法外,也搭上「網路播映」的熱潮,除參與政府策劃的「藝Fun劇場—精采上線」、「唱響打狗城」,也積極運作劇團YouTube頻道,讓觀眾在家能接收到同樣質量的作品。「線上講座」同樣帶給觀眾不同體驗方式,如明華園當家小旦鄭雅升、明華園日字團小旦陳昭薇都運用科技拉近距離。除了比較嚴肅的線上活動外,戲曲演員也擅用網路直播功能,展開有別於見面會、簽名會的線上互動,特別是明華園天字戲劇團陳昭香、吳奕萱,春美歌劇團郭春美、孫凱琳,兩對天王小生級母女都讓現場魅力穿透螢幕,帶給粉絲抵禦疫情的滿滿能量。孫凱琳更在疫情期間,用電繪開啟全新技能,替寵物、家人與自己繪製,也開放粉絲委託;在臉書的字裡行間裡,充滿著對繪圖的興趣,以及媽媽春美的幾句調侃,化作另種激勵。

此外,開設Podcast頻道也成為戲曲人開發的外掛技能之一。義興閣掌中劇團的主演王凱生算是「超前部署」,在3月底創立第一個專屬於布袋戲的Podcast頻道「布袋戲,講予恁聽」,並在藝術家專訪外,於近期再推出布袋戲一人主演台語讀劇《重頭開始》,充實頻道內容。另一個引起騷動的戲曲頻道,是戲曲編導劉建幗在演出延期排練取消後,與歌仔戲小生李佩穎合作「戲曲好聊人」,7月初上傳的Ep00便分享了野台戲的瘋狂粉絲經驗,似乎正顯現了「野台」是這群戲曲人的重要起點。

比較特殊的是明華園天字團當家小旦孫詩雯借用明清之際的「堂會戲」(註2概念,推出《歌仔戲堂會》直播演出,將「堂會」打造在個人粉絲專頁「雯の起舞—孫詩雯」,並提供「打賞」機制,就如貼在外台布景的賞金,讓戲曲演員能有額外收入與觀眾支持,來渡過疫情。雖說堂會與野台不同,但正體現網路平台的多元轉換,跨越空間限制。

春美歌劇團郭春美、孫凱琳這對天王小生級母女,都透過直播讓現場魅力穿透螢幕,帶給粉絲抵禦疫情的滿滿能量。 (截自孫凱琳臉書,春美歌劇團同意刊登)

期待真正解封的日子

從微解封到二級警戒,疫情趨緩下的限制開始鬆綁,而民戲在「空曠處」、「演員陰性證明」等防疫條件下得以再次啟幕。相較於藝文場演出,民戲回復速度快上許多。但黃錦章也說了他的憂慮,由於其他宗教相關活動,如流水席等,目前仍是禁止,便會缺乏信眾的香油錢挹注,廟方是否有意願邀請民戲演出,其實是個問題。

不過,在二級警戒的第一天,高雄便迎來第一場民戲演出,在文化局的協助與支援下完成防疫準備,小倩歌仔戲團到了仁武灣內代天府為池府王爺祝壽。野台,似乎再次回來了!但,何時才會真正解封,讓野台回到疫情前的機制?或者,回不去了,我們終究得面對「後疫情時代」的作法?至少此時,「現實野台」與「虛擬野台」會同時存在。

註:

1.     又稱「野台戲」、「外台戲」。多在民間寺廟的酬神慶典中進行,廟方為出資方,邀請歌仔戲、布袋戲等劇團演出,具有宗教祭儀的功能性。

2.     時興於明末至清代,指的是由個人出資,邀集演員於特殊節日在私宅、會館、戲園等處作專場演出。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17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