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尋找台灣爵士樂╱台灣的爵士

探尋爵士樂手在台灣的百年足跡

菲律賓樂手在台灣 1968 年錄唱片,唱片名為:台灣民謠演奏集:平原風情。 (楊曉恩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爵士樂手的定義經常眾說紛紜,諸如有人認為應該以爵士樂手所具備的能力、知識及曲目為標準;也有人說,靠爵士音樂演奏吃飯的人才能叫做爵士樂手;更有人認為,演奏現代爵士樂、具藝術性並且具有創作能力的人,才能叫爵士樂手。然而,如同「爵士樂」的意義與內容,會隨著時代與場域變化,「爵士樂手」(Jazz Musician)也是如此。

在過去100年中,爵士樂從美國傳播到全世界,台灣在各年代,也有許多對爵士音樂充滿興趣、且想要身體力行的實踐者。他們追尋夢想,有的離鄉背井去學習,有的聽唱片模仿。台灣的音樂史,則少不了爵士樂手在台灣的敘事,他們製造出獨特的音景,也穿梭在各式音樂場景中。因此,本文希望在歷史的更迭中,探尋音樂社群的演變,找尋不同世代的爵士樂手,看看他們如何堅持爵士樂的理想,尋找自身定位,並且影響同代與下一代的樂手。

日治時期:台灣爵士樂手的萌芽

當爵士樂隨著留聲機、歌舞娛樂表演、出國旅行及廣播,風靡全球時,日本人也迷上這從美國來的最新娛樂。1920年代中期,陸續有許多舞廳在大阪開幕,也雇用了許多樂隊駐演,而這股風氣,也吹進了台灣。1939年,台灣音樂家高金福在雜誌《台灣藝術新報》上詳細描述了台灣人如何開始演奏爵士樂。他與音樂研究會的同儕,於1930年在大稻埕開始嘗試組成爵士樂隊,一開始由於樂手大部分來自古典音樂的背景,只能聽唱片不斷模仿。經過一番努力,終於1931年於剛成立的舞廳「同聲俱樂部」駐場演出。同聲俱樂部後來於1935年搬遷,並改名為第一舞廳(第一ダンスホール),著名的小號手楊三郎就是因來此擔任電梯員而開始學習音樂的。

儘管受到大家的喜愛,爵士樂與社交舞在日本仍然遭受許多保守派人士的批評與反對,並受到政府的管制,有些樂手因此渡海至上海或東北等地尋求演出機會。台灣的樂手也因殖民政府的管制愈趨嚴格,而在1930年末開始向外發展,例如林禮涵、楊三郎、陳清銀、許戊己、蔡江泉及劉金墻,都曾到日本、東北與上海演出。

除了舞廳的伴奏樂手之外,地方的傳統子弟團也在日治時代分設西樂團,其中松山福安郡便是一個例子。松山福安郡於1917年創立,雖然剛開始以吹奏樂及管絃樂團為主,後來也漸漸學習爵士樂演奏,並且在戰後的台灣音樂界發光發熱,其中包括統一飯店領班鄭萬欉及知名鼓手王裔旺(綽號臭頭仔仙)。

總結日治時代的樂手,因為日本的殖民,而接觸了爵士樂。音樂群體形成的媒介,主要以音樂研究會、舞廳、地方的子弟團為主。此外,高金福還提到:爵士樂要進步,必須仰賴個人練習即興演奏及團體的合奏。可見當時的爵士樂手,對爵士樂已經有一定的了解,因為,經過了100年,這仍然是演奏好爵士樂的重點。

鼓霸樂團演出現場。 (林森元 提供)

戰後戒嚴時期:不同身分的樂手共創爵士音景

戰後戒嚴時期,台灣的爵士樂手群體主要可以分為四大類:一是承襲日治時代音樂教育,受日本爵士樂影響的樂手;二是因為國民黨遷台而來台,受戰前上海爵士樂影響的樂手;三是因為美軍駐台,受美國爵士樂影響,並來台演奏的菲律賓樂手。最後,是成長於戰後、於1960年代左右,開始投入演出工作的樂手,他們不但接觸並傳承前兩類的樂手前輩,也與第三類的菲律賓樂手有密切的往來與交流。這四類樂手在戰後戒嚴時期,雖然可能有身分認同上的群體界線,不過音樂卻往往讓他們打破界線,互相交融。因此,台灣戰後戒嚴時期的爵士樂演奏場景,可說就是由這四類樂手共同創造出來的。

二戰結束,百廢待興,對日治時代的台灣爵士樂手來說,必須展開另一段音樂生涯。1940年代末期,楊三郎與陳清銀很快地得到在廣播電台現場演出的機會。而隨著美蘇冷戰的開始,美軍顧問團開始駐台,這不僅帶來了美軍,也帶來了爵士樂及演出機會。楊三郎、陳清銀、林禮涵與許茂己皆在1950年代於美軍俱樂部演出,不過他們後來分別有了不同的音樂路。陳清銀曾參與周藍萍的配樂工作,林禮涵則後來重心放在編曲與錄音,作品達一萬首,成為60、70年代唱片重要的幕後工作者。楊三郎除了在台語歌曲創作上獲得肯定外,也在1950年代組織「黑貓歌舞團」巡迴演出,可惜歌舞團在1965年左右沒落,影響楊三郎甚鉅。

除了台灣樂手,上海樂手來台,也影響了戰後初期的台灣音樂界。名作詞人慎芝的夫婿小提琴手關華石,戰前曾經在上海組織廣東樂隊演奏爵士樂,1949年來台後,與台灣本土樂手林禮涵、許戊己、還有一樣來自上海的鼓手何海一起組成樂隊,於南園餐廳演出。1962年,台視開播,慎芝擔任歌唱節目《群星會》的製作人,伴奏樂隊則為關華石帶領的五人樂隊。從1962年開播至1977年停播,《群星會》不但帶動上海時代曲的再流行,也成為日後台灣國語流行歌的重要推手。

另一方面,軍中康樂隊、政工幹校、及示範樂隊等軍樂隊,也訓練了許多音樂人才,例如畢業於政工幹校的孫樸生,以及擔任樂手多年,後來於2000年出版上海懷舊歌唱專輯的林承光。

1953年,任職日商三井,並派駐泰國的謝騰輝,於台北新公園露天音樂台欣賞了「菲律賓空軍樂隊」的拉丁樂與爵士樂演出後,深受感動,決定創立業餘性質的「鼓霸樂隊」(Taipei Cuban Boys)。1950年代是古巴音樂與Big Band結合最盛行的年代, 1953年,日本拉丁樂團Tokyo Cuban Boys在日本電影《青春爵士女孩》(青春ジャズ娘)中演出,並且演奏了曼波之王Pérez Prado的名曲〈Mambo No. 5〉。鼓霸一開始的英文團名叫做Taipei Cuban Boys,可能受其影響,後來拉丁曲目也成為鼓霸常演的曲種之一。

鼓霸定期在中山北路蜜月堂的二樓練習,吸引了不少樂手加入,包括後來成為中視大樂隊指揮兼團長的薩克斯風手林家慶、以及台視鼓手林森元等。鼓霸於1964年走向職業樂團,不但進駐國賓大飯店演奏長達24年,也於1966年由謝騰輝的胞弟謝荔生,帶領訓練過的第二代鼓霸樂手進駐豪華酒店,後來,也成為台視大樂隊的班底。

1960年,交通部成立「觀光事業小組」,台灣觀光開始萌芽。自1962年至1971年間,飯店與夜總會相繼落成開幕,樂手的需求量大增,不但創造許多工作機會,也培養了許多樂隊領班與樂手,如第一酒店的領班翁清溪、第一飯店漢宮餐廳的領班鄭萬欉、喜臨門的領班吳光麟、以及中央酒店的領班詹聰泉。

其中,最為人知的就是音樂教父翁清溪(1936-2012),他本來是薩克斯風及豎笛手,除了率團演出外,也跟關華石及林禮涵一起工作,配樂、作曲、編曲無數,可以說是一位全才型的超級音樂人。1990年代末,翁清溪集合了他過去曾經合作過的樂手,一起組成了「台灣爵士大樂團」,出版兩張由他全新編曲的大樂團作品:《Jazz Walk》第一輯與第二輯,可以說是翁清溪最重要且集大成的爵士作品,同時也是台灣戰後戒嚴時期,爵士大樂團聲響的再現。

美軍1950年代開始在台灣駐軍,人數最多時於1968-1970年間約有3萬人左右,為了應付美軍的休閒與音樂需求,各地紛紛成立美軍俱樂部,大量的菲律賓樂手先後來到台灣演出。他們與台灣樂手的交流,有些是教學上的;有些是編曲上的;而大多時候是與台灣樂手一起組成樂隊,如Romy Yamsuan、Terry Undag與台灣鋼琴手楊燦明、薩克斯風手蕭東山在星船餐廳表演、而Ben Rigor、Met Francisco、Chris Villa也與台灣鋼琴手黃明正、鼓手林森元一起錄製爵士專輯。

整體而言,當時的爵士音樂景象與氛圍,是屬於爵士樂、拉丁樂與流行樂共存的年代,1950年代因為曼波、恰恰等拉丁音樂的盛行,使得1930年代的大樂團編制有了延續生存的力道,另一方面,1960年代台灣觀光業的萌芽,以及上海時代曲及國語流行歌曲的懷舊與盛行,也令夜總會能產生歌舞昇平的幻象。

然而,也有學院派的音樂家、及渴望演奏現代爵士樂的樂手,希望走出不一樣的路。鋼琴手黃明正就是個例子,他年輕時自學吉他及鋼琴,高中就開始到美軍俱樂部及各夜總會演奏,1960年代巡迴亞洲多年的爵士豎笛手Tony Scott,曾在美國《Down Beat》爵士雜誌上稱讚黃明正是「東南亞最佳爵士吉他演奏家」。而黃明正後來專心演奏鋼琴並出國進修,回國後以combo演出及鋼琴獨奏為主,1980年代任教於東吳音樂系,也經常舉辦爵士音樂會及講座。

另一方面,古典作曲家李奎然於1965年成立「台北現代爵士樂協會」,他以百克里音樂學院的函授方式,從事爵士樂研究,翟黑山是他的學生之一,後來受他的鼓勵前往美國百克里音樂學院學習。翟黑山1973年學成歸國後,便積極舉辦講座與教學,學習者眾,包括當時的夜總會樂手、歌手及對爵士樂有興趣的學子,與後來成立的「底細爵士樂團」。

1970年代,雖然夜總會的表演現象仍持續,但因為台灣的外交空間逐漸被壓縮,也讓青年覺醒,而進一步引致校園民歌的誕生。到了1980年代,隨著國語流行歌展開新方向,夜總會也逐漸凋零。爵士樂的重心便漸漸移到講座教學、combo演奏,以及業餘性質的爵士大樂團。

鼓霸樂團演出現場。 (林森元 提供)

解嚴之後:酒吧裡的Jam Session樂手聯合國

1990年代,Pub成為爵士音樂表演的新場地,諸如Roxy、TU、Brown Sugar等。鼓手黃瑞豐便組團在TU駐場演奏多年,同團包括薩克斯風手Met Francisco、歌手官靈芝等。黃瑞豐早期曾在台中CCK美軍俱樂部、喜臨門與台視大樂隊演出,1970年代中期開始成為錄音室樂手,此後,錄音10萬首歌曲,被稱為台灣鼓王。他除了與台灣及菲律賓樂手合作之外,也跟旅台的外國樂手合作,其中包括任職於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的加拿大長號手樊德生(John Van Deursen)。樊德生在1990年代組織了許多大型的爵士音樂演出,除了Met Francisco與黃瑞豐之外,也邀集旅台的各國好手及不同年代的樂手加入,如日本樂手金木義則及增田正治、美國小號手Danny Deysher,以及當時還在唸書的筆者跟魏廣晧等,儼然形成樂手聯合國。

爵士樂主要的精神在於即興,Jam Session也成為當時重要的風景之一,Romy Yamsuan與鋼琴手妻子葉燕慧在天母開的「菲島屋」,於每週日下午舉辦Jam Session,薩克斯風手董舜文經常與其師Met Francisco在此共演。而1974年就成立的台北藍調(Blue Note),也在師大路上吸引爵士樂手前往,如薩克斯風手Ben Rigor、鋼琴手張楟、變形蟲爵士樂團、日本鋼琴手烏野薰等。而金山南路上新開的Brown Sugar,則有鋼琴手吳書齊與貝斯手Ronnie Rampas等駐演。

21世紀:健全體制,育成新世代台灣爵士樂手

2000年前後,一些在台灣累積了演奏經驗的年輕樂手,決定出國到歐美進修,回國後他們展開多樣性的音樂生涯,包括組織樂團、舉辦音樂會及錄製爵士樂專輯。例如彭郁雯與絲竹空爵士樂團,以結合爵士樂與國樂的創意作為特色;另外也有樂手努力於教學並籌辦爵士樂營隊,如謝啟彬與張凱雅主辦的TISJA、魏廣皓策劃的兩廳院爵士夏令營。這些努力吸引了更多對爵士樂嚮往的年輕人聆聽與學習,有的繼續出國進修後再回台發展,有的留在台灣磨練成為爵士樂手。如今這批樂手已經成為台灣中生代的爵士力量,並有多人出版個人爵士樂專輯,也曾屢屢獲獎。

台灣的爵士樂教育從體制外,走到體制內。如今有多所大學可以主修爵士樂,如輔大音樂系、東華大學音樂系、台南藝術大學應用音樂系、以及嘉義大學音樂系。

現在,更有許多年輕的台灣爵士樂手,在國外取得非凡的成績,他們也成為台灣爵士樂場景的新刺激,這是以前無法想像的。然而,如果沒有前人的累積,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不過,爵士樂手的路,並不是只有走向中心或頂尖,而是透過不斷地與各種樂手演奏,彼此激發創意、儲存音樂養分。而透過台灣這塊土地的連結,也會為我們的音樂注入獨特的生命力,形成具有識別度的台灣爵士樂文化,並一代一代的傳承與轉變。

鼓霸樂團演出現場。 (林森元 提供)
Ben Rigor在2000年左右,跟變形蟲爵士樂團在Blue Note演奏。 (楊曉恩 提供)
Ben Rigor在2000年左右,跟變形蟲爵士樂團在Blue Note演奏。 (楊曉恩 提供)
黃瑞豐
魏廣皓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