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科技虛擬vs.自然實體 「偶」現奇幻夢境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穿越真實的邊界》

(陳又維 攝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台灣宜蘭生根發芽並走向國際的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在劇團於2019年成立滿20周年之際,大手筆投入人力經費,邀請以詩意與暗黑童話為風格的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Figuren Theater Tübingen)合作,費時3年完成跨國作品《穿越真實的邊界》。由從東方的《山海經》與西方波赫士《想像的動物》兩本經典出發,摸索各式材質與操偶的可能,打造屬於現代虛擬與自然共存的社會裡,遊走在恐懼、幻想與現實之間的奇幻夢境。

2021 NTT-TIFA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

《穿越真實的邊界》

4/1718  1430

4/17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INFO  www.npac-ntt.org/program/events/c-smOuqKbhRD1

綠油油的藤蔓與植物勾纏住因天災而被棄置的建築,人們帶著恐懼的想像,不敢輕易接近。這些人類避之唯恐不及的廢墟,卻是自然的修復與重生之地,植物與動物慢慢回歸,鬼域或樂土,廢棄與新生,相輔相成。

「廢墟」,是無獨有偶20周年跨國製作《穿越真實的邊界》舞台上的重要意象。「可能因為妖怪題材也會讓我們想到廢墟吧……很多被遺棄的人工物品被植物包覆住,像是在說,無論我們再怎麼躲到夢境的世界,我們其實都還是踏在最真實的現實。」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至今已成團22年,「我們想走出偶戲的當代性。」總監鄭嘉音深信,偶戲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是一個有力的敘述媒材,而在數位與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的此刻,如何讓作品反映現下的社會景況,是劇團一直思考的問題。因此當劇團在2019年邁入20周年的時刻,她選擇自創團初即想碰觸的《山海經》為發展題材,邀請同樣師事德國懸絲偶大師亞伯特.羅瑟(Albrecht Roser)的大前輩、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的導演法蘭克.索恩樂(Frank Soehnle)合作,希望一起回到人類心靈的起點,創作屬於這個時代的妖怪與奇獸。

究竟人類為什麼需要這些想像中的、未知的、奇異的生物?兩位主創者在不斷論辯之後,認為與其將遠祖創造出的生物立體化,何不抽取其妙想精神,讓這些恐懼、慾望與信念的載體,在現代的媒材與社會氛圍下,長出新的骨肉。

「決定做這個主題以後,我們發現台灣的劇場、電影也好像不約而同有這樣的趨勢,應該算是藝術工作者對時代脈動自然產生的一個事情吧!」鄭嘉音表示。此刻的世界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價值觀,看似各自完整,彼此卻多有衝突,「有一點像是魏晉南北朝,傳統社會的結構理論與價值正在變動……網路興起之後,人們可以即時同步得到全世界新的學派與理論,大家已不能滿足於單一系統或哲學解釋的世界。」而在科學、結構或理性無法解決某些問題時,就是玄學與神怪發芽的空間。

(陳又維 攝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提供)

疫情調味的跨國共製

談起與法蘭克的第一次相遇,鄭嘉音依舊歷歷在目,那時她仍在美國唸書,看了法蘭克到紐約演出的作品《Flamingo Bar》後,被那些灰白色調、鮮少色彩,有如從地底或地獄舞會中爬出來的偶,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些偶是集合了你的某種恐懼,被形象化的感覺……像是觸及到夢境裡看到的世界。」

在最初的計畫裡,自2019開始的3年期間,法蘭克與圖賓根形體劇團成員每年皆會短期駐台工作,但疫情影響下,外國工作者來台需要14+7天的隔離期,評估效率與成本後,不得不妥協調整為線上工作模式。幸好在計畫初期,法蘭克與演員克里斯提.克羅茲納(Christian Glötzner)已在宜蘭與台灣團隊密切工作半個月,在偶的材質嘗試與主題的延展上有許多討論與共識。他們使用回收再生的人工製造物,與自然界的植株並置於舞台上,在偶的材質上,直接反映現代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元素。「網路社交媒體帶來了新的恐懼,比如說很在意觀看人數與流量,但同時我們也必要面對最真實的現實——再不好好保護環境,地球就要沉淪了;不用想著要便利的生活,光是一個病毒,就可以把我們擊垮。」

科技時代下的偶戲媒材

德國的夥伴返國後,2020年第二階段進行的素材梳理,加入了文本構作夥伴陳弘洋,將原先由德文、中文與意象交會的片段敘事,去蕪存菁地串連出一個合適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演出的規模。「語言在這裡有點像是服裝、舞台或燈光,是其中的一個元素,不是傳統文本先行的狀態。語言也是劇場的媒介跟素材……蠻幸運有弘洋這樣一個角色。」鄭嘉音說。在《穿越真實的邊界》裡,6個操偶人自身即為角色,每個人的擔憂與恐懼,搭配代表4個不同視角:植物、蟲子、大眾、監控者等觀點的即時投影技術,透過各種語言模式:獨白、報導、對話等,營造演出者與觀眾心理距離的遠近感,讓超現實幻獸得以瞬間跳躍在夢境與寫實之間。

在影像使用方面,團隊則試著以操偶的方式去拉大、縮小與旋轉影像,與實體偶進行意象上的對話。「影像這次等同是操偶人及演員,這齣戲有很多從演員自身去長出來的東西,所以影像也要在他的專業範圍內去呼應題材,排練時需要全程都在。」相較於影像上的突破讓團隊充滿興奮,AR在劇場裡的應用就讓團隊與合作的華梵大學攝影與VR設計學系吃足苦頭:由於奇幻偶形大多難以界定其在現實世界中對應的生物,因此在數位掃描與動態轉化上,需要更多步驟與嘗試才能完成。AR虛擬偶將會懸浮出現在入場等待區的幾處角落,透過裝置與觀眾互動「等到進入劇場後,場外看到的AR生物會變成真的戲偶,由真人把它『演活』。」嘉音說「我們希望這樣的並置是有趣的,操偶師也必須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不然以後都用電腦操偶,操偶師就會被取代了。」她以俏皮的口吻下了註腳。

(陳又維 攝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提供)

3年燉一齣好戲

3年,說長不長,但對演出收入只能支應執行,尚未能顧及研發開銷的創作者們來說,能夠用時光細火慢燉一齣作品,彌足可貴。「我深深感受到幸運與這次機會有多麼珍貴,我看著這3年來作品的變化,累積很多很多的素材,雖然最後可能只用了20%,但剩下的80%也完全不會浪費,可能會在下一個作品裡出現,而且比較能好好的選擇,不是時間到了必須被迫做選擇。」對鄭嘉音而言,3年是一個舒服的狀態,不論是素材的累積,或是作品適時地該開放給觀眾評論。至於這個作品是否會在疫情結束後,繼續有機地生長下去,「我們不排除未來請法蘭克再來的可能,他在這裡跟不在這裡,這齣戲的長相勢必真的會不一樣。」

一如恐懼與困惑會觸發人類在夢境裡的奇思妙想,但也正因為形象化了這些情緒,人類也有了面對與處理的勇氣。《穿越真實的邊界》帶著圖賓根形體劇團的詭譎風格,融合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的溫柔且熱情入世的詮釋,在科技與手工之間,為觀眾群刻畫一場洗滌現代人類心靈的夢幻迷境。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