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戲台上,映照世間萬象——臺灣戲曲藝術節

《當迷霧漸散》星光之二 與林獻堂連結 看過世界看到自己 金枝演社藝術總監王榮裕

王榮裕 (許斌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林獻堂帶著兒子環遊世界,「他看到了全世界之後,更知道自己的位置,所以他滿懷理想回來,為台灣人向日本政府爭取自治。」如同當時隨著雲門舞集世界巡迴演出的王榮裕,回到台灣後,他更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世界的位置,以及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上一次接外面的case是廿四年前了。」王榮裕口中廿四年前的case,正是林懷民邀請他在《流浪者之歌》裡飾演的僧人,每場演出站在舞台上七十分鐘,這一站,就是兩百多場。問起演出僧人這個角色對他的影響,他笑著說:「這個影響很深,一開始接的時候,你怎麼知道一演就是廿幾年,還巡迴將近卅個國家。」他又想了想,「真的是看了世界以後,也看到了自己,這是林老師帶給我的一種養分吧!」

接下角色像被「騙」  從世界看回自己

身為金枝演社的藝術總監,王榮裕對參與這次的旗艦計畫相當興奮,「因為它集合了各個領域很棒的人在一起工作,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覺得我不應該糟蹋它。」接著又補上一句,「雖然還沒有演,但我保證一定很好看!」他的眼神裡透露著一股自信。

在劇中,王榮裕飾演老年時期的林獻堂,他提到最初看到劇本時的感想:「拿到劇本的時候覺得,這個劇本真的很不錯,要我演林獻堂,這個角色還分三個人演,台詞也就卅幾句。結果,後來台詞變成三百句!還不只咧!感覺是被騙到,但也很幸福啦!」在他看似抱怨的語氣裡,臉上卻是滿足的笑容。

王榮裕對於飾演林獻堂這個角色,感到相當榮幸,他嘗試從自己的生命經歷與角色做連結。他認為,林獻堂帶著兒子環遊世界,「他看到了全世界之後,更知道自己的位置,所以他滿懷理想回來,為台灣人向日本政府爭取自治。」如同當時隨著雲門舞集世界巡迴演出的王榮裕,回到台灣後,他更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世界的位置,以及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想像無限  劇場是人類可掌握的世界

對王榮裕而言,感觸最深刻的一場戲,是老獻堂由夢中回到「萊園」向祖母拜壽的場景,「小平導演加了指示要我三叩首,這個指示是劇本上沒有的,然後又是許秀年坐在那裡,我一跪下去,一時情感就湧上來,就像看到自己的媽媽一樣,當場我就飆淚了。」此刻,王榮裕以自己的情感經驗,感受著主人公林獻堂將自己困在「遁樓」的心情;在風雨飄搖的時代,彷彿唯有人與人之間的無限思念與深厚情感,才能為飄零的人生種下希望與期盼。

這或許就是劇場的魅力,做了一輩子的劇場人,王榮裕認為:「唯有劇場是人類可以掌握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想像是無限的;在劇場裡,我們可以創作一個理想的世界,可以說是最迷人的地方。」他把藝術創作比作禪宗,「其實創作是很當下、很痛苦的,你再辛苦都要面對它。」如果說,林獻堂在日本的七年,是在守住自己的最後一塊淨土;對王榮裕來說,「做戲就是人類最後的一塊淨土。」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4期 / 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