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評論 Review | 戲劇

「後.真相」劇場與文本對決的真實

《血和玫瑰樂隊》表面上的突破與革新,仍是在自我小圈圈範圍內玩樂。 (陳又維 攝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以詹明信後現代主義的理論,套用在這三齣戲上,其主要特徵為「主體的死亡」:王嘉明所要表述的沒有中心和意義;「客體的溶解」(真實消失了):高俊耀要主客不分、卻更顯見歷歷分明;語言則為「符徵之流」:李銘宸符徵與符旨的斷裂,符徵不再對應去「回譯」成它們的符旨。但以過往理論如此套用現今的製作,亦沒有多大的意義,只是再次驗證所標榜的實驗創新早已有前人所為。

2017新點子劇展

王嘉明《血與玫瑰樂隊》

5/12~14

高俊耀《親密》

5/19~21 

李銘宸《戈爾德思:夜晚就在森林前方》

6/9~11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295期 / 2017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95期 / 2017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