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一步一舞台 踏出疆界、邁向無限 第四十七屆香港藝術節

合唱在《唐懷瑟》扮演重要角色,彷彿這些默默無名的配角代表著群氓的當代大眾。 (Tom Schulze 攝 2019香港藝術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即將在二月廿一日揭幕的第四十七屆香港藝術節,以「一步一舞台」為主題,為觀眾帶來在創作歷程上位處不同階段的藝術家,呈獻多個在不同發展階段的重要製作。本刊特邀前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現任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顧問耿一偉,以專業眼光切入今年的繽紛節目,選出他心中不可錯過的絕妙演出,與讀者分享他獨到的「個人意見」!

2019第47屆香港藝術節

2019/2/21~3/23

INFO  www.hk.artsfestival.org

第四十七屆香港藝術節將於二月廿一日到三月十三日舉行,內容包括歌劇、戲劇、音樂、舞蹈、親子與戶外等近五十檔節目,令人眼花撩亂,難以下手。我挑了幾個覺得有趣的亮點節目,跟大家介紹,希望能有些幫助。

歌劇界阿莫多瓦  搬演浮誇嗜血的《唐懷瑟》

《唐懷瑟》Tannhäuser對我來說是雙重享受的選擇,首先是這齣歌劇由頗富盛名的萊比錫歌劇院(Oper Leipzig)製作,演出版本是最早的一八四五年德勒斯登版本。此劇華格納改了三版,另外兩個是一八六一年的巴黎版與一八七五年的維也納版。第二是這部歌劇由當今最富爭議的西班牙導演卡歷圖.彼耶多(Calixto Bieito)執導,如果你要我形容彼耶多,我會說他是歌劇界的阿莫多瓦,能創造出通俗奇情又充滿感官的戲劇世界。這樣的浮誇風格,搭配歌劇,根本是一拍即合。

彼耶多原本是戲劇導演出身,九○年代執導過不少莎劇,二○○三年開始受到歐洲各大歌劇院的邀約,從維也納、巴黎到奧斯陸,到處都可以見到他的身影。彼耶多二○一二年在柏林喜歌劇院(Komische Oper)執導的《魔彈射手》Der Freischütz,突顯了這則民間傳說背後的獵巫心態,改成如恐怖片般的嗜血版,讓觀眾看到人性背後隱藏著魔瘋狂的永恆議題。《唐懷瑟》的第一幕有點類似他的《魔彈射手》,同樣有森林與獵人的嗜血場景,強化了唐懷瑟被維納斯所迷惑的詭譎氛圍。合唱在《唐懷瑟》扮演重要角色,彼耶多對歌隊處理向來特別著力,彷彿這些默默無名的配角代表著群氓的當代大眾。這次來港的一百五十人大陣仗,是由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Gewandhausorchester Leipzig)和萊比錫歌劇院合唱團(Chor der Oper Leipzig)所組成,令人期待,相信一定能把《唐懷瑟》對沉迷肉慾與靈魂救贖的對立,在音樂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馬祖耶夫  愛上爵士樂的俄羅斯靈魂

馬祖耶夫(Denis Matsuev)是個特別的例子,畢竟他出身嚴格的俄羅斯學派,擅長彈奏蕭斯塔可維奇或是拉赫瑪尼諾夫等難度極高的作曲家作品,但作為史上第一位在莫斯科音樂學院舉辦爵士音樂會的古典樂手,他對爵士樂的偏愛,是有目共睹的。比如他二○一六年十月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鋼琴獨奏會,就在安可曲中彈奏了艾靈頓公爵的名曲Take the A Train

作為柴科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的冠軍得主,馬祖耶夫巡演各全球大城市的音樂廳與藝術節,他的技巧被《洛杉磯時報》讚譽為「承襲俄羅斯鋼琴大師吉列爾斯、李希特、霍洛維茨的超凡技巧」。可是馬祖耶夫在倫敦接受訪問時卻說,當他閒暇之餘,最快樂的事,是「將自己沉浸在爵士音樂大師如艾靈頓公爵與派特森(Oscar Peterson)的作品當中。」如果一個人在做他最快樂的事,那麼這件事勢必也會給旁人帶來快樂,我想馬祖耶夫爵士樂隊這次的演出,應該就是這種感覺。

李六乙執導的《哈姆雷特》由兩代戲神——濮存昕與胡軍同台合演。 (李春光 攝 李六乙戲劇工作室 提供)

兩代戲神同台  搬演經典《哈姆雷特》

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在二○一五年起,以六年為期,推動以第一對開本(First Folio)為基礎的「莎劇舞台本翻譯計畫」。他們希望能透過演員共同排練、創作與翻譯,達到適合戲劇化呈現、便於演員演繹、普及觀眾欣賞的三個目標。這次李六乙執導的《哈姆雷特》即屬於這項計畫。在演出上,除了強調演出全本一字不刪,現任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副院長的濮存昕飾演克勞狄斯和老王鬼魂,中央戲劇學院出身的影帝胡軍則是飾演哈姆雷特。這也是濮存昕與胡軍和第二次同台演出《哈姆雷特》。一九九○年,在林兆華導演的《哈姆雷特1990》中,濮存昕飾演哈姆雷特,胡軍飾演掘墓人。

李六乙並非第一次來港,二○一六年他的《被縛的普羅米修斯》在新視野藝術節呈現。《哈姆雷特》突顯了他的純粹戲劇理論,聚焦在演員的表演,探索人的精神典型。此次由北京國家大劇院所製作的《哈姆雷特》,一樣有不耍花腔、直搗本源的特質。此劇的舞台設計是德國歌劇導演麥克.西蒙(Michael Simon),所以《哈姆雷特》的舞台相當具有歌劇的大氣與詩意。另外,胡軍的太太盧芳與女兒九兒也一同在台上飆戲,更增添此劇的話題性。

愛爾蘭當紅劇場新世代  首度來港兩作連發

創立於二○一二年都柏林的正點劇團(Dead Centre)是快速崛起的熱門團隊,觀念與手法都極為新潮。以《契訶夫處女作》Chekhov’s First Play來說,這個劇本是劇作家過世後十七年,妹妹在遺物中發現的殘稿,但是第一頁已佚失。導演作了一個很有創意的決定,觀眾戴上耳機,可以同時聽到他對演出的現場評論。在劇本中,我們可以發現契訶夫一輩子關懷的主題,那些一再出現的角色,在這部處女作都可見其端倪,連契訶夫經典的「如果第一幕的牆上掛著一把槍,在劇終前必須要擊發」的說法,都在此劇發生。當然,導演在場面調度上,也有新的突破,包括觀眾的互動還有非寫實的舞蹈場面等,都讓整場演出充滿青春的生命力。

至於他們的《哈姆尼特—莎士比亞之子》Hamnet,其實是柏林列寧廣場劇院二○一七年國際新劇節(Festival of International New Drama)首演的作品。正點劇團則將莎士比亞早年喪子的傷痛與他三年後寫出《哈姆雷特》的事情連結起來,讓名為哈姆尼特(Hamnet)的青少年在舞台上復活(名字只跟哈姆雷特差一個字母),透過兒子的角度講述未能發展的父子之情,以及對生活的想像。哈姆尼特過世時只有十一歲,主角是同樣年僅十一歲的小男生,演技純真而動人,並透過多媒體的技巧,讓這齣獨角戲變成每位觀眾的內心戲。《哈姆尼特—莎士比亞之子》獲得愛爾蘭戲劇獎(Irish Theatre Award)的最佳製作、最佳新劇本最佳導演最佳舞台設計最佳演員等五項大獎提名。

在《契訶夫處女作》中,我們可以發現契訶夫一輩子關懷的主題,那些一再出現的角色,在這部處女作都可見其端倪。 (Adam Trigg 攝 2019香港藝術節 提供)

《快樂大本營》包容萬象  《九江》搬演不血腥的黑道風雲

義大利的皮普.德爾邦諾劇團(Pippo Delbono)《快樂大本營》La Gioia (Joy) 對所有觀眾來說,都是個美好的驚喜。除了皮普.德爾邦諾本人會登台演出外,幾位長期合作的傳奇演員,也會現身香港。比如年紀最大的老者Bobo已高齡近八十,他天生聽障,且患有小腦症、另一位演員Gianluca Ballaré則是唐氏症患者;還有原本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Nelson Lariccia,後來被德爾邦收留而成為團員。這些演員的存在感是如此之強,只要靜靜坐在台上,就能感動觀眾。

《快樂大本營》綜合了戲劇、小丑、音樂、馬戲、佛朗明哥等元素,並讓我體會到當今小丑演出的新趨勢,不再只是扮醜的插科打諢,而是加入更多充滿詩意的視覺元素,讓生命中看似不經意的點點滴滴,充滿哲學的深度。皮普.德爾邦諾早年在泰國學過傳統舞蹈,最後成為一位佛教徒,他說:「我成為佛教徒已有一段時間。對我來說,劇場是一種愛的行動,不是用來驚嚇的。」

香港電影以黑社會題材聞名全球,但劇場來做黑社會議題時,能有什麼不同面向?這次由香港藝術節委任創作《九江》就是一個重要的新嘗試,本劇編劇是以《門徒》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劇本提名的龍文康,他參與共同編劇的《樹大招風》也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本。龍文康在接受訪問時說:「黑社會故事香港已做到爛,還有什麼值得講?歌頌情與義、兄弟赴湯赴火,香港電影美化了江湖,難道要在舞台做黑幫打打殺殺?我思索很久,決定要寫一個最不血腥的黑道風雲。」

《九江》講述從中國來到香港的博士生,對黑社會進行口述歷史訪問,《九江》藉由三位在「專出惡人」九江街成長的中年男人,訴說浪跡江湖的點滴心情。透過微觀個人生命史,反照香港的社會歷史。本劇導演是三度獲頒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的李震洲,他也會在劇中扮演惡人,令人期待。

共融節目打亮社會  無限計畫讓藝術無邊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香港藝術節今年首度推出以共融為主題的藝術活動「無限亮」,讓各種無障礙的多元表演得以呈現。節目包括歌手陳奐仁與鋼琴家何秉舜合作的演唱會「小小仁小小BING」、視障小提琴家丁怡杰獨奏會、法國著名編舞家傑宏.貝爾(Jérôme Bel)的舞蹈《歡聚今宵》等。「無限亮」這個計畫是與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聯合推動,也為二○一八的香港藝術節增添了溫暖的關懷色彩。

《快樂大本營》中演員的存在感如此之強,只要靜靜坐在台上,就能感動觀眾。 (Luca Del Pia 攝 2019香港藝術節 提供)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3期 / 2019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