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特別報導

一起走吧!與青年藝術家們向前行(一) 提供學習管道 幫助獨立與創業 英國、法國、荷蘭、新加坡的經驗分享

「2017劇場管理未來式III—與青年藝術家攜手同行」論壇中「如何為青年藝術家打造培育計畫」座談現場。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以「人才培育」為核心任務之一的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稱北藝中心)於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三日,舉辦「劇場管理未來式III—與青年藝術家攜手同行Walking with Young Talents」論壇。邀請英國、法國、荷蘭及新加坡等場館專家學者,分享青年藝術家培育計畫與實踐方案,其次由台灣十二名青年藝術家提出對於培力計畫的需求與期待,再以「2017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開閉幕式為例,解析青年藝術世代如何翻轉創意,創造國際賽事好評。

論壇由北藝中心總監王孟超擔任引言人,他表示有幸在台灣劇場起步階段,能與白先勇老師、林懷民老師合作,現在他亦很榮幸,有機會幫助青年藝術家。然而與青年藝術家互動過程中,他發現一般場館多被動等待藝術家來租借場地使用,少數大型場館自製節目或自國外購買節目演出,並未對台灣青年藝術家產生實質助益。因此他認為,「如何有效地幫助青年藝術家,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展現藝術創作能量,是一件很重要、值得關注的事情。」

此次邀請來台參與論壇的貴賓有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推廣教育主任Joce Giles、法國國家舞蹈中心秘書長Christophe Susset、荷蘭DAS編舞課程藝術總監Jeroen Fabius及新加坡42新劇中心創辦人倫尚人、中心經理馬燕玲。王孟超期望,「透過了解他們的制度,借鏡他們的經驗,幫助台灣青年藝術家。」

以下為四國專家學者於論壇演講重點。

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推廣教育主任Joce Giles

「我們要成為獨立製作演出的單位,而不只是一個供租借的場地,

培育年輕藝術家就是我們的工作核心。」

沙德勒之井劇院(Sandler’s Wells)的工作核心是培育年輕藝術家,協助藝術家改變舞蹈創作方式,讓大家看到新型的舞蹈形式,提升對舞蹈的興趣,進一步開發新觀眾。藝術人才培育,分三種對象進行:年輕新秀、正在從事創作表演的舞者,及具知名度的舞蹈家,都是我們關注的對象。

培養新生代舞者,分團體與個人。沙德勒之井劇院是英國國家青年舞蹈團(National Youth Dance Company, NYDC)的推手與合作主辦單位,NYDC每年招收卅名團員,以十六至十八歲為主,年紀最大者為廿二歲,其中亦包括身障學生。六年來共培育了一百八十名年輕舞者,當中有人繼續深造或進入職業舞團工作。個人部分是,每年跟十四名年輕舞者合作,他們的舞風各具特色,有芭蕾、現代或嘻哈、地板舞。目標是幫他們提高能見度,如與《衛報》The Guardian數位團隊合作,增加曝光機會。

針對一般舞者,策劃了夏日學校(Summer University)、Wild Card(外卡演出)、年度嘻哈盛會(Breakin’ Convention)等等活動。「夏日學校」自二○一○年開始舉辦,一屆四年,現在是第二屆,每次招收十五名學生,利用夏季兩週時間,密切地與舞者討論編舞方式、舞蹈圈現況,幫助他們以新角度檢視作品。“Wild Card”自二○一三年開始,每年舉辦四次,由年輕舞蹈家負責策展,他們想展現什麼風格就邀請具備該風格的製作人、藝術家、導演一起來進行。嘻哈盛會歡迎嘻哈舞者與饒舌歌者、塗鴉藝術家等人跨界合作,我們會提供專業意見,幫助他們往職業發展的可能性。

另外,類似駐館藝術家的「新浪潮」(New Wave)計畫,則是針對具成熟度的編舞家的長期合作計畫,由劇院委託他們在三年內編創新作品,完成後在沙德勒之井的舞台上舉行首演。

法國國家舞蹈中心秘書長Christophe Susset

「我們沒有一定要做演出的壓力,

所以能夠做一些別人無法做的、無法承擔的事」

法國國家舞蹈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Danse,CN D)創立於一九九八年,位於大巴黎地區的龐丹(Pantin),隸屬於法國文化部,過去以蒐集、保存、典藏和出版舞蹈資料為主,自從二○一四年由法國編舞家瑪蒂德.莫妮葉(Mathilde Monnier)接任藝術總監後,新目標是讓CN D成為所有人的舞蹈藝術中心,讓大家知道舞蹈跟視覺、音樂和表演習習相關,是一門有趣的綜合藝術,每個人都應該被身體的律動所感動。

CN D培育藝術家的方式有三種。第一,提供常態性服務:歡迎專業舞團申請使用場地,不限制排練舞蹈,也可以拍攝影片或試鏡;另有人力資源單位,協助藝術家規劃職業生涯;法律諮詢,說明成立舞團須注意的相關事務,以及豐富的舞蹈檔案資料庫供研究使用。

其次,每年舉辦為期兩週的Camping計畫,以舞蹈夏令營的形式培育新秀。課程有大師班、特邀藝術學校課程。受邀的藝術學校會在課程中展示學校特色,在專屬的排練室呈現作品供學員觀摩,並參與其中一天的「學校馬拉松」。另有適合業餘舞者、學生、孩童參與的活動,如影片放映、工作坊、展覽、講座等等。

再者,中心有一個“The Mobile CN D”行動,安排大車隊走出辦公室,巡迴至巴黎以外的地方,找尋合作對象,用意是:「你們不用來找我們,我們會去找你。」還會不定期為年輕藝術家舉辦Kill the DJ Party、在周末舉辦素人工作坊。

荷蘭DAS編舞課程藝術總監Jeroen Fabius

「我們要讓學生成為獨立創業家;

學生/藝術家都應該是煽動者。」

DAS編舞課程透過教育協助青年藝術家,我們提供了五個學士學位和五個碩士學位,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精進技能。碩士班的課程重心是藝術研究,只收專業舞者。學校對於申請者,會進行兩次面談,第一是聆聽他們的研究計畫、動機、方法,及對未來的想法和發展計畫;第二是觀察他如何與其他面試者互動、如何記錄作品。

我們有三大理念,首先是“Mid-Air”,學生不需要放棄過去已有的種種訓練,校方會依據教育機關建立的「波隆納程序」(Bologna Process)、「都柏林指標」(Dublin Descriptors)等,證明學生的技能確實得到精進了。

其次,我們是一個「藝術聚落」(artistic biotope),不是製造藝術家或人才的地方,而是提供環境讓學生彼此交流、公開辯論,養成學生討論習慣、知道如何提出疑問,在錯誤嘗試發展自己的風格,我們創造比自學更大的學習空間,但不會施加發表成果的壓力。

第三,我們認為藝術教育是一個緩慢發展的過程,而知識與技能是生存的資本,我們會安排導師密切觀察學生發展,但也會減少學生跟老師接觸的時間,培養學生具有成為獨立創業家的能力。

新加坡42中心新劇中心創辦人倫尚人、中心經理馬燕玲:

「我們不是劇團,而是上游,也是幕後;

我們無法告訴出資者這裡有多少觀眾,因為我們的重點是藝術家。」

42新劇中心是以公司形式成立的藝文空間,這裡不是專司製作演出的表演場館,也非一個劇團,更像是一種發展中心,為創作者提供支援和協助、仲介與陪伴,研發作品的各種可能,讓他們可在此自由揮灑。我們提供資源,也幫忙處理每個階段的創作記錄;我們的角色不是監督,而是讓藝術家得以看見自己工作的軌跡,於是他可以退一步思考,如何往前走。

一方面逐年建立演出檔案庫,以數位資料統整新加坡的劇場文本、節目單、出版評論等,提供學生與藝術從業人員參閱、研究使用。另一方面,也主持幾個不同的重點計畫,包括劇本創作培養計畫「鍋爐室」、戲劇顧問學徒計畫,及類似駐村邀請、提供獨立空間,毋須公開演出或產生作品的地下室工作坊,與每年皆吸引普羅大眾熱情參與的街頭藝術節: Late Night Texting。

「鍋爐室」徵選文字創作者(不限於劇作家)參與長達一年或一年半的劇本寫作,除了規劃半年以上的田野調查工作期外,也會尋覓合適的諮詢者加入,針對作者的草稿和不同階段完稿給予回饋,以類似論文指導人的身分提供參考和建議。「戲劇顧問學徒」則以相關科系畢業生、劇場工作者(特別是希望在同領域內轉換跑道的人)等具備基本訓練或戲劇經驗者為對象,我們協助他們做研究、發展理論,也提供專案計畫中的實習機會,讓其擔任觀察員。起初,雖不一定能提供具備戲劇顧問專業的有效意見,卻能更密切地觀察該劇團和作品的創建過程,未來也可謂藉由這些經培育的人才,串起亞洲地區的戲劇顧問網絡。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0期 / 2017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0期 / 2017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