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指揮金承志 將普通的歌 唱出一道彩虹

金承志 (全方位音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彩虹合唱團以別具特色的戲謔歌曲與活潑演出在中國爆紅,其魅力也將在四月親臨台北。該團靈魂人物、指揮金承志也如該團演出風格一樣古靈精怪,「從小就惹怒了全世界了!」他說自己是因為「人」才愛上合唱,致力於打造忠實反映生活、不矯揉做作的作品,「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普通的日子裡,做普通的音樂、唱這些普通的歌。」但他們卻把普通的歌,唱成了一道炫麗的彩虹。

「得意的一天」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專場音樂會

4/6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3278518

咖啡館碰了面,問他想喝什麼?他客氣地推說剛來的時候已經喝過咖啡了!但訪談總得點個飲料,我建議這裡的現打果汁好喝,要不就改選這個?他似乎是被說動了似地點著頭說:「喔~」然後轉過來說:「那麼就來杯拿鐵吧!」思緒突然這麼大轉彎,我驚訝地搜尋他的眼睛確認,卻看到一個暗自竊喜的笑容堆在臉上,正如在網路搜尋到的影片那樣,指揮著合唱團,把台下觀眾逗得哭笑不得。

金承志,就是這樣的一個奇才。帶領著彩虹合唱團,以譜寫貼近人們心聲的「神曲」及創新的表現方式在對岸迅速竄紅。擺脫大陸合唱團那種強烈節奏感、政治目的性為主的形象,他們戴假髮跳舞、戴墨鏡、綁頭巾、拿大聲公傳話、安排舞廳的復古霓虹燈在場上旋轉、拋出兩公尺大的氣球西瓜往觀眾席扔……讓台下情緒沸騰到極點。火紅的程度不僅在音樂廳一票難求,還接廣告、受邀上節目,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網路串連轉貼的推波助瀾下,樂團每個樂季的新人徵選只開出一、兩位的缺,卻有上千來自東西南北各省分的應徵者前來,跟流行音樂海選一樣,試圖帶著特別才藝爭取,或者……試圖只是想跟金承志握手、合影。

別以為台上的他會的只有戲謔。仔細聆聽他的創作,在合唱曲中加入鋼琴之外的樂器及作曲手法,卻都是具有相當水準。而合唱團的演出也並非僅僅如此,還包括文藝復興、古典、浪漫到現代音樂,對民族、流行、爵士也都有所耕耘。

陰錯陽差  進入合唱世界

這麼多演出的鬼點子,想必從小就是個古靈精怪的孩子吧?沒想到他正經地回答:「我是個怪小孩,從小就惹怒了全世界了!小學換過兩所,高中換四所,大學也換兩所。覺得這個環境不適合我,就說『媽我要轉校』!」但為什麼走上藝術?原來始於一個悲慘的故事:「小二時,藝術類小學來班上挑學生,我看班上兩個班花都去了,那我留在此地又有何意義?就回家跟媽媽說。可是媽媽說我從三歲開始學琴,已經會彈了,為什麼還要去?我想想他們有鋼琴、舞蹈與合唱班,就說我喜歡合唱。結果進去了之後才知道,兩個班花都去了舞蹈班……」

無奈的他只好在合唱班待著,但當時一個學期只重複練一首歌,再難的在旁邊聽的都會了,偏偏他只要聽一遍就記得。而且歌詞令他困惑:「有首歌叫做《種太陽》,歌詞大略就是有一個美麗的願望,要播種很多太陽,一個種在南極、一個種在北冰洋,還有一個要放晚上……我心想冰雪都融化了,這地球怎麼辦?」更慘的是他常常指出老師的錯誤,老師為了尊嚴考他聽力,想不到他從三個音、四個音、加到十三個音都能夠聽出來,一音不差地從低到高唸出來。惱羞成怒的老師於是讓他一路從高聲部調到低聲部、低聲部調到彈鋼琴,最後被貶去印樂譜。熬到畢業之後,他心想:「合唱這種東西,老子一輩子也不碰了!」

初中時期,他痛恨那種聽話被表揚的好孩子,心想乾脆當壞人流氓好了!於是進入普通中學,所有叛逆時期的荒唐事都做了。直到有天打架,看著同學們被警察摁著往警車上拽,逃過一劫的他才警覺:「我不能為了讓好孩子恐懼我,做了自己都不喜歡的抉擇。」到了高中,他意識到該選擇自己喜歡的事,回想小學時期以鋼琴演奏身分參加藝術團出國到挪威,接受台下的掌聲、回想那時收不到國內電視台,偷偷利用小耳朵偷看台灣電視台、BBC、NHK,嚮往到外面世界探險,也同時驚覺到自己除了音樂之外什麼都不會。於是他為了考音樂學院,每天練琴超過十二小時,不要命似地啃書、背譜,像是要把荒廢的日子一併追回來。

因為「人」  才喜歡合唱

雖然辛苦,但回歸誠實的自己,心裡的感受卻是溫暖的。考進了中國音樂學院,後來又轉到上海音樂學院,期間每天早上四、五點起床背總譜、變態似地強迫自己學習,紮實的指揮訓練,讓他即使閉上眼睛都能理解、分析與思考。但此時他都還在樂團指揮的領域,直到接了一個綜合大學的合唱團,才又回到這個天地。金承志說:「我終於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跟音樂學院不一樣,我發現每個人都有不同專業,但唯一愛好就是合唱。所以我可以說是因為『人』才喜歡合唱的。」

彩虹合唱團原先由八位上海音樂學院指揮系學生成立,但金承志笑說:「八個導演怎麼拍戲?」於是他們從校內的音樂學、音樂教育、藝術管理,擴大到校外招生,最後學化學、心理、醫學、物理、法律的……五花八門什麼都有。只可惜經營合唱團,他也遇到了挫折。金承志苦笑著說:「有一陣子我狂熱於『扮演大師』,留長頭髮、對團員樹立權威,自負又刻意搞笑。眼看團員流動率大,我以為是自己的後勤做得不夠好,所以經常請大家吃飯、聚餐、K歌。這樣做有用,但是有限!」直到他發覺問題,理解到核心在指揮本質不夠好,才調整自我、研讀經典、聆聽團員,剪了頭髮重新出發。

本著「歌詞應該為情緒服務」的想法,合唱團從神曲《張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在哪裡了》之後爆紅,接著又推出《感覺身體被掏空》、《春節自救指南》……這樣新形式和題材的作品,反映了年輕人的生活,引起了廣大共鳴。如今,在台灣團隊尋求企業贊助之時,他們已經走上企業化經營,更有人看好、投資他們的事業。然而即使事情愈來愈多,責任愈來愈大,金承志仍不改調皮的個性地說:「我是一個普通人,我的音樂也是普通的音樂。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普通的日子裡,做普通的音樂、唱這些普通的歌。」但忠實反映生活、不矯揉做作,他們把普通的歌,唱成了一道炫麗的彩虹。

人物小檔案

  • 活躍在上海的青年指揮家、作曲家。1987年出生於浙江鹿城,在溫州長大。
  • 3歲開始學鋼琴,自幼也學習音樂理論與指揮。2007年考入中國音樂學院指揮系,同年開始嘗試作曲。2008年於上海音樂學院借讀。
  • 2010年,金承志與幾個指揮系的同學組了彩虹合唱團,其創作和演奏的數首歌曲,成為網路上爆紅的「神曲」。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3期 / 2018年03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3期 / 2018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