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老派人生,從劇場開始

上舞台 面對真實自然的我 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三)

楊榮華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兩廳院於二○一八年末主辦的《該我上場!》演出,宣傳照一發布便造成社群轟動,票房一掃而光,宣傳照中妙語如珠的長輩也就是舞台上真實的演員。這十三位樂齡演員,有的是一路跟著兩廳院樂齡課程的夥伴,有的是因徵選而入團的新血。他╱她們擁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職業和嗜好,共同的是對藝術的愛好及挑戰未知的勇敢精神。本文為今年一月兩廳院《老派聚場》座談會後,採訪其中十位曾參與《該我上場!》一作的樂齡參與者,請他們分享參與演出的心得。

楊榮華

完成演出的感覺真的很美妙,很滿足。

年屆七十的楊榮華一身古銅膚色,陽光老男孩一枚,愛運動的他退休不到兩天就繳了健身房月費,從有氧舞蹈、肚皮舞、國標舞到芭蕾舞,從無垢舞團學到壞鞋子舞蹈劇場,「健身房月費都繳了,有那麼多課可以上,整天坐在家幹嘛?我們那時代的人對『男生去跳舞』這件事幾乎都有偏見,但我就是樂在其中。」他興趣廣泛,年輕時愛聽音樂、唱藝術歌曲,受社會風氣影響選讀理工,一從工程師退休就去社區大學和健身房維持運動習慣,也常到兩廳院欣賞節目。某次在節目單看到樂齡活動的資訊,「真的嗎?我真的可以進來使用職業表演者的排練室嗎?年紀大了,剩多少時間誰知道?就到國家最高的表演藝術殿堂來享受吧!」

「既然政府有心推廣樂齡活動,跳舞這麼多年了,該上台把活力分享給其他樂齡人士,也讓年輕人知道政策成效怎樣。」原本只報名跳舞項目,後來變成戲舞合一,對戲劇陌生的他幾度猶豫是否退出,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報名,「我的個性就是不放棄,當然也很感謝其他同學的幫忙,把演出看成大學聯考一樣重要,正向影響了其他成員,我覺得自己也要用同樣精神面對挑戰。」楊榮華至今仍記得上場前一片漆黑中的心情,原本害怕會出的錯通通都沒有發生,演出就在最剛好的狀態完成,水到渠成,「完成演出的感覺真的很美妙,很滿足;滿足不是因為我做到了什麼,而是我們這群人。」

宋素鳳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宋素鳳

我不想把害羞女孩帶進墳墓。

教職退休沒多久的宋素鳳身形修長,起初被同學誤認是習藝多年的舞者,其實她生性害羞,從沒跳過舞。台大外文系畢業,過去十多年她在廣州的中山大學教婦女性別研究,想帶學生衝撞體制,政治敏感她偏要脫敏,沒戲劇背景的她一股熱血和學生做了改編自《陰道獨白》的《將陰道獨白到底》,後來還去鄉村巡演,「我才發現原來戲劇這麼有效,用辯論的大家可能會撕裂彼此,戲劇卻能讓我們理解進而接納對方的價值理念。」她上網自學應用劇場和社區劇場,土法煉鋼帶小孩和婦女做性別工作坊,也刺激許多社會運動發生。二○一四年她退休回台,打算若要再去中國和大家奮戰,至少得先自我充實,同時也怕過去十年彭湃激情的她一退休變成了無生趣的中老年婦女,看到兩廳院樂齡工作坊訊息馬上報名,也先後參加優人神鼓、北藝大的太極導引等身心靈訓練課程。

工作坊對她最大挑戰是攤開生命故事,「可能因為我們是素人,技巧不如人只好剖析生命故事,但很多事我自己都還沒過去,怎麼跟大家分享?」過去是學生求教的老師,突然要暴露脆弱。心裡始終住著害羞女孩,醜小鴨情結作祟,別人跳舞愈自在、她愈自卑,但既然要挑戰就戲舞都報名,專心對付心中害羞女孩,「長大了好像比較有勇氣改變自己,我不想把害羞女孩帶進墳墓。年紀大了,開始懂得用理性帶領自己面對以前無法面對的。我慢慢發現,原來舞蹈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力。」最終演出順利,但未來她還有更多想嘗試與實踐的領域,「希望我們的相聚不只為了好玩,也是為了做出有可看性、有藝術性而且感人的作品。」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4期 / 2019年02月號